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50章 不畏浮云遮望眼
    补11.10更新。

    ————————————————————————

    此次和天行容若前往九号自由星的人只有天行康一人。

    天行康生怕天行容若和铜钱两个人在这个关键时刻,又要搞出什么大事件,所以一刻都不敢放松警惕,一上来就用审视的眼神看着两人。

    天行容若见天行康一上来就是兴师问罪的架势,顿时将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吞了回去,把整张脸憋成了苦瓜脸,良久之后,才轻声反驳道:

    “康爷爷,这可不能怪我们啊……之前那件事都是为了帮强叔,帮家族解决问题而已。这不?事情结果不是很好吗?不仅解决了家族危机,而且助强叔破除了心障……”

    天行康一听,同时瞪了天行容若和铜钱一眼,当场怒哼道:“哼!结果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好吗?那我们现在在干什么?小伙子们,我们可是在跑路耶……”

    面对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天行容若一时间哑口无言,但心里依旧不以为然。

    天行康本来就善于察言观色,一眼就看穿了天行容若的想法,知道他还没认清事情的严重性,只好板起脸来,教训道:

    “容若,对于我们这些平常人来说,强大的神明远没有一些实实在在的人类来得可怕。我们都知道,你曾经凭借自己的能力,间接将三个神明封印起来,但这个经历不能成为你骄傲和无知的资本,而变得目中无人,目空一切。要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见天行容若躬身受教,天行康乐得讲多几句。

    “人有绝对实力是天大的本事,但更胜一筹的智慧更重要。无论是人还是三龙那样的神明,随着自身力量的强大,他们都会殊途同归地逐渐偏向于用最简单也是最暴力的手段去解决问题,而不再乐意去用他那个可以洞彻力量奥秘的脑袋去思考更好的方式。这也是你为什么可以将那三头龙禁锢起来的最大原因……”

    “所以,对于天灵殿,我们真不能掉而轻心……”

    “康爷爷,我知道错了,我一直都知道错了……”天行容若肃容正颜道。

    这一句,并不是天行容若的敷衍之言,而是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了。从出生以来,他就一直在走钢丝,还每每自信过高,不知道风险所在,在经历这几次极其不如意的事情,尤其是铜钱因此受创之后,他就知道是自己心态出了问题。

    可是,不知为何,往往在关键时刻,他就无端放松警惕,几次铸成大错。这令他十分懊恼。

    所以,天行康现在深入剖析了一番,其实是让他对自己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天行康见天行容若这低头认错的举动有十足的真情实意,念在他年龄幼小,并没有继续念叨,反而像讲故事一样,把天灵殿的底细给他讲了个遍。

    “论综合实力,天灵殿可能不及神佑教廷五成,但论及信仰的坚定与狂热,神佑教廷的教众未必及它百分之一——长生与轮回的终极追求早已刻入他们的基因,谁也无法阻挡,或剥夺。在这条路上,天灵殿究竟做过什么,又或者强大到那种程度,谁也不知道。它那种介于元力(源力)与电子之间的烙印,你已经领教过,其威力可见一斑吧……”

    “基于天灵殿的神秘与诡异,人类世界一直很少提及天灵殿,而智能人和天灵殿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主要是因为他们二者之间的形态有一定相似之处,但内心还是把天灵殿当做异类的……”

    “所以,天灵殿在现今世界的位置是十分尴尬的。人类把他们当成智能人,智能人把他们当成人类,而他们把自己当成神的仆人,永生的人!”

    说到这里,天行康用了一种意味深长,而又复杂异常的眼神看了一眼铜钱,不无感慨地说道:

    “万万没想到,铜钱的前身居然是天灵殿的人。真是有意思啊!不知道它那个智能核芯是天灵殿的手笔,还真是你的阵法使然……”

    听天行康这么一说,天行容若本来坚定无比的内心开始犯嘀咕了。一直以来,他都深信铜钱的智能核芯完全是在他不清醒状态之下构筑的巅峰之作,有再神奇的变化也是情理之中——将祖庙奇阵和天圆地方阵复合,没有人可以质疑它的玄奥。但这个过程中,究竟发生过什么诡异变化,他自己也不说清了。

    不过,他很快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多虑了。先不说铜钱智能核芯上无与伦比的超级复合大阵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再说,他和铜钱经历了那么多,无论变成什么样,他都相信是彼此的好伙伴。这是他们互相保证过的。

    “我相信铜钱!”天行容若语气坚定地说道。

    天行康闻言,瞬间怔住了,一脸的哭笑不得。

    “哈哈哈……小子你误会了!我可没怀疑过铜钱和你之间的情谊啊。再怎么说,铜钱现在既是你的伙伴,也是天行强那小子点名的学生,更是天行家族的恩人。我刚才只是在猜测天灵殿究竟强大到那种地步而已……”

    见天行容若脸上神情逐渐缓和下来,天行康继续郑重地补充说道:

    “话说回来,如果铜钱真有问题的话,你卜叔叔和你奶奶可能早就发现问题,偷偷将他处理掉它了,哪会留它在你身边啊……”

    至此,天行容若才知道自己所谓的聪明在这些大人面前是何等白痴和幼稚。身边的人为了他,真不知道在不着痕迹间,做了多少工夫。

    一时之间,天行容若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聊天了。

    “走吧……此去路途遥远,有的是时间。我们慢慢聊……我现在去办离港手续。”

    天行康一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这边,天行容若还没回过神来,铜钱一看天行康走远,又开始了之前那个未完的话题。

    “容若,这次我们去九号自由星,要不要过去看一下刚买下的那一家叫南天门的公司?”

    天行容若一听这话,顿时有点凌乱的感觉,有点迷糊地问道:

    “啊?不是说先看看吗,为什么那么快就买下它了?而且,不是迷失星域的皮包公司更安全吗?”

    铜钱现在并没有太多的情感表达,有的只有比一般呆板智能人好上一点点,所以对于问题,一般都是直问直答。

    “我研究了它从初创到现在破产的经营模式,发现它非常符合大败局模型的目标公司。我怀疑这家公司可能持有了或者以后可能持有联邦央行的股份。而且,这家公司非常有意思,是一家空间科学技术公司,设计理念有非常独到的地方,对你研究四彩珠空间有很大帮助。”

    自从陈秀儿移魂到焦尾古琴之后,天行容若就怀疑是古琴上那个上古奇阵两仪微尘阵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极有可能是具有凭空创造空间的奇异能力。所以,他就开始对阵法与空间技术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试图从阵法之道去解剖空间之谜,进而研究出二者的关系,最后能因此找寻更多的方法去帮助母亲陈秀儿苏醒,甚至重生。

    这也就使得铜钱多了另外一个优先级任务——破解四彩珠的空间之秘。

    “有什么独特之处?”天行容若呼吸加重,急忙追问道。

    “跟你理念相近,借鉴了阵法原理……”铜钱的回答干净利落。

    天行容若强行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狂喜,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不无警惕地问道:

    “这家公司的拥有人可信吗?不会是什么陷阱吧?”

    “我已经做了背景调查,很干净!该老板木德星的父亲是科学联盟的旧人,不可能跟官方有交集……”铜钱自信的回答很令人放心。

    天行容若非常爽快地做了决定。

    “嗯!到时候有空余时间,你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