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80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补12.10更新。

    “住手!”

    听音色,还是之前那个慢条斯理的人,只不过现在变得紧张而急促而已。

    “各位,给我一个面子。有话好好说,毕竟刚才这位先生所言甚是有道理——”

    随着声音落下,九号自由科技集团的队伍中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老人。老人有西陆人明显外貌特征——蓝眼与鹰钩鼻,那一双碧蓝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想有着说不尽的忧郁,鼻子两边蓄着一撮长而硬的八字胡,远看有点咬着两个大烟斗,配上那一头梳得整整齐齐的灰白头发,俨然地球时期的欧洲贵族。

    只可惜,他在天行康显露身手之后,没有了刚才的傲娇,变得无比的慈眉善目。话说回来,如果之前那一轮攻击,天行康没能扛下,他是无所谓的“节操”的——弱者不可能得到尊重的,无名小卒死了活该。

    现在天行康表现出了足够的强势,那么他之前所说的规矩就真的会变成规矩,所以作为自由科技集团代表的老人自然不想坏了规矩,落人口实,更不想因此得罪一个来历不明的裂星强者,而且将自己的地盘变成战场,怎么算都是一件无比愚蠢的事情。

    “我是自由科技集团1号的管家,大家都叫我‘大管家’——”这位“大管家”脸笑肉不笑的神情还没褪去,就迅速被打脸了。

    “前进!攻击!”

    一旁隶属联邦调查局的特勤大队并没有人给他留丝毫情面,依然我行我素地持续攻击着。

    见状,那个自由科技集团的“大管家”早已脸上一片铁青,咬牙切齿的模样,好不难看。

    “鉴风式——”

    这边的天行康也有点不耐烦了,一句话也不说,手轻轻一挥,微风拂来,先是零星尘土扬起,然后大风呼啸,尘土如云涌,最后狂风咆哮,随之旋转成一个个龙卷风,夹杂着沙尘暴,席卷前面的特勤大队。这个过程看似慢,实质由静而动,迅猛至极,令人根本反应不过来。不仅迷乱了众人的眼睛,而且逼得他们人仰马翻,连连后退,哀嚎不已。

    “冥顽不宁!真的以为老夫不敢杀人是吧——”

    在大部队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压制之后,天行康本以为这种毫无意义的攻击会消停一会,却没想到先前那个倒飞出去的人影,不知道为何又重新怕了起来死命地往他这边攻击。

    正所谓佛都有火,天行康顿时火冒三尺,出手不再留情。

    “鉴雷式——”

    “鉴火式——”

    鉴,镜也,作审察,鉴别之意。鉴天九式,亦即是鉴别天地山泽水火风雷所代指万事万物的真实奥义。所以,鉴天九式难就难在每一个人对“天”都有着天差地别的理解,有深有浅,有广有窄,而真正的“天”只有一个——那么高,那么广。

    因而,在天行家族中,鉴天九式能学会并熟练地使出一式都已经算了不得的本事了,能九式学全的也就天行康他们这一脉,但能两式同时使出的,简直是屈指可数。

    而天行康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只见他双手成爪,一个朝天上,一个朝地下,元力突地迸发而出,巨大的力量,似火山爆发一样,瞬间上天入地,威势好不惊人。

    一瞬间,众人感觉当头响起阵阵晴天霹雳,重重乌云滚滚,空气变得十分干燥,似有狂风暴雨随时来袭一样。可当大家都以为要下倾盆大雨的时候,又不自觉地感到了一阵口干舌燥,心里更是油生一阵烦躁,一股无名之火即将爆发。

    雷,是天雷!

    火,是心火!

    天雷勾心火!这正是天行康自己悟的“鉴雷式”与“鉴火式”。

    打从一开始,天行康就没有打算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一直都耍出他在战场上磨炼出来的那一套杀人技,处处手下留情,而展示的都是真真切切的世家绝学——其中的玄奥不言而喻,目的就是希望这群人知难而退。

    但这一招两式使出,足以证明天行康已不再打算手下留情了。

    “伊桑·阿诺德!你藏头露尾的有什么劲呢?以为成为十星圣者就想拿下我了,以为做了联邦调查局外勤办事处处长,我就不敢动你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报二十年前的仇!”

    天行康终于看清了那个从一开始就誓不甘休,对他产生强烈杀意的人的真面目。正是二十多前造成天行家族祖星惨剧的西陆名门之一,阿诺德家族的人。

    二十多年前的“祖星之变”,打得太惨了。不仅是天行家族遭受了巨大损失,而且西陆名门也损失了大半的精英子弟,导致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

    而这个伊桑·阿诺德就是天行祖星的幸存者。

    当日之仇是无论如何也化不开的,他远远就看出了天行康的真实身份。所以,一上来就假公济私地给自己的特勤大队下了死命令,连同他自己妄顾所有,盯着天行康死命地攻击。在他与那位大管家达成一定默契之后,以为一切很快尘埃落定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的天行康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天行康。哪怕他伊桑·阿诺德亦同为十星圣者,也对他无可奈何。

    十星圣者与十星裂星圣者之间的鸿沟是难以逾越的!

    但,不可战,亦须战!死仇当死战!

    伊桑·阿诺德在所有人都被定住的时候,依旧不依不挠地向天行康死命地攻击。哪怕他看到了死亡的阴影在笼罩着他。

    “哦,我明白了——你倒跟流浪者组织那个狮子有几分相似!嗯,可惜他死了——”

    天行康仿佛看不到那些延绵不绝的攻击一样,死盯着伊桑·阿诺德的脸,有点恍然大悟。

    “你们不如一起黄泉做个伴吧——”

    说完这句,天行康本左右开弓的架势,变双爪于胸前合拢,勉力摆出一个张合形状,两掌心交合处,元力与源力交汇,虽未能融合,但似有滔天伟力蕴含其中。

    这才是真正的天雷勾心火!

    下一秒钟,众人便觉周围天地元力瞬间膨胀到一个极限值,近乎传说中的“元力圆满”。更诡异的是,他们觉得自己脑域中的源力都被重重大山压得死死的,毫无活力。

    此刻,作为直接承受者的伊桑·阿诺德更是难受到极点。他觉得自己的脑域里面像有无数个天雷炸开了一样——他无法形容那种头疼欲裂的煎熬。与此同时,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像被烈火焚烧一样,而把烈火还逐渐蔓延到五脏六腑,使他生不如死。

    “扑通——”

    在伊桑·阿诺德的全力一击眼看就要碰触到天行康心脏的那一刹那,他倒下了。

    而后,就算他几次都很努力地想站起来,却一直徒劳无功,只能用一双赤红到想吃人的眼神瞪着天行康。

    这时候,天行康当然也是愤恨之极,用脚狠狠把伊桑·阿诺德踩在脚下,还用力转动着脚板,一点尊严也不留。

    看着伊桑·阿诺德那双怨毒的眼神,天行康弯腰伏下了身子,贴近他的耳畔,用极为巧妙的灌音入耳法门,轻声细语道:

    “不要这样看着我!当年祖星之上,我族儿女死得可比你惨多了!嗯,你还敢那么嚣张,有恃无恐,无非就是依仗自己处长身份……”

    “是的,我不会杀你,也杀不了你,但我敢保证你活不过今天。因为他们会替我杀了你——嗯,源力丹吃太多不好!”

    说完,天行康右手轻抬,轻轻伸出一根食指,无比迅疾而又隐秘地往伊桑的眉心一戳,而后自己像中了别人的绝招一样,大吐了一口鲜血,并像逃命一样,遁得远远的。

    于此同时,在场所有人以为伊桑·阿诺德已赢得这一场战斗的时候,各自手腕上的个人智脑却突然警报声大作,光芒萦绕,好不炫目。

    “天杀体——”

    一个饱含浑厚元力的惊呼声盖过了警报声,也惊醒了所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