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18、他是什么人?
    “编号一,青阳皮花鳞,太极解毒丹的配方之一,目前破损八成,药效流失过大,不足以用来炼丹。”

    “编号二,焚天草,五转还阳丹的药引,目前破损三成,可用,成功率五五之数。

    “编号八,飞星奇砂,用于打造灵力装备,偏向轻巧型,目前杂志过多,需要凝炼才能使用,否则会影响灵力装备的强度。”

    “编号一十三,金阳宝露……”

    此时在碧云阁最高负责人办公室里,谷家三大长老之一谷修明正在看着一张表格,正是李响闯第二关时所写的答案。

    碧云阁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摆出擂台,以闯关的方式结交天下有识之士,也遇到了不少的天才人物,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惊才绝艳之人。

    当听到有人闯第一关的时间连一分钟都不到时,整个碧云阁都被惊动了,就连正在与家族高层开远程会议的谷修明也不例外。而在看到对方给出第二关的答案时,所有人彻底被震住了。

    碧云阁有着自己的鉴定师,摆出的二十五件展品当然是经过鉴定的,以此来考验参数者的目光和见识。却完全没有想到,李响给出的二十五件展品的答案,不仅全部正确,而且在物品应用方面竟然比碧云阁更加全面更加详细。

    谷修明放下表格,一个深呼吸平缓一下心绪的波动,向晶脑下达了一个指令,一份个人资料以全息影像的方式呈现出现。以谷家的实力,想要调查某个人还是非常容易的,只是这份资料,未免太简单一些了吧。

    “对于这个李响,你们怎么看?”谷修明将目光看向在场的其他五人,这些人都是谷家自己人,实力最高者不过金丹境,主修阵法与鉴定方面,是碧云阁的日常管事。

    “从他的资料上来看,实在是太奇怪了,被起源星护卫队抓住之前完全是一片空白,而他的身份证明更是在昨天才办的,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又是什么人?”

    “这很重要吗?我倒是觉得,如果不能招募此人的话,无论如何就一定要交好,谁知道对方身后有没有人?而且你们来看看他第二关写出的答案,上面有几种丹药的名字,老朽惭愧,其中有两种是我到现在听都没听过的丹药。你们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位管事的话,让在场诸人心中一凌,独门丹药的意义,绝对不是几句话能够说清楚的。

    垄断,永远代表的是无穷无尽的利益。

    “也许他只是从某本古书上看到过这些丹药的名字,如果没有丹方,一切只不过是镜花水月。”

    “可是谁又能确定他没有,万一呢?什么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管这个几率有多低,绝对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你说的不错,虽然李响现在只是一个炼气境,可是谁又能保证他未来没有腾飞的时候,我觉得至少现在我们要表达出善意。”

    “我附议!”

    “我附议!”

    “我附议!”

    谷修明看到五位管事达成一致意见,心中有了谱,其实他也是偏向交好方面,这与谷家的行事风格有关,偏重杂项,修为境界普遍不高,自然而然少了争强好胜。

    不过如果有谁认为谷家好欺负,那绝对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死!

    “将我们的意思上报给家族。这次擂台的第三关就由我来主持,我要亲自去见一见这个李响。”

    “对了,你们还记得有一次家族探险,在起源星某个遗迹里搞到一件未知物品,鉴定过的人不少,却没有人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快去把它拿出来!”

    “这……长老,如此做会不会太危险了?”

    “怕什么,整个碧云阁都在我们谷家的阵法中,即使有危险,还能危险到哪里去?别磨蹭了,一切风险都由我来承担,快去!”

    ……

    就在碧云阁高层开临时会议的时候,李响在接待员的引路下来到一个古香古色的会客厅。

    会客厅里清一色的木质家具,上方主位摆放着一张枣红變龙捧寿纹宝座,下方是左右两排面对面的枣红镶螺钿公官帽椅和描金山水纹海棠式香几,与头顶上巧夺天工的雕梁画柱十分契合。

    两侧墙壁是两座长长的博古架,里头摆放着瓷器、玉器、青铜器等等古玩,所有一切都透着一股浓浓的中式古代风。

    这时,会客厅里已经有不少人,这让李响有些疑惑,他十分清楚这次擂台第二关成功的应该只有自己一个,可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是擂台闯关的一项特权,以往只要通过擂台前两关的人,可以获得由碧云阁方面颁发的一枚资格令牌,之后凡是碧云阁举办的这个擂台闯关,就可以凭借资格令牌直接参加第三关。

    另外,那些大家族大势力的子弟,只要长辈打个招呼,谷家还是会给个面子的,让这些家族子弟过来增长见识。

    当然,那些参赛者有可能获得的好处,这些人是没有份的。

    以上这些李响并不清楚,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此刻他的目光被挂在上方宝座后面墙上的一副古画吸引了,以往静如古潭的心境宛如被投下了一枚炸弹,爆炸后掀起的冲天水柱直冲脑门。

    这玩意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它不是……

    “你们看,竟然上来了一个炼气境的,是不是搞错了?这么弱的人应该连第一关都过不去才对啊!”

    这时,位于宝座下方左手边的那一小圈位置上,说话的是其中一个手持一把钢骨折扇的俊朗男子。

    他身穿一件栗底金边蟒袍,腰间绑着一根黑色祥云纹金带,一头暗红色的长发束起发髻,体型挺拔,如果不是此刻那双漆黑眼眸中充满了嘲弄之色,当真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翩翩佳公子。

    这个俊朗男子的声音不大,可是这会客厅也不大,在场众人又是低声交流,想不听到这番嘲讽都不行。

    一时之间众人的目光纷纷汇聚过来,当他们看到李响这个炼气境时,惊诧者有之,疑惑者有之,轻蔑者有之,却没有一个出言附和那个俊朗男子。

    毕竟能够闯到第三关的人,至少也有两把刷子,又或许有着什么背景,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时之快而得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