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210章 总有千般因果在
    补1.9更新。

    由于历史原因,霸刀星上几乎每十个人里面就有五个人是工匠,然后剩下五个人则从事着与工匠相关的工作。可以说,霸刀星的居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被告知要成为一名工匠,理想就是成为一个伟大的工匠。他们的命运好像早已被注定了一样,哪怕中间有过其他变动,但最终归属还是回到霸刀星,回到工坊,别无他选。这样长久下来,霸刀星上的居民好像认命了一样,再也不再过多强求其他发展,心甘情愿地把一生都献给了工坊。

    面对这种犹如诅咒一样的命运,不是每一个人都俯首帖耳的。在霸刀星上,有很多的年轻人,尤其是那些坊主二代,哪怕知道工匠有着辉煌前程,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他们都不愿过着那样无波无澜的生活。所以,他们尽管无法脱离霸刀星,但不妨碍他们就地追求刺激,寻找更妥当的方式方法到霸刀星以外的地方闯荡一番——只要不是一名一生与炉火打交道的臭工匠就好。

    为此,这些工坊后代不惜耗费大量的时间与金钱,始终围绕在九魔身边,为的就是能背靠着奥尔曼城邦这个联邦第二势力,昂首挺胸地走出霸刀星,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逍遥自在。所以,他们不惜联合九魔暗地里从事一些踩线的事情。

    例如,眼前的“赌排名”就是其中一种。

    他们都是来自霸刀星内外的X二代,聚会的内容当然不会是单纯的联谊交流,主要还是追求刺激。所以,九魔每年不定时举办的“聚会”,不仅有经典保留节目“赌斗”,还有特色节目“工坊排名赌局”。

    “工坊排名赌局”,简单来说就是押注霸刀星工坊排名的赌博游戏。其规则很简单,就是每一个赌客根据自己所掌握的资料分析,押注某个工坊当天最终的排名名次。一般来说,赌局开设者都会设定一个大小区间——大区间如十万名榜,万名榜,千名榜,百名榜,十名榜之类,小区间由下注者自主设定,如0,……9900-10000等,真实名次落在该区间内则有相应赔率。

    对于这个赌局,他们一开始也就聚会兴之所至,自己玩一下,但几次聚赌之后,发现有暴利可图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明目张胆地公开招揽赌客参与其中。

    果然,这个赌局一出,立刻在霸刀星灰色地带掀起巨大波澜,很多工匠都难以避免地深陷其中。在他们看来,这个赌局是绝对公平的,因为霸刀系统在排名上面完全做不了假,而且在工坊协会严密的监察之下,多少年来,大部分工坊都是循规蹈矩的,很少有过纠纷。

    然而,很多人都忽略了人性之恶劣,以及金钱之诱惑。霸刀系统不会作弊,但参与排名的工坊会,参与赌博的工匠也会。这些工坊二代通过操控工匠、拖延工期、增加次品/废品率,甚至威胁委托方取消任务委托等方式,以达到彻底控制赌局,赢得胜利的目的。久而久之,这个赌局变得更加规范,更加隐秘,就连他们这个以九魔为首的二代聚会也变成了一个松散组织,而且越发稳固。

    正是这样的暗箱操作,很多工匠在“排名局”载了跟头,下场惨不忍睹。有的被迫接受一些不合理的要求,甘愿受二代他们控制,助纣为虐;有的还签了卖身契,被卖到霸刀星的对头军火协会那边去;有的直接家破人亡,从此消失。中间,虽然工坊协会也曾经做过一些努力,甚至还出动了联邦军方,但最终都是无功而返,无法抓到真正的主谋,又或者说知道谁是主谋,却又苦于没有证据。如果强行弹压的话,牵扯到的工坊及工匠数不胜数,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因而,到目前为止,无人知晓这帮人到底控制了霸刀星上面多少工坊和工匠,又祸害了多少工坊和工匠。

    如此恶性循环之下,霸刀星和军火协会两个死对头可谓是此消彼长。这边霸刀星工坊体系的根基被动摇,而它的对手军火协会因为有了一些工匠的加入,粗工和精工同时齐头并进,有点高歌猛进的味道。

    这也是霸刀山庄急于铲除九魔及其罗马斗兽场的最终原因。

    关于这一切,Z001有非常详尽的情报,并以此为引,制定了一系列的针对性计划。

    现在,天行容若他们所要做的就是按计划行事。

    “哈哈哈,本少爷早就对霸刀星的‘排名局’闻名已久,今日上手,果然是名不虚传。痛快!刺激!”

    天行容若脸上开怀大笑,心里却骂娘上百遍。因为短短十分钟,他在押注十万名榜的时候,就已经输掉了三亿联邦币。尽管这些不是他的钱,但他依然觉得这个“排名局”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

    “喂,那小子,输个三亿就痛苦刺激了,哥们输了十个亿,都没有这样嗷嗷大叫——真是少见多怪!”

    这个无比嚣张的声音来自天行容若的正前方。

    他循声望去,见到那边有三五成群的西陆年轻男女正非常不爽地看着这边,好像是怪责他打扰了他们的雅兴,因而有些人毫不客气地出言相讥。

    他们应该就是Z001情报里面说的,来自军火协会的那些二代吧。嗯,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不轻不重的伤势,应该还是那天在工坊协会大楼被打的那帮人。

    天行容若快速扫了这些西陆青年男女一眼,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生气的迹象,而是神情倨傲地回击道:

    “这些工坊末流,我研究的真不多。这一次我应九少爷的邀请而来,专门就是为了押注我自己,打算从这里大赢一把——”

    “你自己?你谁啊?”来自军火协会的那班年轻男女轰然大笑,对眼前这个十三四岁少年无来由的骄傲很不感冒。

    “小子不才!来自消失的光——”

    天行容若没想到自己还没说完,那边又传来了更大声的嘲弄,实在是令他有点懊恼。

    “哈哈哈,消失的光?那个狗屁阵法爱好者联盟?”

    “我呸,阵法这种衰落到无人问津的玩意,你们消失的光还敢号称代表着人类发展最正确方向?真是可笑!”

    “哦,那你就错了——我记得请过他们的人,嗯,好像叫光源,去我家布置过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是很不错的装饰品——”

    “嗯,他们阵法也就剩下这些装神弄鬼的风水阵了!都是他们华夏人骗人的玩意——”

    “听你这个意思,你们现在还改行来霸刀星打铁了?”

    听到这些接二连三侮辱阵法之道的言语,天行容若几次都忍不住要发飙了,但想到大局为重,想到这些家伙到时候恐怕哭都哭不出来的悲剧收场,他还是面无表情地任由他们喷。

    然而,他没想到自己这边忍了下来,那边却有人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