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57章 少年深知愁滋味
    补11.17更新。

    天行容若完全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星际飞行就遇到了大事件。

    在星际飞舰苦苦熬过了十天的漫长航程后,一降落空港就遇到了九号自由星“全城戒严”。

    在经过多番打听之后,三人总算了解事情的始末。

    人就是这样,以为事不关己的时候,总忍不住好奇心,寻根问底。一旦知晓事情因由皆在于自己的时候,又总接受不了事实的真相,深陷愧疚的泥潭而不可自拔,变得惶惶不可终日。

    天行容若现在就是这样。

    在了解到小镇惨剧之后,惊恐到哑口无言。按照他的初衷,铜钱摆脱自由世界,嫁祸天灵殿,最多就是两个“冷血动物”斗个你死我活,却万万没想到造成了如此大的灾难。

    这个骇人的结果,让他们一时间难以接受,尤其是天行容若。他再怎么妖孽,那也只是表现在修炼与战斗方面。虽经历过无数生死,可以无视三龙这样的神明受尽折磨,但实际心智更多时候还是处于一个天真烂漫时期,从来没想过伤害无辜的人。

    “康爷爷,我们做错了吗?”

    天行容若此时显得有点无助,甚至是惶恐。

    他完全皱起了眉头,双手紧握成拳,而后松开,最后抓在了铜钱手臂上。他漫无目的地不停走动,有时候双手抱着头蹲下,然后站起来继续走。嘴上还念念叨叨个不停,似要找个合适的理由说服自己,试图摆脱这个问题的困扰。可是事与愿违,他脑中一片空白,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于是他便只能这样走来走去,想要消除一些心中的愧疚。

    面对天行容若这个问题,天行康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看到他表现得如此失态,心中亦是无尽苦涩,沉吟良久之后,才轻声说道:

    “对生命与自由的价值进行权衡,每一个人都会得出不一样的答案。这个阶段每个人都会经历,都会怀疑,都会迷茫……”

    天行康一边留意着天行容若神情的变化,一边斟酌着自己的言辞。

    “就像这一次小镇的遭遇,他们的生命遭受厄运,是有人觉得比起某些利益,他们的生命不值一提——这样的选择,他们完全没有心理负担,觉得是理所当然的。而当初你选择让铜钱通过天灵殿渠道逃命,意欲让自由世界和天灵殿相争相斗,是你认为他们的生命比不上铜钱的万一……两者并无区别——”

    明显是天行康的话刺中了天行容若的痛处,使得他脸上青一块,白一块,但又很快恢复痛苦模样。

    “现在你知道了当初的选择间接害了整个小镇的性命,那么时间倒流回去的话,你会怎样选择?没错!你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天行康见天行容若依然如故,知道自己可能说什么都没有用,根源还是在于天行容若“未经世事”,只好语重心长地多说一句。

    “人在这些关乎生死的选择面前,都是自私而短视的……控者都看不得那么远——”

    天行容若闻言,沉默了一会,然后看着天行康,艰涩地问道:

    “难道世界是这样,所有人都这样,就一定是对的吗?而我们就一定要去跟着做?”

    面对这个问题,这种眼神,天行康下意识地低头回避了过去,心里千愁万绪。

    人在长大,在经历,变得成熟成人了,终在某一天,理性渐渐盖过纯粹的情感。孩提时代的天真烂漫善良,早已被属于成人的理性社会,无情杀死,使漫长的过去变成只是一场天使误入人间的残酷童话。到最后,他们无法再凭心去看待某些纯粹纯真的东西,甚至真的已经很难感知得到。

    实际上,天行康觉得天行容若反问的这个问题就是在讽刺这个自命成熟、诛心吃人的人世间。

    “以前我以为真理不会错,可当战争来临的时候,第一个倒下的却是真理。人啊,越活越回去,活得不如一个小孩……容若啊,如果你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坚持你的赤子之心,你对生命的珍爱与虔诚,那么你就有机会完成你的救赎——”

    天行康说完这一番他也不是很懂的话,只记得是以前那个“她”跟他讲过的。

    可能是话中意义非凡,天行容若一时难以理解,只能默然以对。他还小,不懂那么多大道理,但现在有人因为他们的过错而丢掉宝贵的生命,他幼小的心灵深受打击,很不好受,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原谅自己。

    天行康甩了甩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情绪强行抹去,深吸一口气后,捂着前额,做出深思状。

    “实际上,有时候事情往往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简单。如果我说这件事深究起来,真不关你的事,你也不会相信。结果有时候是一种,但造成结果的原因却有千万种。小镇灾难的引子在你这里,但造成这么大的灾难,你这个引子的作用远远不够,还要有更多的推波助澜。有时候,推波助澜比点火烧香更可怕——”

    天行康说着说着,眉头皱得越发厉害,慢慢陷入了深度思考当中。

    “你看,这次小镇灾难的槽点太多了。自由世界御驾亲临,智能人控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防空核子炮,等等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事情就变得不再是表面只为追捕嫌疑人那么简单了。之所以酿成这样的结果,我敢说,交战双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留手,又或者是另有图谋……看来是有人在想趁此机会做文章啊……”

    好像抓住了一丝灵光,天行康心里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难道联邦当中还有人对九号自由星不死心?可区区一个九号自由星,在整个东南星域的联邦军队面前,又能泛起什么风浪呢……”

    天行康感觉自己越想越有道理,不由当场发飙,一边走来走去,一边不忘破口大骂。

    “难道又想像以前对付科学家联盟那样杀鸡取卵?利益熏心,鼠目寸光!还想当初作孽做得不够吗——”

    这时候,天行容若已完全被天行康怪异的举动,以及口不择言给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一向注意仪容的康爷爷,会如此失态。

    “容若,我们现在去南天门吗?”

    无视天行容若和天行康的“多愁善感”,铜钱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中最关心的问题。

    天行容若没有回答,只是一双大眼睛看着天行康。他现在只想听从大人的吩咐,再也不敢擅自行动,生怕造成不好的结果。

    “哎!先去办正事吧——天灵殿的烙印一天不除,心里总是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