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90章 图谋甚大在万年 上
    补12.20更新。

    “你的想法很好,但太过粗糙。如果真要持续赚取暴利,我们不仅要将这个过程设计得合法合规,天衣无缝,还要对其进行包装——”

    说完这一句后,天行强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弄得天行容若云里雾里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好出言询问道:

    “然后呢——”

    “然后?你说这个包装是吧?这个……”

    很明显,现在天行强正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东西,有点心不在焉,回答起问题来,有点模糊不清。

    “首先呢,这些古董要有一个唬人的噱头或名称,嗯,姑且称之为空间基石。其次呢,必须名副其实,仅仅依靠空间波动的气息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一个说得出口的官方功用——比如说,稳定空间或者坐标作用,怎样?最后呢,还是得有卖相!如果外表只是破破旧旧的古董模样就太扯淡了,而且不利于我们短时间保密,所以必须在古董的基础上进行现代科学性的修复与保护。嗯,这个,我们必须去霸刀山庄跟他们谈一下合作,做一些必要保护措施——”

    叨叨地讲了那么多,还没等天行容若反应过来,天行强突然正颜肃容地看着天行容若,郑重地问了一个令人意料不到的问题。

    “容若,你信得过我吗?”

    “信啊!当然信了——”天行容若被问得愣住了,有点纳闷自己强叔为何会问这样一个问题。自己就那么几个亲人,难道还会有什么坏心思谋害他不成。

    “哎!你不懂个中奥妙——刚才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连方案都想好了,发现你的最初那个想法虽是粗糙,但只要稍微用心经营一下,便可点石成金,将其变成一个吸金巨兽,开创出一个伟大的公司都不一定——”

    说这些话的时候,天行强脸上的神情无比认真,生怕天行容若听不懂,还专门举了一个例子。

    “这么说吧,操持得当的话,一年之内你就能超越天行科技总值——我指的不是利润,而是公司总市值!”

    “这,这怎么可能?”天行容若确实被吓到了。

    超越天行科技?拥有全感虚拟系统绝对控股权的天行科技,在总产值上面,它虽然不及智能人科技集团在多领域独占鳌头,但每一分每一秒无不在为天行家族输送庞大的现金流,市值每时每刻都在增长。哪怕在科技公司林立的九号自由星上,天行科技也算得上是巨无霸。现在天行强却说用一年时间就可以超越它,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

    要知道,他最初心血来潮的一个想法,也就是通过有限拍卖的方式,最多总体上卖个几十亿就收手算了,哪敢妄想创造那么巨大的财富。

    “呵呵,单纯地卖,哪怕你每一次都有像这一次规模的拍卖,你也不可能赚到你要的那个理想数字,而且也不会有人允许你赚大钱——道理,你也懂的!”

    是啊。天行容若当然对“道理”了如指掌,还深有体会呢。不久前,在这个号称自由开放包容的九号自由星,如果不是天行强出现,那个空间器都差点公然被黑了。如果有人知道了那些古董物品的非凡功用之后,怕且他这个人很快就会被扒出来,然后各种看得见看不见的手段就会接踵而来,最后肯定是损手烂脚,落下个生不如死的下场吧。嗯,就像当初科学家联盟那样。

    认清了现实的残酷性之后,天行容若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无可奈何地低下头,颓丧地问道:

    “好吧——我们该怎么做?”

    一听这个语气,天行强就知道自己这个难缠的侄子终于认同了自己的想法,不由大为松了一口气,这才把之前所想到的方案说出来。

    “咳咳……我个人认为,作为唯一一个成功启用空间器还能安然无恙回来的人类,容若你对空间技术这一个领域的了解,恐怕已经走在任何研究机构的前面,甚至还抛离了他们好几条街,其中包括联邦科学研究院在内……更别提那么多关键因素里面,你还占据了阵法优势,嗯,还有这些稀奇古怪的古董。基于以上种种,无比重要的点,我郑重请求和你合作开一家空间技术的公司——”

    说完,天行强还不忘郑重其事地站起来,微微向天行容若躬身,同时伸出右手请求合作。

    见到此状,天行容若一脸愕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有点不知所措,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和天行强握上了手。

    “开公司?空间技术公司?”天行容若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也就想倒买倒卖一些“古董”而已,怎么就要开一家公司了,而且还要是空间科技公司?

    天行强没有直接解答他的疑惑,而是继续追问道:“这家公司,你想做到多大?或者说,你想把这些空间科技相关的生意做到多大?是只想赚够钱就收手,还是想把这家公司,做大做强,最后做成一个巨无霸,引领这个时代?”

    天行强的一连串问题,天行容若还真就被问住了。他原本产生那个想法的时候,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在捞一笔大的,至于赚多少,他真的没有仔细想过。然后在赚钱之后,能帮助奶奶减轻一下压力固然好,如果不行,就继续和铜钱暗地收购联邦央行的股份。

    “额,这个,这个……有点乱。我还真没怎么仔细想过?强叔你是有什么好的想法了吗?”

    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天行容若本来有点波动起伏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了。因为这一刻,他可以百分百肯定,自己这位强叔现在这样,肯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想法了。同时,他可以确定一点,以他强叔的性格和职业素养,就是那种饕餮蟾蜍的类型,必定在酝酿着一个类似于他一战成名“收购0.3%央行股权”的压轴大戏。

    可他到底打算怎么做呢?天行容若绞尽脑汁也想不通天行强打的哪种如意算盘。因此,他这时候能做的只能是洗耳恭听,面提耳命。

    毕竟,与之相比,在公司经营方面,天行强才是老师,才是大师。

    “我说的开公司,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确切来说,是由你先开一家空间科技技术研究所,然后我们再围绕这个研究所再开很多家公司——”

    什么研究所,什么很多家公司?我们说的不是买卖“仿造古董”吗,为什么要搞得那么复杂?天行容若彻底被搞蒙圈了。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是迷糊状态的。起码铜钱跟上了天行强的思路,并且搭上了话。

    “老师,您的意思是走资本融资的路子?”

    这小子,了不得啊!

    听说他那个专门用于收购联邦央行股权的大败局模型非常有趣,有机会真的要好好见识一下,带着他磨炼一番……

    天行强用一种包含了欣慰与赞赏的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位便宜徒弟。如果说,当初他收一名智能人做徒弟是半推半就的话,那么到后来收购联邦央行一役中铜钱的所作所为便是打动他的根本所在,再到眼下透过三言两语便能看出他本意的本事,更是令他恨不得倾囊相授。

    这个智能人徒弟,确实与众不同啊!

    他没想到铜钱一眼看出了他不想光搞那些什么空间科技产品,而是打算炒热了空间科技技术这种概念,然后还是回到他玩资本的老一套。

    “老师,您继续说——我也就胡乱猜的……”

    铜钱一时半会无法体味到那一个包含多重含义的眼神,被天行强这样看着,他心里有点发虚,不敢托大,连忙半拍马屁地把问题抛回了给天行强。

    确实如此,这条路子具体怎么个玩法,铜钱还是有点不太明白,这还得要天行强来指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