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295那个人非常危险!
    毕竟别人来你这里做客,你却想“吃了”他们,天底下似乎没有这个道理。

    但是面对这七个家族势力暗中派出来的七支小队,李响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光是擅闯萧家禁地区域这一条,不管这帮人是不是故意的,萧家作为主人绝对有权利先斩后奏。

    李响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会毫不犹豫的以阵法将六个家族势力二十二个元婴境以及六个阵法师全部轰杀。

    就算是将来这件事情被捅到修真家族势力联盟七大决议理事那里,道理完全在萧家这一边,擅闯别人禁地本就是死罪,更别说还是卡加星系第一家族的禁地,再加上一条挑衅罪名,说不定到时候遭殃的反而是这七个家族势力。

    现在六支小队已灭,只剩下姚家一方。

    如果不是孟宁的阵法能力不俗,姚家一方已经步入其他六个家族势力的后尘。不过可惜李响做事向来喜欢留守后手,姚家一方四人刚刚侥幸脱离了他的阵法,却主动进入了无垢神赐珠的世界中。

    刚离虎,又入狼窝!

    无垢神赐珠虽然玄妙无比,却不可以主动将外人纳入其中,颇有一种守株待兔的味道。自从无垢神赐珠并入玄空一气图之后,由空灵作为桥梁,李响对其有了一番确切的了解,也抓到了如何将其能力最大化的方式。

    就比如之前与星际海盗的空战,茫茫宇宙一片黑暗,绝对是放置无垢神赐珠内部世界入口的最佳背景板。

    所以那群星际海盗的战舰在和李响的轮回号交手中,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了无垢神赐珠的世界。

    如今这里也是一样,李响将无垢神赐珠世界的入口摆在了阵法的外围,孟宁和姚康健三人确实是脱离了阵法,却也一脚踏入了李响的后手中。

    “你们四个已如瓮中之鳖,看在之前你们那么努力挣扎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们最后遗言的机会。”李响折扇轻摇,配上四周白雾弥漫,倒有几分神仙中人的味道,神情依然云淡风轻,双眸中时不时精光闪现。

    “如果你们想要立刻死的话,就动手吧!”

    以李响高达半步破碎境的庞大神魂,岂会没有注意到姚康健三人之间的小动作。毕竟他的神魂强过三人太多太多,就像是拿着一个超级放大镜在看一样,即便三人已经刻意的隐藏杀意,却依然掩盖不了。

    被李响一叫破,姚康健三人直接心中一惊,气势已经隐隐被压住,而且见识过对方在阵法上的造诣,一时之间倒是不敢轻举乱动。

    “李响,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姚康健在姚家这支队伍中不仅修为实力最高,连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最高的,所以由他来开口最为合适不过。

    “事到如今,我已经干掉了其他六个家族二十二个元婴境强者,你说呢?”李响嘴角微微一翘,仿佛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反问了姚康健。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完全就是与七个不弱于萧家的家族势力为敌。尤其是我们姚家,更是比萧家强上一大截,你可要想好了?”姚洪波脾气显然不太好,一听见李响的语气顿时怒火中烧,立刻开口威胁的说道。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以李响的心境,姚洪波的威胁与耳边风一样过耳而不入,他坦然自若的看着对方,淡然的问道。

    这一下,反倒是姚洪波被刺激了,似乎想要动手,却被旁边的亲兄弟姚洪泰及时拉住。

    “九哥,你先别激动,让我来和他说一说。”

    “哼,还有什么好说的?他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是要我们的命。反正看样子我们也逃不出眼前这个怪地方,倒不如放手一搏!”

    “别急别急,或许李道友听完我说的话会改变主意呢?”

    姚洪波听了姚洪泰的话,当下稍微冷静了不少,闭口不言,一双眼睛瞪大如铜铃一样盯着李响,瞧他那个架势,仿佛一言不合就开打。

    “李道友,你是否知道我们七个家族势力为什么会聚集在萧家?”

    姚洪泰说完之后原以为会得到李响的回应,却只见对方神情淡然的看着他,完全没有做出回应的意思。

    不过这点小意外并没有影响姚洪泰,顿了一顿后继续说道。

    “其实我们是来找人的,那个人并不是萧家的人。不过根据我们所知,那个人此时就待在李道友所居住的小院里。敢问李道友一句,近期内是否有收留过一个人?”

    “确实有那么一个人!”李响双眸中闪过几分玩味之色,折扇轻摇中点了点头,非常大方的承认了。

    得到了李响的承认,姚洪泰并没有立刻说下去,而是转头先与其他两个族人眼神交流一番。就在姚康健的点头之下,姚洪泰继续说道哦。

    “李道友既然收留了那个人,还请听我一句,那个人非常危险!”

    “是吗?”李响只是淡淡的回了两字,令人难以看出他的想法。

    “看来不把事情彻底说出来,李道友是不会相信的。”姚洪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神情严肃的说道,“根据我们姚家的家族史记载,这件事情要追溯到将近三千年之前,事情是这样的……”

    姚洪泰当下便将那一段家族史说了出来,同时还按照时间顺序将其他六个家族势力的历史述说出来,自然而然的将为什么会追踪那个人三千年之久的原因说了整整七遍。

    不得不说,姚洪泰的口才确实不错,冗长的三千内都可以讲得绘声绘色。

    李响觉得要是能有一张方桌一把椅子,来上一壶茶水外加八个小碟零食,那就完美了。

    “李道友,我把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了你,你现在应该知道,那个人确实非常危险,最好还是尽快控制为好,否则的话他转变成你身边的人就糟糕了。”

    姚洪泰连续说了两个小时,时刻都在观察李响的神色,见到对方渐渐露出了几分兴致,顿时心中一喜。不怕你有兴趣,就怕你没兴趣,只要将你的兴趣勾了起来,这件事就有回旋的余地。

    “你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李响眉梢一挑,笑着说道。

    “这么说,李道友是相信我说的了?”

    “信,为什么不信?”

    “既然如此,我们姚家愿意和李道友结盟,一同去对付那个人……”

    “他叫呼延!”

    “他叫呼延?好怪的姓名……”姚洪泰本来是说顺了嘴,却忽然反应过来,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不仅仅是他,就连姚康健和姚洪波都不由自主的露出惊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