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48章 八方风云齐际会
    补11.8更。

    ——————————————————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却会嫌千杯少。

    天行容若依依不舍看着清绝离开的身影,心情一时之间难以平复。

    虽然他和清绝相处不到一个月,但在古琴方面,两人可谓是一人高山,一人流水,早已成为彼此的知音。再加上母亲陈秀儿的关系,没有同龄朋友的他简直把清绝当成了无话不谈的至亲。

    如今亲历离别,天行容若心里满是失落,竟无语凝噎。

    当然,这种复杂的情感并不是针对清绝一人所发,更多的是因为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人。

    他的母亲,陈秀儿。

    昨天晚上他们两人促膝夜谈,谈了很多。有古琴弹奏的,有金声玉振的,有阵法运用的,有孙行者歌谣的,有两人自认为私密的,等等,几乎是无所不包,却又说不出哪些是重点。尽管两人聪明绝顶,经历过人,但终究是两小无猜的年龄,在彼此没有丝毫防备的前提下,基本是很难固定在某个话题的,直到他们共同关心的话题。

    那就是焦尾古琴所带来的一些不可捉摸的变化。

    其中就有大小音阶法,以及转而沉睡在古琴中的陈秀儿。

    清绝将大小音阶法的机缘告诉了天行容若,而天行容若很自然地联想到了自己脑域中四彩珠的变化。

    打从装载着四个魂魄的四彩珠入主脑域那一刻开始,他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的脑袋重如泰山,只是后来久之久之便习惯罢了。但就在昨天晚上,经历那一次琴声幻境后,他竟感觉自己整个脑袋变得轻松了许多,却又说不出所以然。

    结合了清绝所说的机缘和那一小指原力的流失情况,以及一番细致查看古琴之后,天行容若最终确定了母亲的魂魄融进了焦尾古琴,而且依旧在沉睡当中。

    在知晓这个真相后,天行容若感觉自己的内心是无以名状的。他无法分辨这种情况是母亲魂魄的自主行为,还是古琴使然,抑或是四彩珠在作怪。

    一时间千头万绪,是他难以平静下来。四彩珠虽然几经波折,他自己几度陷入记忆混乱的状态,但母亲陈秀儿的存在,他一直未曾忘却过丝毫。不过他却始终认为她和三龙一样,会永远地沉睡下去。然而,昨晚亲眼目睹了一切发生后,他又情不自禁地选择相信母亲陈秀儿可能还活着的事实。

    每个人面对最糟糕的情况的时候,只要有一根稻草出现,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千方百计地抓紧这根稻草,以延续自己心底那一分希望。

    天行容若如此,清绝亦如此。自陈秀儿下嫁天行军后,作为无依无靠的小琴童,她能取得今日的成绩都是拜陈秀儿“教而无类”所赐,可谓是再生父母也不为过。如今看到能重回老师教导的机会,她无法不发自内心的激动——大小音阶法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至于陈秀儿魂魄异地沉睡的原因,两人经过激烈讨论之后,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可能是,得益于产生了神奇蜕变的焦尾古琴。往深一点说,极有可能是古琴上面那些神话中的阵法起了奇妙的作用。比如现在陈秀儿沉睡栖身的地方,就是那具有独立空间的两仪微尘阵。

    最为重要的还是,他们相信,只要自身修为上去了,合奏技艺攀至巅峰,终有一日可以唤醒陈秀儿。

    就此事,天行容若事后再次找到了天行智艰难地激活了四彩珠,最终证实了他们的猜想。

    于是,两人约定各自努力修炼,提高自身修为,再相聚的时候,两人合奏必更上一层楼,唤醒陈秀儿的几率就更大一点。毕竟单纯的琴声幻境肯定不足以有起死回生之力,但如果两人修为境界同时超凡入圣,那又要另当别论。

    清绝此刻已是故我在的境界,急需回去爱琴公国修习更多的琴技,巩固境界,然后择机游历人类联邦各处,努力追上陈秀儿的脚步。此外,她自身武力修为不过行者修为,比天行容若也强不到哪里去,自然要加倍努力。

    而天行容若也要即日起行,去往九号自由星。既是为了铜钱,也是为了自己。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华夏星毕竟太小了,而且受到的掣肘太多。他每时每刻都觉得自己就像鱼缸里面的金鱼一样,再怎么折腾都是在自家人眼皮底下,闹不起风浪。

    眼下,他有了实实在在的奋斗目标,自然要斗志昂扬,无所畏惧地去闯荡更广阔的天空,以磨砺自己,提高自己。

    “我要变强,我会变得更强!”

    天行容若双手握拳,目光坚定地为自己加油鼓劲。

    他心里清楚明白,从今天开始,这不再是一句空话。不仅那一夜的合奏让他看到了加快原力生成的希望,而且孙行者的歌谣更是给了他不少灵感。

    他有足够理由相信,假以时日,突破行者境界只是时间问题。

    —————————————————————————————————

    就在天行容若送别清绝,准备出发九号自由星的时候,地球星华尔街商盟总部,商盟大厦内,一场非正式的联邦央行股东全息会议正在召开。

    与会者几乎都与联邦中央银行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既有十三家持股银行背后的权力人物——他们来自联邦内各个世家豪族,又有华尔街商盟的高级管理层,甚至暗中还隐藏了官方与会代表联邦调查局和“自由世界”。

    毫不夸张的说,有资格坐在这个会议桌上的,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的意义丝毫不逊色印在联邦币上传奇人物的头像,而且还是会呼吸的那种。说夸张点,全联邦至少三分之一的资本,都装在了这区区不过百平米的会议室内。俗一点来说,这里的人随随便便放个屁,都能引起金融界的五六级地震。

    “首先,让我们为天行金融集团这一次壮举举杯……”阿提拉·成思汗从会议桌上拾起了香槟,遥遥举起,环视四周,“就在几天前,天行金融集团已经完成了对联邦中央银行散落在外的0.3%股权收购。到此为止,我可以很荣幸地向诸位宣布,天行家族将在东南星域肩负起更大的地区责任。”

    在座的人都是识相之人,各自会心一笑后,纷纷在全息投影的另一边向天行健所在方向举起了酒杯。

    没有多余的冗长的繁文缛节,酒杯高举,嘴上分不清真情假意地一句庆贺,而后一饮而尽。

    早早地将酒杯放在了侍者手中的托盘上,阿提拉·成思汗踌躇满志地环视了会议桌前的众宾客一眼。在座的所有资本界大拿中,年仅四十的他无疑是最年轻的那位,也是最有成功的那位。

    待酒尽回神后,他又轻轻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看向他这边。

    这时,会议桌上四处响起了礼节性的掌声,就连天行健也轻轻拍了拍手,只是眼神中闪烁着耐人寻味的光彩。

    阿提拉·成思汗微微点头,谦虚地接下了在座的人对他,以及对他背后姓氏成思汗的肯定以及尊敬。

    提起成思汗家族,就不得不提到它在西陆七十二名门中排名第四的超然,以及它在地球守护银行里面第一股东的地位。

    换言之,成思汗家族在联邦中央银行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众所周知,联邦中央银行从诞生伊始,就开始杜绝股权掌握在私人的手上。但这个“私人”由此至终都是相对的概念。

    联邦中央银行将全联邦划分为13个地区,每个地区成立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区银行。而各地区代表银行的股权,则由各地区的会员银行根据其资产比例,然后遵循早先议定的复杂的限制条件,进行认购。认购之后,这些股份并不是干股,联邦中央银行有权根据联邦经济状况,不定时进行定增计划,以达到稀释这个大鳄手中的股权。

    但,即便如此,十三家地区银行在联邦中央银行的股东地位,都未曾旁落。

    以天行银行为例,虽名为天行银行,但不代表为天行家族所有。根据最新公开的数据,单是天行银行一家的诸多控股股东,背后往往都有等各大世家豪族的影子。

    阿提拉·成思汗轻轻咳了咳,从飘飘然的感觉中抽离了出来,脸色凝重地说道:“诸位,既然现在我们已经确定收购联邦央行股权的一方是天行家族,那么我们必须郑重对待隐藏起来的那一方。你们看,会议已开始半小时,那鼠辈明显没有出现……”

    “您说的是……”一个明显是股东代表的人尊敬垂询道。

    阿提拉·成思汗什么也没说,只是垂下手来,身体略向前倾斜,神态恭敬,似等待另外更有分量的人发言。

    此际在会议室不知所在的某处黑暗中,一个庞大而又苍茫的气息缓缓复苏。在有若实质的黑潮中,会议室上方凭空忽然升起了一只锐利而又深沉的眼睛,目光如电,扫过茫茫黑暗。

    “这一次劳驾本座大费周章出动,你们倒好,束起手来在一旁看热闹也就算了,现在事情说完就完,真是不把老夫当回事啊……不过,你们人类私底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交易,本座也懒得管,也管不了。所以,天行家族破坏规则一事,你们谈好了,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但天灵殿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出来戏耍本座,可不能说完就完……”

    “是的!自由世界大人——不知道下面我们该如何做呢?”阿提拉·成思汗这一次直接站起来,躬身问道。

    “嘿嘿嘿,先去九号自由星……既然他们喜欢玩,本座先陪他们玩一玩。我倒要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说完这句话后,会议室上方那双巨大的眼睛如同陷入无尽黑洞一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无踪。

    这就是那自由世界吗?这还是智能生命吗?

    见到此状,会议室内大部分人早已忘记自由世界所说的话,一个个的后背无不猛飙冷汗,心跳加速,就差夺门而逃了。

    他们没想到,这一次竟以这种惊世骇俗的方式,见到传说中的超级智脑“自由世界”,而它隔着全息投影,也给予了给他们如此大的威压。

    一时间,在座的人无不百感交集,无以名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