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95章 霸刀星来话霸刀
    补12.25更新。

    正如前文所言,每一颗自由星的“姓氏”背后都是一部荡气回肠的历史长卷。

    霸刀星前身是十一号自由星,至今仍然背负着沉甸甸的历史包袱。在它的身上,人们仍能看到当初作为“奴隶星”、“资源星”、“加工厂”等充满耻辱性的痕迹。

    在霸刀星作为奴隶星的时代,奥尔曼城邦是它唯一的控制者。奥尔曼城邦被公认为仅次于神佑教廷的顶尖势力,曾经凭借一己之力垄断了整个联邦超过九成的矿产资源,掌握了大量的人口。而这些人口大部分来自于不可说之处,或某些星球原住民,或罪犯,或失踪人口,或其他走投无路的人。他们在奥尔曼城邦的统治之下,或成为各大训练营的“勇士”,或直接送到各种大工场过着奴隶一样的生活。这段时间,算得上是霸刀星最黑暗的时代,很少为人所提及和熟知。

    人类联邦成立之后,在军火协会和劳工党帮助下,霸刀星脱离了奥尔曼城邦的统治,改名为十一号资源星链,受联邦政府部门直接管理,但依然保留着无比独特的地位,成为了东北星域军区的驻军地,同时配备了全联邦最先进最厉害的武器体系。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赢得了尊严。

    令人遗憾的是,它任人鱼肉的命运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只是换了一个主人,换了一种方式,由一个绞肉场变成了一个加工厂。以前是奴隶身份,现在变成了挖矿工、冶炼工、装卸工、铁匠、流水线工等等,受尽压迫剥削,以及人身自由的限制。这种情况,哪怕到了霸刀星时代,都只是得到了一些改善而已。

    至于霸刀星能有今时今日这样的地位,完全是多种机缘巧合之下,几任霸刀扭转乾坤,才创造的良好局面。

    “从十一号自由星变成今天的霸刀星,虽然有老天爷的眷顾,但更多的是历任霸刀的‘刀劈捶打’。从奴隶时代到霸刀星时代,不知道劈了多少人头,又捶下了多少块铁片,才有霸刀星的今天——

    还没下飞舰,在等待进入霸刀星第一空港的时候,天行强就被天行容若和铜钱两人缠着讲述霸刀星前尘往事。他执拗不过,只能从遥远的历史说起,以此来打发时间。

    “你天行如爷爷还没被天行博士找回来的时候,正处于天杀体之乱的中后期,那时候霸刀星还是十一号自由星,那一任霸刀只是比较出名的一名铁匠,顶多就是奴隶头子。虽然他身负绝世修为,却是戴罪之身,时刻维护他那些没出息的师兄弟。而你如爷爷就是师从那一任霸刀,并且得到他的真传,才被带回了天行祖星……”

    很明显,天行强对前面几任的霸刀有点不以为然,一副瞧不上的模样,言语中充满傲气,直到说到天行如。

    “直到你如爷爷修炼有成,回去霸刀星继承霸刀名号,凭借一把刀和一把锤子建立里霸刀山庄,并且在后来的天界峰一役中捡到了那一枚无比珍贵的材料体系芯片——正是这一枚来自天杀体研究基地的芯片,改变了你天行如爷爷的命运,也改变了霸刀星的命运。你爷爷在担任上一任霸刀的时候,凭借那枚芯片里面的资料,大刀阔斧地重整了霸刀星的格局,建立了以锻造为主,以资源为辅的工坊格局,摆脱了单纯资源兼加工的命运,成为了如今独树一格,独占一局的霸刀星……”

    “如长老确实了不起——”听到自己的老师如此推崇天行如,铜钱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不轻不重一个马屁就拍过去,而且说得有理有据。

    “虚拟网络上面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如果说人类联邦90%的科技产品是出自九号自由星的脑袋,那么这90%的产品都是在霸刀星的手上实现的。”

    这一次,天行容若没有任何反驳。对于天行如霸刀身份,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深有同感地附和道:

    “工匠星果然名不虚传——”

    霸刀星,现在在更多时候,被人称为“工匠星”,以此来表达大家对它的无上推崇。

    在他们两人一唱一和之后,天行强又讲了许多霸刀星的现状,以及其间涉及到的一些利害关系。两人自然是洗耳恭听,倍感受益。

    不过,天行容若听了一阵子之后,突然想起了天行如的现状,然后忍不住打断天行强的话头,弱弱地问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

    “那为什么如爷爷现在——”

    还没等天行容若问题说完,天行强就已经知道他要问的事情了。

    “你如爷爷和如今这一任霸刀是师徒关系。你如爷爷在霸刀星收过两个徒弟,一个绝刀,一个空刀——空刀你在那场寿宴上见过,绝刀就是如今的霸刀。由于,霸刀一直以面具示人,很少有人知道其中关系,都以为现在的这位霸刀还是你如爷爷那时候的霸刀。至于,你如爷爷为什么离开,原因很复杂,但归根结底都是他们师徒理念之争——”

    “理念?”天行容若瞬间蒙圈了。什么样的理念才会让一对师徒关系分裂至此,需要另一方退走他方?

    不过,他转念一想,心又放宽了许多。这种所谓的理念之争,怎么听都是高人处高处的所为,而不是铜钱经常给他讲的那些狗血宫斗剧的剧情。

    “霸刀,霸道是也!”天行强这一句话,基本把问题的本质一言道破。

    霸刀,修的是刀。人就是刀,刀就是霸道。从第一任霸刀开始,压根就没有过性情温和的人,哪怕最受委屈的天行如师傅都是一个奴隶头子,最后还是造了反。而天行如和他徒弟绝刀两个适合修炼霸刀的人,自然都是霸道之人。再怎么谦和都是特立独行的人,自然是谁也说服不了谁。在修为压制到相同水平之后,吵过,斗过,战过,天行如这个师傅比不过徒弟,自然要干脆利落地退位让贤——尽管绝刀没有这样想,更没有那样做,但他气不过,自己跑了。

    “那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理念不合?”铜钱好奇心很大,忍不住问道。

    这个问题,换了一个人,可能都回答不上,但貌似从事金融行业的人天生对一些小道消息和秘闻有巨大偏好,所以天行强对这些事情如亲临其境地娓娓道来。

    “听说的,我也是听你如爷爷无意间说起的哈——”

    “一说霸刀(也就是绝刀)在经营霸刀星的理念方面,坚持独立且中立发展,巩固自己的品质印记,不参与不偏移任何势力……而你如爷爷呢,坚持将霸刀星靠上大树,或联邦科学研究院,或天行家族等这样的势力,从而图谋更大更强更快的发展——”

    听到这里,天行容若和铜钱若有所思地插上了一句话,说:

    “那,那霸刀这逻辑(做法),没有问题——”

    此言一出,天行强非但没有怪他们两人帮里不帮亲,反而很欣慰地笑了笑,忍不住赞赏了一句,说:

    “只要一直秉承这个理念,你们很快就可以出师了——”

    能得到天行强如此肯定,天行容若和铜钱也表现得很雀跃。他们也就单纯地从自己角度出发,分析和假设了一下自己这家空间科技研究所如并在家族里面的话,将会是什么结果。他们能想到最坏的结果就是,最后没他们啥事,他们将一无所有。因为没有人能战胜得了伦理道德。

    “第二个理念之争。你们觉得什么是霸刀?”天行强很快地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不过在见到两人不约而同地摇头之后,他只好说明白这个问题的前提条件。

    “好吧。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得先告诉你一个秘密。霸刀用的都是刀,但都是不一样的刀——你如爷爷用的是大刀,像关公用的那种大长刀,而现在那位霸刀用的是小刀,像匕首一样的小刀……这就是他们修炼理念之争。但他们两人那一个才是真正的霸刀呢,是你如爷爷的大长刀还是霸刀的小刀?”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因为这已经涉及到一个人的终极理念,关乎修炼,更关乎生命。换句话说,谁能弄明白其中的奥妙,谁就能打败他们中任何一个人。

    “很难回答是吧?我也回答不了——包括你们几位爷爷都回答不了。”天行强看到两人脸上非常明显的挣扎神情,知道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答案,所以在安慰了一下后,继续补充说道:

    “你如爷爷认为霸刀就应该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不破楼兰终不还的霸道,而那位霸刀认为见到任何人都亮刀唬人,是架势,是虚张声势,是百利无一害——他认为‘刀很简单,甭管是谁,只要是敌人,拔刀捅刀,杀了便是’。而你如爷爷觉得这种刀太悲壮了,只适合刺客,偷偷摸摸,藏头露尾,一点都不霸道,是离宗叛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点沙哑而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他们三人耳边无声无息地响起。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连自己命都不要都要杀人,难道还不够霸道吗——”

    “谁——绝刀?”

    天行强包括天行容若在内都没有察觉到这个人的靠近。待他看清来人模样的时候,竟发现这人竟然就是他们口中的“霸刀”。好在他们有过一两面之缘,要不然早就打起来了。

    绝刀?那岂不是现任霸刀?他怎么和我们同一班飞舰的?怎么是一个相貌如此平凡普通的中年人?天行容若脑海中急速闪过这些疑问。

    好像是很不满意天行容若的质疑似的,这位中年人在天行强叫出他“绝刀”之名后,气势一变,如同化身一座铁塔一样,自有一股不怒自威,让人心惊胆战。

    “是霸刀!老弟!不过……现在劳烦你扶一把,这次真的被老师说中了,差点就悲壮了……”

    额,看到前面,天行容若心里还暗赞了一句“好一个燕赵慷慨悲歌之士”,觉得这位霸刀看起来很像是北地豪杰人物,但听到后面那一句气势全失的话,然后看到他哼都不哼一声就晕死过去的模样,不由又是一阵苦笑。

    看来,他们又摊上麻烦事了。天行容若三人面面相觑,心里同时掠过同一个想法。

    想到这个可能,他们急忙地搀扶起这位晕死过去的霸刀,飞快地下了这班星际飞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