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68章 才脱狼窝又入虎穴
    补11.28更新。补祝新年快乐,进步!

    ——————————————————————————

    这里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地下仓库,又或者是一个地下实验室,占地近两千平方米,却只有一个布满尘埃却四不像的铁疙瘩,极似一个无比庞大的锅炉。可看上去,这里的一切怎么都像是被人废弃了很久似的,四处死寂,无人问津。

    而Z001来到这个鬼地方已经足足三天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脱离天行康的魔爪。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被智能人集团或者天灵殿抓回去也比现在情况要好——那个外置能源装置已经让他生不如死不知多少回了。

    面对诸如“你真实身份是什么”、“怎么知道夏娃·瓦力的?”、“为什么被追杀?”等几个问题,不是他不想如实交代,而是他都无法给天行康一个满意的答案。恰恰这些问题最为满意的那个答案都是他无法启齿的。

    因为这些答案本身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只要稍微提及,他就会立即启动无可挽回的自我销毁装置。

    他好不容易走到现在这一步,不想就此默默死去。所以他只能熬着,不停地央求天行康手下留情。可是这个曾经被他视为救世主的男人,不,老人好像变成了魔鬼一样,不断地变着花样用那个外置能源装置疯狂地肆虐着他的灵魂。

    是的。如果他有灵魂的话,可能早就崩溃了。正因为他是一个智能人,所以每每在以为自己当机崩溃的时候,又一次险险活了过来,然后周而复始地重复着这种悲惨命运。

    在这中间,就为了歇息一口气,他不惜说出了很多关于智能人科技集团以及天灵殿的机密。只是面对这些不为人知,传出去足以惊天动地的黑幕,天行康从始至终都表现得缺乏兴趣。

    令他苦笑不已的是,几度崩溃的他在迷迷糊糊之间还记得一件事。有一个同样是智能人的家伙,而且等级应该还不入流的,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足足盘问了他近乎12个小时。问了他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全部都是关于一些或大或小公司的机密资料,甚至最后还非常直白地问他要了其所有的银行账户。有了之前没有任何人性的折磨作为铺垫,Z001即使面对再无理的要求,都会言听计从,再不合理的条件,他都答应了下来。毕竟,相比较而言,回答这个智能人小家伙的问题,起码不用遭罪。

    可恶的是,那个智能人小家伙在得到他想要的之后,竟变本加厉地虐了他不知道多少次,然后还不停地重复拷问之前问过的所有东西,好像生怕他Z001会骗他似的。

    如此循环往复折腾之后,就在三十分钟之前,Z001终于迎来了三天来的第一次休息。

    在这个地下空间的地面上,正中央矗立着一栋总建筑面积可能不过三百平方米,三层半破旧的小楼。小楼是传统的砖瓦结构,外墙亦是粘贴着古老的光滑瓷砖,而小楼左侧正歪歪斜斜地挂着一块快要跌落的招牌,上面隐约可见是写着“南天门空间科技有限公司”。

    这个南天门空间技术有限公司虽名为南天门,却离之前大战的南天门小镇不知道有多少万里。只是,这两者内里是否存在什么联系,就不得而知了。

    这家一眼看上去就是一家极其破落的公司,正是铜钱耗费苦心收购下来的标。

    不过,在见到这样一家公司后,不知道他心里感受如何,但天行容若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不仅是因为这样的一家公司,更是因为天行康这些天的异常表现。

    此时此刻,在这栋小楼顶楼阁楼之上,天行容若、天行康、铜钱三人正占据一个角落,相对无语,各有心思。

    这三天来,天行康除了隔三五分钟就去审问一下Z001之外,其余时间都是犹如一只困兽一样,面露狰狞地躲在角落阴暗处,时时暴乱低吼,刻刻凄厉呼叫,情绪极其不稳定。于此,他们三个人的个人智脑的警报从未断绝,而报警的闪光一路从浅红级别跳到如深渊一般的漆黑级别,久久消散,好不可怕。

    第一次面对这种宛若地狱的诡异场景,就算是天行容若本身都被吓个半死,一时半会都有点不知所措。要知道,平时也就他自己使别人恐惧,哪有亲身感受过天杀体失控时候的可怕,而且还是一个控者级别的天杀体。

    话说回来,照理说,一个控者修为的巅峰强者,控制就是他们最擅长不过的事情。哪怕是大悲大喜,情绪失控或心灵失守这种事情,真不大可能发生在他们这一类人身上。反之,如果真发生了,还控制不住的话,那只能说这个控者必然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状态,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走火入魔,甚至道消人亡。

    现在,天行康仿佛真的遇到什么难过的坎一样,怎么都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对此,天行容若非常担忧,他怕天行康真的会走到那一步,最后沦为失控的天杀体。真到了那一刻,天行康那高达控者的修为,必然肆虐四方,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好在现在四彩珠还能稳稳地将天行康暴乱的源力状态压缩在漆黑级别,没有像之前天行容若那样到达一种未知的暴虐状态。

    这三天来,天行容若既是苦不堪言,又是惶恐不安,生怕自己脑域中那个四彩珠在如此压力之下,会闹出什么难以预料的幺蛾子,令场面更加难以收拾。

    所以,他们三个人一点也不好受。

    哪怕是没心没肺的铜钱都在一直焦急地等待着这家南天门空间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赴约来此,交接收购事宜。

    是的。三天前,他们根据虚拟网络上的登记地址,来到这家公司的时候,这里不仅空无一人,而且破败到极致。如果不是找到一个类似于实验室的地下空间,里面还有一个怪模怪样的机器,看起来还算有些名堂的话,铜钱都要以为自己英明扫地,上当受骗买了一家空壳公司呢。

    天行容若足足等了三天,这时候终于有了一些喘息之机,看着铜钱一副焦急的模样,不无怀疑地问道:

    “我的铜钱大人,你这笔买卖是真实的吗?这里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破落门户,除了地下仓库有个铁疙瘩外,没有任何特别——”

    可能是烙印伤害的后遗症还没有完全消除,铜钱的智能核芯还需要长时间慢慢修复,所以这时候的他非常缺乏幽默感,对于天行容若的质疑,他只是直接地把资料报了出来。

    “南天门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为九号自由星南天门小镇所有,法人代表为木德星……”

    天行容若闻言,头疼地捂着前额,心里极其想念以前那个蠢蠢的财迷铜钱,也不要看到现在这个一本正经,只记得完成任务的铜钱。

    “好了,好了!我信了还不行吗?其实现在虚拟网络那么发达,我们也未必要等到他本人出现才完成交接吧……直接在虚拟网络里面完成不就行了吗?”

    铜钱依旧是毫不思索地回应道:“风险超出可控范围,不建议执行该方案。烙印消除时间过短,被追踪到的概率高达55.96%……而且,鉴于该公司空间设计理念与容若你的阵法构想有相近之处,当面洽谈,有助于获取更多有价值的资料。同时,已经完成传送的那些实验资料和那一台遗留下来的仪器,太过于专业,我们无法辨别真伪……”

    天行容若摆了摆手,打断了铜钱的话,然后不无担忧地看了一下静静呆在阴暗处的天行康,意兴阑珊地说道:

    “哎!真要这样繁琐吗?不过,现在哪有这个心情啊……康爷爷都这样了——”

    没想到这一看,他竟然发现天行康已经安静了许多,虽然头没转过来,但起码有了反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