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219章
    空刀自报家门之后,工坊二代没敢再待下去了。一是他们一直跟霸刀星的死对头军火协会站在一起,表面上关系不和谐,但实质上是利益共同体,实在是没有脸面面对霸刀山庄;二是他们之前押注空刀那一场赌斗,再输上百亿,已经把能卖能当的东西都卖掉了,再也没有筹码翻盘了。这样一来,他们输阵又输人,还输钱,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在知道空刀来自霸刀山庄之后,军火协会那班二代立刻霸刀山庄杠上了,俨然变成了两大势力的公开对垒,只不过结果很悲催。连带空刀那一场,他们双方斗了整整36场,结果36:0,。军火协会一场没赢,辛苦培养起来的角斗士非死即伤,可谓是损失惨重,而霸刀山庄则是狠狠秀了一把肌肉。

    最终,军火协会那班二代气急败坏地叫嚣了一番后,亦是病恹恹地离开了。

    结果,本来整个热闹轰轰的赌斗局,只剩下天行容若和九魔双方了。

    九魔环顾四周,看到这种冷清的局面,如果还猜不到自己已被人算计的话,那他也枉为斗兽场之主,枉为尼古拉斯的第九子了。

    不过,猜到又怎样,他还是无法接受这个被愚弄事实,毕竟实质伤害已经产生。先不说之前那个五千亿的天价赔付,足以令他伤筋痛骨,甚至连斗兽场都要败掉,就说被天行容若这个达尔文家族的小少爷今晚这样一搞,自己这个定期赌局还能不能继续下去都未可知。双重重压之下,可以说得上一败涂地。

    除了懊恼,更多的应该是挫败感吧。九爪·尼古拉斯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有点多愁善感。

    按照城邦旧时的传统,在他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霸刀星的罗马斗兽场受训。虽然明面上拜了血色拳盟的南天拳神为师,但实际上学的还是奥尔曼城邦武学——厉王爪。由于源力出众,有着疯狂的因子,他尤其适合这种打起来就忘我忘他的武学。所以他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晋身五星贤者,完成了成年礼——霸刀星的罗马斗兽场算是他的成年礼礼物。在那时候,他算得上九个儿女当中最像父亲大人的,一度被寄予厚望。

    然而,就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他的人生突然开始走下坡路了,直至现在35岁都没有翻身。

    十三岁那一年,因为年少气盛,所以野心勃勃,始终不忘向固有的规则挑战——看到霸刀星被霸刀山庄为首的工坊把持着,他动了邪念,想敲山震虎,重新恢复城邦在霸刀星昔日的荣光。所以,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纠集了血色拳盟中十个挑战四大拳神失败,但依旧有八九星圣者修为的角斗士,伏击了当时霸刀三师徒。如果当时不是三十六护刀拼死护主,可能他的计划还真有成功的可能。正是因为他过于年轻,低估了对手,高估了自己,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十名角斗士,只有两名拼死才把他带了回来。

    不成功便成仁的结果一般都不会好。九爪·尼古拉斯错估了事情失败后的结果。

    在这一次伏击中,他不仅被霸刀重伤了脑域,从此源力修炼出现了近乎停滞状态,乃至现在二十多年过去,都依旧在贤者层次徘徊不前。此外,为了禁止这种极其恶劣的事情再次发生,联邦东北星域驻军直接出面弹压,将他禁足在霸刀城,终生不能出外。可笑的是,这件事情过后,就连他那个便宜师傅南天拳神都对他避之不及,逃得远远的,生怕被牵连到。

    从那以后,他虽然不至于无脑堕落,彻底迷失,但也沉迷在与赌博相关的任何刺激游戏,甚至还亲自上场坐庄,开设了诸如“排名局”、“赌斗局”、“色榜生死局”等一系列目无法纪的赌局,算得上祸害一方。由于他的身份,以及其做事的谨慎,对于这种病魔性的行为,霸刀星上下苦于没有真凭实据,可谓是有怒不敢言。

    今晚这个雷霆行动,算得上是忍无可忍的一种爆发吧。

    “你们觉得九少爷好听,还是九爷好听?不如今晚之后,你们就叫我九爷吧——”

    看着斗兽场中的狼藉,以及天行容若那边的欢庆喜悦,九爪·尼古拉斯脸色平静,语气冷淡地问了手下一个这样的问题。

    无人能懂他的意思,自然无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今年,九爪已经三十五岁了,九少爷被喊了差不多二十年,他已经听腻了。他知道身边的人怎么想的,也知道外面的人怎么称呼他。对此,他一直都不在意,只想着走自己的路,逼着别人无路可走,自己疯爽了就好。

    只不过现在有人不乐意了,不想再让他好好过着“九少爷”的舒适生活,那也只好让他们尝尝“九爷”的手段。今晚他不会再犯当初那种错误了。之前种种异常情况,他已暗地准备了完全之策,务必将他们这些人全部留在这里。

    “你们下去准备团战吧——”

    九魔此言一出,他们手下的角斗士都脸色大变了,就好像听到什么令他们极其恐惧的事情一样。

    然而,九魔积威深重,没有人敢公然违背他的命令,哪怕心中怕得要死,也只能听命下去安排。

    团战,听上去好听,其实在斗兽场上就是一种乱战。团战在战场上讲究的是配合作战,但在色榜决斗上,角斗士往往注重个人武勇,极少会有配合,像斯通和莫里斯这种的,更是少之又少。因为斗兽场上根本没有信任可言——没有信任的团战,自然算不上团战。说一句不好听的,他们这些角斗士团战的时候,还必须防着来自队友的攻击。要知道,成千上万场战斗中,谁敢说没有一点过节。

    简而言之,在他们角斗士看来,团战,就是生死各安天命。

    不过,他们唯一庆幸的是,三十六护刀的“三十六天罡阵”无法成形了。毕竟,刚才那些军火协会二代圈养的角斗士也不是吃素的,三十六护刀虽然赢得了胜利,但也是付出了不少代价的。

    仅是五分钟不到,眼前的斗兽场重新恢复如初。如果不是还残留着一些无法抹去的刀痕,恐怕都难以看出刚才已经经历过36场战斗。

    看到万事妥当之后,九魔一马当先,带着密密麻麻的角斗士,走进了斗兽场中央,然后对着天行容若这边朗声大喊了几句话。

    “下面是团战——”

    “你们不要想着逃跑,这个斗兽场的机关不比工坊协会大楼的差,想活久点的,乖乖到场中搏命吧——”

    “DR·盖茨,我认识你,华夏城和智能城的斗兽场场主。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自己人,你现在站到我这边来,还来得及。要不然,到时候就别怪我手下不容情了。还有,我不知道你们今晚的底牌是什么,但今晚你们注定要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