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77章 死胡同兵行险着
    补12.7更新。

    仔细察看了“大锅炉”空间器后,再对照了几遍铜钱调取出来的设计资料,天行容若基本可以确定一件事。

    这个空间器不仅是科技和阵法结合的产物,而且还是多种阵法机缘巧合的结果。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这次在空间器上面查看出的阵法类型,跟他当初在焦尾古琴看到的阵法组合排列有极大的相似之处,同样存在神话阵法、古阵法、新阵派阵法等三种体系。

    尽管天行容若自身阵法造诣高深,无人能及,对空间器上面的这些阵法更是烂熟于心,但现在却是两眼摸黑,对三者究竟蕴含什么样的奥妙以及化学反应始终是百思不得其解。

    为何三种阵法组合到一起,就能与智能科技发生神奇的妙用,打破空间壁垒,进入虚空,甚至短时间停留在那里呢?

    这一切,天行容若都不得而知。

    在三龙的记忆碎片里面,一个完整的阵法世界并没有完全呈现出来。他只是通过当初四彩珠以及祖庙奇阵,走了通天捷径,洞察了阵法之道的无上真谛,对任何涉及到阵法的东西,一点即通,一看即会,但真到了具体阵法设计和布阵,他就像一个眼高手低的理论高手一样,严重缺乏实践验证的经历,所以经验极度匮乏。

    就拿阵法体系来说,他只知道太乙类阵法以天为阵,奇门类阵法以地为阵,六壬类以人为阵。然而,到目前为止,他唯独对六壬类阵法有过实操经验,其余两类受限于时间、材料、机缘等因素,一直无法亲自验证。

    同样,眼前的空间器虽然给予了他很大的灵感,但他自身又缺乏条件去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想,实在是有点憋屈。

    无独有偶。

    人类有史以来,阵法之道在地球时代发源,而后经历一千多年的黑暗时代,又在智能人战争之后,被自由世界刻意诱导了人类科学发展方向,严重偏离人类原本该走的道路,从而导致阵法之道从此没落,一蹶不振。如此背景之下,人类联邦当中只剩下玩票性质的阵法爱好者联盟——消失的光,并且在其领导下,勉强整出了一套算得上适应时代发展的阵法等级体系——九段位法,与三龙记忆中的“太乙、奇门、六壬”遥相呼应,别有新意。

    只可惜,这样的推陈出新,依旧是对天行容若解决眼前的难题毫无帮助。

    “容若,你说以前会不会有专门的空间阵法分支呢?”

    铜钱心有感慨,无限的向往。如果那个时代真的存在的话,那么那个时代又该是怎样一个伟大的时代!

    “浩瀚宇宙,茫茫众生,自我难寻。以前可能有,但现在肯定是没有了……这个空间器究竟是要怎样才能重新运转呢?”天行容若始终对修复并提升眼前这个空间器念念不忘。

    按照他仍未成熟的构思,空间器不能以智能科技为基础,而要仿照当初焦尾古琴上那样,以复合阵法为主导,将智能科技产品作为阵盘。两者既相互呼应,又各自独立,然后任由其自由演变,顺理成章地达成目的。

    “这样的失败几率达到90%——”铜钱十分不解风情地泼了一盆冷水。

    天行容若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铜钱,怒哼了几声,十分认真且严肃地分析道:

    “现在有两个问题摆在面前,不解决的话,我们暴露的几率才是达到90%……一是在怎样一个状态之下,如何打破空间壁垒;二是怎样才能停留在虚空足够长的时间。”

    “这是三个问题——好吧,是两个!我这不是看你紧张嘛,想让你放松一下……我不说了,行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天灵殿的烙印被去除掉的缘故,铜钱的情感类智能逐渐复苏,在这种紧急关头,竟懂得去调笑天行容若。这种没心没肺的行为,实在令天行容若哭笑不得。

    “根据这家南天门公司交付的实验资料分析,空间器打破空间壁垒具有一定偶然性。如果空间器力度过小,则无法打破空间禁锢;力度过大,则撕裂空间范围过大,严重者会引起空间坍塌,引发黑洞灾难。所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在空间技术层面,智能科技做主导的话,不稳定性比阵法更不可控。起码,对容若你来说,以阵法作为主导再合适不过……”

    果然!

    铜钱情感模式还是不够完善,那不知是真是假的玩笑过后,又是一大段十分专业而精确的资料分析,相当于变相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其中所包含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那就是,靠运气!阵法主导更佳!

    没等天行容若往下问询,铜钱又把话题转到了第二个难题。

    “据人类对虚空详细记录可知,虚空中存在各种各样的乱流、辐射、爆炸等巨大的危险。要想以人类身体停留在虚空当中,必须要确定打开的那一方虚空是稳定且稳固的,不然即使是强横至控者也支撑不了一分钟——”

    “所以说,还是要看运气!”天行容若彻底无语了。他本以为铜钱会从资料库里面挖出什么了不得的信息,没想到到最后却是这样一个啼笑皆非的结论。

    “就是这个意思!”铜钱低头回忆了一下自己所说过的话,再琢磨了一下天行容若言语中的意思,非常肯定地回答道。

    “那你的意思是,此时此刻此地,我们试验一下——”

    听了那么久,天行容若终于明白铜钱苦口婆心,知道他是在鼓励自己去尝试一下。

    真要试验一下吗?嗯,好像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不冒险尝试一下的话,难道真要和整个联邦开战吗?念及此,天行容若心里由意动到最终下定了决心。

    “好!我们撸起袖子加油干它!”

    一边的铜钱反而没有那么乐观,双眼咕噜咕噜地转动,似在分析着什么。不大一会后,他用一个非常确定的口气说道:

    “我们最多还有90分钟完成这个试验,且必须一次性成功,否则一切都将会前功尽弃——”

    正如铜钱所言,一直庞大的武装队伍,正从50公里外缓缓朝着这个方向而来。如果不是他们不放过侦查各一个角落,这个距离是瞬间可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