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19、 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显然,这个俊朗男子没有这方面的觉悟,似乎想要更加凸显自己,见到李响没有回话,他更加来劲了。

    “喂喂喂,你是怎么闯到第三关的?该不会是花钱买通了人,从弄个后门进来的吧。”

    当真可惜这副好卖相!

    以李响的心态,自然是懒得去理会这种自找优越感的人,全当听了几声狗吠,就近找了一个没人的椅子坐下,目光依依不舍的从那副挂画上收回,低头陷入沉思中,仿佛老僧入定,两耳不闻窗外事。

    “懦夫,竟然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俊朗男子见李响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认为对方已经摄于自己的气势,犹如获得胜利的大公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不可一世。

    “嫣然,你应该跟你的外家说一声,摆擂的时候对参赛者要好好审查审查,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可以混进来,要知道碧云阁里的物品可以价值不菲,万一被某些人顺手牵羊可就不好了。”

    俊朗男子此时一副讨好献殷勤的模样,他为了抱得美人归,无时无刻都想要表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希望美人垂怜,看到他身上优秀的一面,可惜往往事与愿违。

    可有时人就是这样,从来不愿意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还以为表现得不够,越发的变本加厉。

    而在俊朗男子旁边,也就是主位下方左边第一个位置上,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妙龄女子,她有着一张白皙的杏仁脸,柳叶眉下有着一双朗若星辰的双眸,忽闪忽闪间流露出充满智慧的光芒。

    她身穿一袭银白色素面妆花直领锦衣,外披绣金蝉翼纱,轻拢慢拈的乌黑云鬓里插着点翠镶珠蝴蝶玉簪,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环珠九转玲珑镯,腰系象牙白底撒花缎面腰带,上面挂着一个素白银丝线绣莲花荷包,整个人周身时刻环绕着一圈淡淡的灵气,飘然若仙女下凡。

    她的全名叫做司马嫣然,母亲是谷家现任家主的长女,父亲是司马家的嫡长子,可谓是集两大家族的宠爱于一身。

    自小聪明伶俐,悟性极高,深得两大家族长辈喜爱,不吝倾囊相授,所以她不仅修炼方面在同辈中名列前茅,在杂项方面也是博闻广见。

    司马嫣然此时秀眉微微皱起,心里已经在暗暗后悔,她本来只是路过圣地中转站,就想着去和三姥爷谷修明问个好,这是一个家族晚辈该有的礼仪。

    也不知道是一行同伴中的哪一个得到了碧云阁在摆擂的消息,加上知道司马家和谷家的关系,就怂恿她带他们过来看看热闹。

    这一行人不仅是历练的同伴,又是一个学院的同学,再加上几人背后的家族都走得挺近,她也不好意思拒绝,现在已经是自讨苦吃了。

    “费宏远,谷家行事一向光明磊落,这摆下擂台以结交天下有识之士可是碧云阁十分看重的,又如何会不尽心尽力去做?别看那位修士只有炼气境,也许他的见识不凡,能够进入第三关便已经是证明!”

    如果俊朗男子费宏远只是贬低那个炼气境修士,司马嫣然看在大家有这么几层的关系上就当作没听见,可是对方竟然牵扯上了谷家,这就让她不能忍了。

    “嫣然,说得好!”

    就在这时,刚刚开完临时会议的谷修明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至少有两米高的壮汉,壮汉手里抱着一个被黑布包裹的方形物品。

    谷修明赞扬了司马嫣然了一句后,竟然当着在场众人的面,冲着从刚开始就一直默不作声的李响一抱拳。

    “李道友,敝人是碧云阁最高负责人谷修明。小辈不懂事,还请你不要介意,稍后谷家会备上一份薄礼,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谷修明是谁?

    堂堂的碧云阁最高负责人,当今的阵法大家,元婴境巅峰的高手,无论哪一个身份都不容小觑,与在场的众人相比完全是只能仰望的存在,可是现在呢?

    谷修明竟然对区区一个炼气境修士如此和颜悦色,完全是把对方当成与自己同级的贵宾来对待,超乎了众人的认知之外。

    听到谷修明那一番话,现场眼珠子已经掉了一地,众人赶快捡起来放回去,却仍然难掩脸上的震惊之色,估计此时他们的心里只剩下一件事。

    以往擂台的第三关都是由碧云阁五名管事之一来主持,这次怎么是最高负责人谷修明亲自出面,是因为第三关所展示的物品?还是因为某个人?

    不,不可能是那个炼气境的。对了,一定是司马嫣然……在场众人推想出一个令自己能够接受的理由。

    司马嫣然深知三姥爷的个性,一门心思全部扑在了杂项上,其中以阵法最为出色,看来这位炼气境修士想必在某个方面出类拔萃,才能让谷修明如此看重,这就让她产生了好奇,不由多看了两眼。

    他到底是谁?

    旁边的费宏远看得真切,心底的妒火已经被点燃,他早就把司马嫣然当然是自己的女人,任何胆敢染指的就是他的敌人,以往有不少司马嫣然的追求者,都被他用各种手段给处理掉。

    既然那个炼气境的家伙已经引起了司马嫣然的好奇,费宏远眼底闪现道道冷光,他一向都会把所有潜在问题扼杀在萌芽之中。

    而作为当事人,李响对于谷修明的态度有些了然,想必是自己之前两关已经引起了对方的重视。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谷修明如此和颜悦色,他当然不好继续端着架子。

    “谷道友客气了,既然是小辈的胡言乱语,我又怎会放在心上?”

    这番话顿时让在场其他人心中暗笑,这脸打得可是啪啪作响,竟然直接顺着谷修明的话往上爬,这么一说岂不是直接把费宏远当作小辈来看了,这场面怎么看都觉得滑稽。

    另一边费宏远本就因为司徒嫣然对李响产生了好奇而不爽,在听到对方这番话,更是火上浇油,双眼几乎喷出火来,恨不得当场将其撕成碎片。

    费宏远刚想反驳并且嘲讽两句,却被谷修明撇过来的警告眼神给镇住了,这已经到了嗓子眼的话语硬生生吞了回去,让他着实难受,俊朗面容上一片阴沉。

    李响倒是觉得十分正常,他只是看起来长得嫩而已,可不管是他的经历还是年纪,都当得起“前辈”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