<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20、第三关
    就在周围众人认为这个炼气境太过自大时,谷修明的反应却让他们刚刚装回去的眼珠子,再一次掉在了地上。

    “李道友有此肚量,令人佩服,请上座!”

    在谷修明看来,修真一道向来就是“学无大小,达者为尊;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既然李响已经在阵法和见识上表现得如此令人惊艳,尤其是在见识上,更是压过了碧云阁所有鉴定师一筹。

    如果是在其他家族或许没什么,但是放在一向看重杂项方面的谷家,身为三大长老之一的谷修明,已然将李响放到与自己同一级别的程度来对待。

    “恭敬不如从命!”

    在四周众人看来,那个炼气境的家伙真是一点自觉都没有,竟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坐到了主位下方右边第一个位置上。

    至于原来坐在上面的一个金丹境修士,确实是一个心思玲珑之人,一听到谷修明那么说,就已经提前把位置让出来了。

    李响刚刚坐下,便对上了一双充满了好奇的眸子,远看已经很美,没想到近看更美,好一个兰质蕙心、秀外慧中的女子。

    不管司马嫣然是有心还是无意,毕竟开口帮他说过话,李响微微一笑,朝着对方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司马嫣然似乎心有灵犀,一看便明白李响的意思,浅浅一笑,颔首回礼,刹那间宛如百花盛开,令人迷醉。

    旁边的费宏远痴痴呆呆的看着司马嫣然,仅仅是后者的一个笑容就足以让他分不清楚东南西北,暂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敌视某人。

    不过稍后想起这个笑容是给李响的,顿时妒火中烧,心底暗暗发誓,待会儿一定要找机会让其出丑。

    与费宏远的痴迷不同,李响的眼中一直清澈,司马嫣然美则美矣,却还达不到令他心动的程度,目光下一秒便转向了站在谷修明旁边的壮汉身上。

    不,确切的说是壮汉抱着的那个被黑布包裹的方形物品。

    谷修明坐到主位上,目光快速扫过在场众人,最后看向了司马嫣然,对于这个聪明伶俐的侄孙女,谷家上下谁不疼爱?

    不过现在不是唠家常的时候,对其示意的点了点头之后,便指着身旁壮汉手中所抱物品对众人说道。

    “这件物品便是今天擂台的第三关,有谁能够成功鉴定出来,按照碧云阁摆擂的规矩,第一种是可以获得这件物品价值的一半利益;另外一种是以那份利益向碧云阁换取一件不超出利益百分之五十的物品。”

    “当然,如果你想要换取的物品的价值超过太多,也可以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填补,碧云阁在这方面一向童叟无欺,请诸位放心!”

    在这里的大部分修士都是之前已经得到碧云阁认可的,对于第三关并不陌生。而司马嫣然也尽起了地主之谊,向她带来的那几个家族子弟解释。

    至于李响,他的目光已经越过了谷修明,直指主位后面墙壁上的那副挂画,希望那个方形物品的档次不要太低,不然就要费点心思了。

    谷修明见到李响望向自己,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物品,这让他不禁暗自感叹,如此强烈的求知欲,不愧是同道中人!于是他也不在磨蹭,向那个壮汉下达了指令。

    “去,把东西摆出来,让在座的诸位俊杰看一看。”

    壮汉走到会客厅中间时,地面升起了一个圆柱形展示台。他将那件方形物品横放上去,一把扯掉黑布,露出了一个黑色木盒。然后他打开了木盒的盖子,放到一旁后退到之前所站的位置。

    这时,会客室顶面射出几道细细的亮光,一一扫过黑色木盒,然后一个全息影像便出现在展示台的上方。

    在众人的眼中,那是一件瓷器,属于瓶子一类,只有巴掌大小,瓶口细长,瓶身圆润,整体洁白如玉,细滑犹如羊脂,与炼丹师用来装丹药的玉瓶很像。

    这不,瓶口还有着一个木塞,或许就是古代修士用来装丹药的瓶子。

    当然,在场之人都很清楚,答案恐怕不会这么简单,不然碧云阁又何必拿这个来当擂台第三关的考题呢?

    李响默不作声的看着那支瓷瓶,眉头微微皱起,没想到会在这见到这个东西。

    其实那并不是瓷器,只是看起来像而已,那是白玉经过炼器之后返璞归真的表现,只要一上手便会知道那是一件真正的玉器,在从前它有一个名字,叫做羊脂玉净瓶。

    这件物品的造型就跟南海观世音菩萨手里捧着的那个玉净瓶一模一样,只是大小不一样以及多了一个木塞。

    李响曾经不止一次见过这件物品,那是某一类修士的专属法宝,说危险也危险,说不危险也不危险,就看怎么样对待了。

    “谷道友,我能否上手看看?”

    谷修明闻言双眼一亮,他这次会亲自主持擂台第三关,完全就是冲着李响来的,此时听到对方的提议,当即应允下来,同时十分希望李响能够再次带来惊喜。

    “请!”

    在场大部分人都是能够通过擂台前两关的,算得上有识之士,却也看不出这个瓷瓶的所以然来。

    此时听到李响主动要求上手观看,不由得将目光纷纷聚集过来,对方虽然只是区区一个炼气境修士,却被谷修明如此看重,想必肯定有不凡之处。

    相对与大多数人保持围观的态度,早就看李响不爽的费宏远立刻跳了出来,一边指着黑色木盒中的玉净瓶,一边挑衅的看向李响。

    “喂,这件物品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万一弄坏了怎么办?你只不过是区区一个炼气境的,赔得起吗?”

    李响看了一眼费宏远,下一秒目光又回到了展示台上,似乎觉得如果理会对方的话,岂不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于是他没做出任何回应,而是直接伸手去拿那个玉净瓶。

    费宏远见到对方竟然如此无视自己,心中怒火更盛,立刻抬手向着李响的手抓去。他可是凝魂境大圆满,对付一个炼气境的,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当费宏远的手快要抓住对方的手时,他的眼中恶光闪现,区区一个炼气境的竟然敢无视我,还想勾搭我的女人,看我不把你抓成残废!

    说时迟那时快,李响拿住小玉净瓶。

    而费宏远准确的抓住李响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