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69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补11.29更新。

    随着天行康逐渐恢复平静,窄小的房间内,三个个人智脑的警报级别急速下降,直至那一缕浅红的灯丝消退在空气当中。

    天行容若见状,欣喜若狂,大呼小叫的刚要飞扑过去,天行康倒先开口了。

    “容若,就按你所说的办法,在虚拟网络上面完成这家公司的交接吧。现在那个智能人还在我们手上,不方便有外人来这里,以免暴露了行踪,后患无穷。至于天灵殿的那个烙印问题,已经过了12小时,问题已经不大,而这家公司资料的真伪,我可以辨别……

    “其实,这些资料无关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空间科技和阵法之道两个领域的共通之处,以及交汇点所在。说白一点就是要那个灵感,灵感有了,相信以容若你的阵法造诣,配上铜钱的运算推演的能力,一切难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天行康一口气说了很多,语气平淡,在他脸上,除了憔悴一点,完全看不到这几天的颓丧,以及暴虐。

    “还有,这几天辛苦你们了……”天行康一边说着,一边逐渐走出那个阴暗的角落。迎着夕阳的照射下,众人仿佛又见到了往常熟悉的那一位

    “康爷爷,你真的没事了吗?”天行康跟之前恍若两人的表现,实在是令天行容若有点不放心。

    天行康肯定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无碍,将自己眼底深处的一丝哀伤快速掩藏,换成了一张平时和蔼可亲的笑脸,说道:

    “心境不定,境界不稳,勉强可控……”

    天行容若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明显对这个敷衍性的说法不感冒,所以特地指了指地面以下,急切想要一个真正的答案。

    “康爷爷,请您告诉我吧……那是因为什么事情?也许,也许我能帮上忙也不一定……”

    看着满脸关切之色的天行容若,天行康顿觉哑然失笑,不由半认真不开玩笑地说道:“陈年旧事,儿女私情,说来话长。你小小年纪,懂什么……”

    天行康边说边笑,越说声音越是低沉,越笑神情越是僵硬,眉宇之间难掩哀伤,两眼迷蒙,可见精神恍惚,沉吟了良久之后,才摇头晃脑地娓娓道来。

    “也罢!你康爷爷年青时候极其喜爱一个女子,她叫瓦力·夏娃……”

    听到这个名字,天行容若立即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夏娃·瓦力?这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那不是和那个书局·瓦力同姓吗?难道……”

    “没错!你的康爷爷喜欢的是一个智能人,一个在我眼里完美无缺的智能人……天杀体之乱时期,整个人类联邦乱得不成样子。在那个如同末日的乱世,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无论是人类还是智能帝国的余孽,我们都被迫就近合作,才能逃出生天。我和夏娃·瓦力就是那个时候结识的,几经出生入死,我们相爱了。只可惜在天杀体之乱后,临时而脆弱的联盟瞬间崩溃,人类和智能人种族的纷争重新占据舆论最前沿,加上智能人内部派系的斗争,纷纷接踵而来,夏娃她一不小心沦为了牺牲品,死在了自由世界手中……”

    “啊——”

    天行容若终究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早在听到天行康与智能人相恋相爱,就已经无比的震惊,现在又听到天行康爷爷的爱人死在自由世界手上,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复杂的情绪。

    他知道自己四位爷爷都有自己的过去。如,亲爷爷天行健肯定也有一段故事,尽管现在无从得知;天行如爷爷曾是霸刀星掌权者,虽然无法不知道为何现在回到家族中担任武长老;天行意爷爷好像和那个致命毒品“七彩天堂”有关系,等等这些都被他看在眼里。

    但他万万没想到作为“文长老”的康爷爷不仅战斗彪悍,而且还有这么一段令人无法想象的过去。

    这时候,就连铜钱这个智能人看向天行康的眼神,都开始变得复杂了。对于人类与智能人恩怨情仇,铜钱是作为一名正儿八经的智能人是再清楚不过了。

    别看天行康将自己与智能人相爱的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但实际上已不是千难万难那么简单。两者种族差异是一回事,还有更难以说清的是化不开的仇恨以及强烈不信任感。如果一个人类和一个智能人走到一起的话,在世俗人眼里就是大逆不道,离经叛道——都是背叛各自阵营的大是大非的问题。

    “其实,我们也不在乎什么世俗人的眼光,只是时势使然,我们最终天各一方……”天行康恍恍惚惚地走到了房间内唯一的一张办公桌前面,抓起一杯不知道泡了多久的浓茶,咕咕地往嘴里灌,好像完全感觉不到苦涩一样,眼也不见眨一下。

    “那个……那个智慧核芯如果没有被毁的话,智能人可以通过数据重组以及情景模拟达到重生的目的的——”铜钱忍不住出言善意地提醒道。

    天行康有点诧异地看了一下铜钱,才发现这个智能人原来也是蛮可爱的。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显而易见的办法,他怎么可能没尝试过呢。

    “不一样的……你们智能人之所以被称为人,就是因为你们已经具备了人类大部分生理和心理的特征。血肉、泪水、经历、岁月等等这些反科学的,是冰冷的数据和完美模型给不了的……更何况,我连她的尸体在哪里都找不到——”

    说到这里,天行康整个人有说不出的落寞,一个趔趄,竟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口中喃喃自语道:

    “三天前,我看到那个Z001发给我的信息,还以为她还可能活着。如果她还活着,该多好啊……抱着那一丝侥幸,我才不惜付出一切代价,重新卷入这场风波……嗯,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真是怀念……”

    天行容若见到天行康又有点失控的迹象,心里暗道不好,急忙大声喊叫起来:

    “等等……康爷爷你是说那个Z001可能隐瞒一些关于那个……瓦力奶奶的事情……”

    被天行容若一个惊叫,天行康眼底恢复了一丝清明,顺着问题,毫不思索地回道:

    “不止这个,还有很多……例如它被追杀的原因,肯定不会简单。如果没有足够的回报,那个自由世界和天灵殿也不会费尽心血,搞出如此大的阵仗……其中肯定有天大的秘密——”

    听完这个推断,天行容若沉吟了良久,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啊!我想起来了……他之前熬不住铜钱折磨的时候,还爆了很多秘密……会不会跟他掌握的那些秘密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