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11看热闹不嫌事大
    整个过程,李响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甚至连萧若梦是真睡还是假睡都不知道,因为从大型拍卖会回来之后的某个时间,他就对剑星戒指升级了。

    李响在剑星戒指内部阵法中打上一个半步破碎境的神魂烙印,重新封装之后除非是神魂高过半步破碎境的,否则根本无法窥视萧若梦的任何情况,就算是他自己也是一样。

    总而言之,只要萧若梦带着剑星戒指,可以说完全免疫半步破碎境之下的神魂威压以及精神窥探。

    虽然没能真正的窃玉偷香,李响的心情倒也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回到后山的居住小院,却见空无一人,于是通过晶脑联系呼延,得知对方此时在飞雁城,而且似乎遇到了麻烦。

    李响听到呼延的语气并没有多少急促,再说还有一个元婴境大圆满的傀儡姚康健跟着,以燕泽星的程度来讲,至少安全上面是有保障的。

    不过,他还是得去看一看才行。

    ……

    飞雁城,古物交易市场。

    星月居,市场内最大的店铺,平日里货如转轮,客似云来。

    此时,星月居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不过都是来看热闹的,即便当中原本有心思来做买卖的,可是一打听消息之后,就决定先观望观望再说。

    因为,星月居被爆出卖假货!

    现在,当事人直接找上了门。

    “你们星月居还好意思号称燕泽星古物交易市场第一店?竟然以假乱真,以次充好,幸好老子的火眼金睛,才没有上当!今天不给老子一个说法,这事没完!”

    呼延大马金刀的坐在店铺内的一个柜台上,身边围了一圈星月居的保安,一个个都是筑基境修士,又携带了制式的灵力装备,其中任何一个都有秒杀他这个炼气境初期的实力。

    面对一圈虎视眈眈的保安,呼延怡然不惧,目光直接越了过去,落在了一个打扮非常得体的中年男子身上,对方是星月居的总管,叫做莫江白,具有凝魂境修为,此时正在向大堂经理了解事情经过。

    过了一会儿,莫江白了解完毕,缓缓的走了上来,抬手轻轻一挥,根本不需要说话,那些围拢呼延的保安们立刻纷纷退了回去。

    “呼延先生,星月居开门做生意,一向是童受无欺,或许当中有什么误会,不如到贵宾室详谈,如何?”

    莫江白从大堂经理那里了解到呼延曾经在星月居购买不少东西,其中有一样物品叫做玲珑韵玉晶,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炼器材料,价格十分昂贵。

    而呼延这次上门闹事,正是因为星月居出售的玲珑韵玉晶有问题,造成了他的炼器失败,进而很可能影响到接下来的百年秘境计划。

    全部心血毁于一旦,呼延气得吐血,这不就来星月居讨要公道了。

    “怎么?你们是不是想引我进贵宾室,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干掉?”

    呼延大手一挥,摆出一副我才不吃你这一套的架势,手指朝下指了指地面,“要谈就在这里谈,正好有那么多观众在场,也做一个见证!”

    看热闹的一向不会嫌弃事大,这可是有人要和星月居当面开撕的节奏,如此好戏怎能不添一把火,于是群情纷纷响应,甚至有的已经开始声援呼延。

    “星月居岂会做这等龌蹉之事?既然呼延先生想在这里谈,那么我们就在这里谈。不过如果最后弄清楚并非星月居的责任,呼延先生这番举动对于星月居造成的所有损失,也请给我们一个公道!”莫江白笑里藏刀的说道。

    “怕你不成!”呼延一拍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本来就是你们星月居出售的玲珑韵玉晶有问题,你就算是说出一个花来,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据我了解,玲珑韵玉晶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炼器材料,没有一定功力的炼器师根本驾驭不住,呼延先生是委托了哪位炼器师吗?”莫江白对于处理纠纷可谓是经验老到,不说星月居,也不说呼延,而是先从第三方开始。

    “老子炼器用得着其他炼器师?简直可笑!”呼延本来就气不顺,听到莫江白如此狗眼看人低的说法,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听呼延先生这么说,难不成那个炼器师是你自己?”莫江白的笑容顿时有点阴险,露出了一口森森白牙,仿佛已经是胜券在握。

    “是又如何?”呼延不以为意,毕竟在他看来事实就是如此,虽然自己只是炼气境初期,但是别忘记他还有一个傀儡。

    元婴境大圆满的姚康健在呼延这个上万年老怪物的指点下,炼器什么不跟玩一样?何况呼延想要炼制的东西并非高等级之物,失败几率可以说无线趋向于零,这一波完全就是被星月居出售的玲珑韵玉晶给坑了。

    其实说起来,当中也有呼延看走眼的成份,但是在盛怒之下,谁还会在意这点小细节!

    “呵呵,炼气境初期的炼器师,还真是为所未闻!”莫江白先是望了一眼周围,仿佛自言自语一样说道。

    只是在场的都是修真者,全部都听得非常清楚,一个个都相继点头,不能同意得再多,望向呼延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幸灾乐祸,你小子就算是想要找碴,起码也得先普及一下常识。

    “哼!真是孤陋寡闻,你没听过不代表没有,炼气境初期又如何,只要有足够的条件,照样可以炼器!”呼延一听莫江白的话顿时惊醒过来,暗骂自己真是气糊涂了,不过已经势成骑虎,容不得他反口,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好吧,按照呼延先生所说,如果炼器师没问题的话,是不是炼器步骤出现了问题?”莫江白竟然没有抓住追问,反而赞同了呼延的说法,改从另外一个方向寻找切入点,脸上笑意丝毫未减,仿佛在猫戏老鼠一般。

    “炼器步骤绝对不会有问题!”呼延显然也察觉到莫江白的心思,直接脸色一板,断然的说道。

    “我说是星月居出售的玲珑韵玉晶有问题,那就绝对是玲珑韵玉晶的问题,你就算再如何绕弯子,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呼延先生,如果真是星月居出售的玲珑韵玉晶有问题,我们绝对不会推脱!毕竟这么大一个店铺,每天的成交量非常惊人,如此一大盘生意,只要是明智之人,岂会因小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