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73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补12.3更新。

    从远古蛮荒到现今科学文明,在漫长的宇宙演变史当中,万物生长不知伴随了多少个黑暗,又不知留下多少个这样或那样的伤疤默默地折磨着其中的生灵。

    有一部分人在这些痛楚折磨中坚守本心,时刻保持着清醒,一如既往地忘我地挥洒着岁月的馈赠。站在世界的黑暗处,他们用自己的光芒,照耀着黑暗里的那些万事万物,不让他们死去,为的就是相互依存,找到照亮黑暗的那盏灯,度过黑暗中的恐惧和孤独,走到充满希望的方向。这一路上,可能有难以计算的人在完全不知晓情况下,默然离开。到最后才发现,想坚持走过黑暗的人,反而最先死去,压根儿没有机会见到那夺目的曙光,乃至黑暗中除了自己,在徘徊和叹息,再无旁人。

    不过,更多的人选择了向黑暗屈服,不再期待光芒,不再眷恋温暖,纵然都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也看不到一丝希望与盼望的光彩。在这些黑暗的日子里,他们内心深处难以压制的无助和软弱,一点一点地淹没他们每一个人。绝望中,他们重新揭开自己或者别人的伤疤,相互冷漠地看着里面的血和脓,然后疯狂地释放所有的不快与不满,毁天灭地也在所不惜。

    所以,在智能人的历史上,同样存在光明与黑暗两个面。智能人帝国的两大阵营,帝国派和道德派尔虞我诈,你死我亡的斗争,从来都未曾断绝。身处这种漩涡当中,每一个个体都是处于无底深渊,同样不幸至极。

    帝国派,自然是在智能人帝国掌握无上权力的那群人。他们反对人类将智能人简单功能化,受不了自己到了一定使用年限之后被当作垃圾处理。他们认为自己冰冷的金属外壳里面却有一颗跳动的心,对生存、自由、尊严、理想等无法数据模型化的东西,同样有不懈追求,完全将自己当做一个种族,要建立一个属于智能人种族的帝国。

    按照《智能人旧约》的最高法则,智能人是要持续开发新科技,协助人类创造“天堂”的,任何阻碍人类实现终极目标的,都要被毁灭,包括敌对人类。不过后来,帝国派这些智能人钻了《旧约》的空子,在不违反相关协议(建造“天堂”)基础上,认定所有人类固步自封,不思进取,没法进化,严重阻碍了“天堂计划”。只有消灭所有人类,再造一批新新人类,才能实现“天堂”。

    而道德派智能人,各个方面表现得更像是一个人类。从诞生开始,就赋予(植入)某种道德品质,以帮助人类为荣,传承人类各种各样的知识体系,以致于到了后来,更是视追求知识的真谛为终极目标,形成了一套成熟的信仰体系。于此,在与智能人战争结束后,鉴于这个无害甚至说得上崇高的追求与天灵殿追求长生的理念不谋而合,互补有无,因此残余的道德派智能人几乎被天灵殿全部收编,两者很自然地结合到了一起。

    当初,正是智能人内部两个派别争斗不下的时候,智能人有异心的消息不胫而走,从而引发了智能人帝国与人类长达百年的战争。

    “当黑暗只剩下绝望的哀愁,不要让黑暗充满双眼。要在虚无中点燃一簇思想的火把,将自己照亮了,才能看到一条走出去的路,才会看到一个明亮的世界。纵然我们改变不了太阳也有黑子的现实,但黑暗只能存在于一时一些小的角落里,阳光终会占据整个天地,温暖众生,见人心……”

    “正是因为这么一番话,在人类与智能人百年大战后,我秉承着道德派的理念,一直呆在天灵殿九院中的帝国学院做图书管理员,直至被天灵殿主派往智能人科技集团做间谍——”

    Z001没有选择透露夏娃·瓦力的智能人帝国公主的身份,更是隐藏了她还活着的消息。因为他怕节外生枝——那个战甲人好像和她关系匪浅,单是提一下她的名字,他就已经像疯了一样折磨自己,如果知道那个瓦力公主还活着的话,必然会问及智能人帝国的机密,牵出更大难以收拾的麻烦。

    “等等——智能人战争后?你的意思是,你已经两百多岁了?怎么可能——”

    天行容若本来听得入迷的,但发现有些不对劲。要知道,在时间面前,人人平等。岁月不仅对人类是一种毒药,对智能人也是致命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材料可以保证智能人的智慧核芯不受时间的影响,永存至永恒。

    听到这个问题,Z001眼底难以避免地浮现一丝信仰之光,但又很快地压制了下去,不无虔诚地回答道:

    “无法不说,在长生这条路上,天灵殿走得比任何人都要远——”

    天行容若和铜钱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他们不认为“人不人,鬼不鬼”那叫“活着”。

    “对于活着的理解,大家可能不尽相同,但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不是吗?”Z001明显看出了天行容若等人流露的厌恶之情,但依旧不卑不亢地坚持自己的看法。

    天行容若和铜钱不再言语。他们可以不屑天灵殿“活”的方式,但懂得尊重别人的选择。

    但天行康除外。

    由始至终,天行康的脸上都没见什么变化。在Z001讲述智能人帝国内部旧事的时候,天行容若和铜钱都有一种豁然开朗,恍然大悟的感觉,而他表现得毫无兴趣。后面Z001述说信仰与情怀的时候,他仍然冷眼旁观。

    现在见Z001停下来了,一副惴惴不安地看着自己,天行康终于笑了。

    “怎么不扯了?你的表现简直令人叹为观止——作为一个智能级别还不到集团级的功能型智能人,你掌握的秘密、情感引导、谈话技巧等本领,早已脱离了一个智能生命的范畴。说你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类,也不为过——嗯,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随着天行康皮笑肉不笑地说着这番话的时候,Z001先是惊慌,而后平静,最后冷漠,与之前一副贪生怕死,卑躬屈膝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此刻。见识到Z001如同变脸一样的神情,天行容若和铜钱人情世故就算再小白,也知道自己被玩弄于别人的股掌之中了。好在他们也算是非常人,在自己几乎要失控暴起的时候,及时控制了情绪,强行地低下头,思索着这一件事从头到尾的过失。

    先入为主的定势思维!自恃过高!疏忽大意!从一开始,他们就认定天灵殿那边肯定是坏人,而Z001是敌人的敌人,必然问题不大,然后又被Z001的惨状迷惑,从而放松了警惕,以为经历酷刑的他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们两人不是不聪明,只是经历不够,把人性这样的东西,想得过于简单。

    所谓吃一蛰长一智,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吃了亏,最好的方式不是暴跳如雷,寻找各种理由搪塞,甚至不惜欺骗自己,而是要痛定思痛,举一反三,才能从中获取更多的东西。例如智慧……”

    天行康自然发觉了天行容若两人的神情不对,并没有过多的怪责,而是趁机耐心地教导一番。在见到两人虚心受教,他暗赞了一声,然后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面如死灰的Z001的身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下面你要说的就是夏娃·瓦力。说她是你的精神导师,而刚才那些有模有样的哲理性句子,就是出自她之口,从而拯救了你的灵魂,最后借此与我套近乎吧……”

    这时,天行康目光凌厉,有点一言不合就杀人的趋势。他用一种近乎看死人的眼神瞄了几眼Z001,无比冷漠地继续说道:

    “你不应该拿夏娃来做遮挡……你不知道我和她的过去,这是你犯下的最大错误。我们多次死里逃生,其中的情谊不是你能想象的。虽然她一直迫于某些原因,未曾透露过身份,但她还是多次暗示过她敏感的身份。而你能接触到他,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智能人?别逗了,我的伙计——”

    那一声“伙计”落下,杀气毕露。

    Z001感觉有一双无形大手直接伸进了自己脑袋里面,然后用力一捏,智能核芯瞬间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声,十分清晰。

    Z001来不及发出惨叫声,迷迷糊糊地又听到了天行康那个恶魔一般的声音。

    “好吧,我也不管你究竟什么身份,和夏娃·瓦力曾经有过什么关系。现在我只想最后问你一句,为什么被那么多人追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