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227章 乱战再起死谁手
    补1.26章

    在奥尔曼城邦的各大训练营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

    “疯魔不过厉王的爪,阴狠不过纣王的腿,逃命不过幽王的步,无情不过隋炀帝的拳,渎神不过查理的掌,剧毒不过亨利的毒,亡命不过夏桀的命,忽悠不过大帝的嘴。八大绝学,成其一,则可窥觊暴君战法全貌。”

    意思是,这八门绝学只要学成了一门,就可以领略到暴君战法精髓之五六,甚至还有可能得到城邦邦主尼古拉斯大人的衣钵。

    关于这个,九魔十三岁之前每天都在想,而十三岁后想都不敢想,但从两年前起到现在,对获得父亲的衣钵,他充满着信心。因为他把厉王爪和纣王腿都学成了,还将两者糅合到了一起,变成一门全新的爪功,攻击威力远远大于两者之和。他还欣喜地将之称为“兽王爪”。

    两年以来,他凭借兽王爪不知在斗兽场上杀死过多少圣者,要不然也不会被人称为“九魔”。

    然而,万万没想到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败了,还败得如此彻底。在厉王爪和纣王腿完美结合之后,竟还扛不住别人的一招。然而在一秒钟之前,自己还压着别人打!

    可耻!可恨!可恶!

    斗兽场观众席上那个深坑里的九魔越想越是头疼欲裂,高分贝的咆哮响彻夜空,仿佛要炸裂整个斗兽场一样。

    “他这是在耍我,耍了还向我示威,现在他还打倒我来警告我!他是什么东西,敢警告我!他只是一个不足轻重的小人物,不,死肥猪!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想吞掉我的斗兽场,父亲大人送给我的斗兽场!混蛋,你居然敢打我的主意——”

    “还有你们这群废物,连那头肥猪都打不过!废物!蠢货!白痴!”

    “我要杀了他!我这就去杀了他!”

    “你们是什么东西!他是什么东西!都不是东西——”

    这样一番语无伦次的话,完全出自九魔口中。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像疯掉了一样,胡言乱语起来。

    暴君战法,讲究的是表面暴,内里君。放在具体修炼和战斗上面就是招数极致暴,脑域源力无上君。前者永远都是手段,后者才是本质。如果一旦君被扰乱,这个内外平衡就会被破坏,修炼者便会彻底沦为一名暴君,末代暴君那种——一般来说,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内外失衡之后,基本就可判定众生与暴君战法无缘了。

    在十三岁时候,九魔曾经绝望过一次,没想到两年之前,他还能重拾希望,但又在两年后的今晚,希望之火再被浇灭——直觉告诉他,那种逆天机缘不会再存在了。

    何等残忍!

    因此,这就不难理解九魔现在为何表现得如此恶劣。

    当然,这也和肥龙那个超级狮子吼有关。它如五雷轰顶一样,将九魔的脑域搅成了一团乱麻,使之完全破功,一生的希望都因此破灭了。

    噼——

    啪——

    咔嚓——

    深坑里面连续传来刺耳的青石块破裂的声音,然后一股股粉尘甚嚣直上,迷糊众人的眼睛,但大家还是能很清晰听到地底下传来的粗重喘息声,就像一头陷入绝境的猛兽在无声怒吼。

    看到此景此状,外面的爪卫面色一片发白,噤若寒蝉。

    正所谓为人臣者,君忧臣劳,君辱臣死。他们这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九少爷落败,无形中就是让自己的主子受辱。他们想一拥而上,为九魔挽回面子,又怕适得其反。如果是一对一的话,看到九魔现在悲剧的下场,他们自己又缺乏勇气。

    如此踌躇不前,优柔寡断的模样,九魔都看在了眼里。他知道自己乱了,要稍微平复一下,再做安排。

    良久,深坑里粗重的喘息声逐渐消失至虚无。

    九魔在深坑之中缓缓站立起来,尽管他想装着坚强独自站立,但最终还是在旁人扶持之下才站稳。他神色淡然,仿佛恢复如常,显得有点慈眉善目,幽幽问道:

    “其他几个战况怎么样?”

    一名圣者爪卫闻言,脸色顿时煞白一片,支吾了半天才吐出两字。

    “僵持——”

    “白痴!都是白痴!占了那么大的优势还是僵持!艾力和也门这两个白痴是吃大粪的吗?”

    九魔听到这个回答果然破口大骂,脸庞不过平静了一分钟不到,又重新变得狰狞恐怖:“再敢耗下去,叫那两个蠢货提头来见——”

    “遵命,少爷!”那名圣者爪卫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答应。

    “叫九爷!”九魔一声暴喝。

    其他爪卫连忙纷纷道:“遵命,九爷!”

    “哈哈哈,对!就叫九爷,多好听,说威风!”

    听到这里,五十三名爪卫脸上都不由自主地露出恐惧之色。九少爷已经很久没有在他们面前露出过这种喜怒无常的情绪了。上一次如此失态,还是在他十三岁伏击霸刀三师徒受创之后。令他们至今毛骨悚然的是,在那天之后,他们本来一百多人的同伴每一天都在减少,直到两年之前才停止。换一句话说就是,他们五十三人能活着不是因为这位九少爷多仁慈多念旧情,而是他们很幸运碰上了九少爷刚好恢复了正常,如此而已。

    果然,九少爷,不,九爷变回以前那个九少爷了!

    “遵命个屁!”

    九魔余怒未消,对着五十三名爪卫继续指指点点。

    “看看你们的怂样!这么多人,气焰居然被他这样一头肥猪压了下去。我丢了那么大一张脸,你们居然还有面目站在我面前,没有一个去替我要回来!真是岂有此理!”

    众爪卫适时地低下了头,表现出满脸的羞愧,但依旧掩藏不了内心的惶恐不安,生怕这位九爷一个不开心要了自己性命。

    “好好想想吧!从奥尔曼城邦到霸刀星,这二三十年来,我九爷可亏待过你们。你们如今的修为、地位、待遇,外面那些角斗士都羡慕不来。他们多少人要加入这个队伍,但我都拒绝了。因为在我心里,只有你们才是知根知底的人,才是我信得过的人,但今天这样的表现,你觉得你们配得上吗,凭什么你们拿走了那么多的财富,那么多的修炼资源,却没有给我一个平等的回报?”

    “你们是什么人?角斗士!除了一条烂命,你们什么都没有。从前,你们没有家世,没有过人的实力,除了跟我跟得久,你们没有任何不可替代的地方。那么试问一下,除了我,还有谁会用你们?除了我,还有谁会给你们现在这样的锦绣前程?没有我,你们斗兽场里面随时会死去的一条死狗!想回到过去朝不保夕的时候?不想,就给老子拼命!活,荣华富贵!死,我风光大葬。不想给我拼命的,现在就抹脖子,九爷这看不上你!”

    “你们是谁?以后会成为爪军的爪卫!是一群猛兽,有着锋利的爪子,只管九爷一声令下,哪怕对方是控者,哪怕知道是死也要从他身上咬下三两肉!”

    “瞧你们那怂样,都给老子滚!”

    砰!

    一块百斤重的石头被九魔重重踢上了天空,而后在空中爆开了无数碎片,飞溅落斗兽场各个地方。

    爪卫他们已分不清现在九魔的状态究竟是清醒的还是疯癫的,但他所讲的一切基本属实,听得他们无不羞愤交加,面红耳赤,呼吸加重。

    众爪卫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火焰,所有人默不作声地挺直了腰杆,目光无惧无畏地看着九魔,像是随时听大帅发号施令的将士。

    感受到爪卫炽热眼神的九魔,脸上神情平静,内心却冷笑不已,可没有丝毫的愤怒。他的爪卫自建立以来,看似残酷筛选,其实一直都是给足资源养着,在战斗方面从来没有遭遇过什么生死危机。久之久之,这些人凭着自己是老资格,没少扯大旗欺负人。更可恨的是,这些家伙的脾气也变得浮躁,把现在的一切都当成是理所当然的。对此,他早就有敲打之意,奈何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这次机会来得太合适,他的暴怒有八分是真实的,有一分是脑域受创引起的副作用,最后一分则是借题发挥。在他看来,就算眼前这些爪卫死光了,他也不会在乎,因为他相信,只有有足够的钱财爪军都可以三日成军,更别说只是小小爪卫。

    他更在乎的是,眼前这些爪卫何时才能把那些外来者弄死,而且弄得多惨,才能让他的耻辱感消失。

    身为奥尔曼城邦第九子的他,不仅上面还有八个兄弟姐妹,下面不知还有多少个兄弟姐妹。他们这些人从小受过的白眼和闲言碎语,不知道多少,尤其是十三岁后到现在的二十年里更是饱受侮辱和煎熬。人们只会看到他身为第九子是多么幸运,但不知道他受到的排挤和杀机。

    如今,而立之年,他的心早就冷酷如钢铁。

    “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我这里不用你管,给我杀过去——”

    九魔又是一声咆哮,向众爪卫下达了对天行容若那边的格杀令。

    一时之间,杀戮四起。

    而那边,肥龙好像也凑热闹一样,大吼了一声。

    “你们还在等什么?等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