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31章 家事我事事事关钱4
    补10.更新。

    ——————————————————————————————

    被铜钱刚才那一番无脑逗比的闹腾之后,天梯大厦层那凝固得令人窒息的氛围,顿时变得灵动起来。

    但无论过程如何,铜钱成为天行强的学生已是铁一般的事实。

    如此一阵欢声笑语持续不到一分钟,整个层又陷入之前的紧张气氛。毕竟,今日所为之事,不容有丝毫的疏忽大意。

    “强叔,可是为什么选择联邦中央银行呢?”

    天行容若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心里的疑问了出来。

    在他看来,这边掏空天行金融集团的所有家底,那边去押注联邦中央银行,是一种风险大于收益的行为,极其不智。

    天行强并没有因为天行容若的提问,转移他集中在投影上的注意力,而是口中直接回答道:

    “破而后立,你懂不?破,相信你也看到了……那立呢?我现在做的,就是如何立,在哪里立……”

    天行容若闻言,若有所思地垂下了头,没有继续打扰天行强。因为答案已经很明显。

    持续了两年的“举世破天”,看似没有把天行家族毁掉,实际上在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早已伤筋痛骨。

    尤其是,一直打冲锋充当主力的天行金融集团已经千疮百孔,隐隐成了整个天行家族的拖累。

    “这是一场由武力引起的纷争,却不被允许在斗争中使用武力,尽管武力有一定的威慑作用。所以,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已经对天行家族不公平。”

    尽管嘴上不公平,但天行强脸上的神情却十分平静,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满。也许在他心里,所谓商场就如战场,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

    “武力引起的纷争?是不是因为我?那晚的寿宴风波……”天行容若非常敏感,内心极其不安地想问清楚。

    这时候,天行强转过身来,用极其认真的眼神看着天行容若,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容若,你要记得一件事。在任何群体性或规模性的事件中,个体能起到的作用几乎是微乎其微的。在很多时候,个体最多的就充当一个引子,而其背后早已不知道累积多少像这样的引子……”

    见天行容若还是有局促不安的模样,天行强不厌其烦地继续道:

    “譬如,这个‘举世破天’,来就来,每一步针对天行家族的行动,都是按部就班,有备而来的,完全是快狠准的犀利。最后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已经让天行家族瘫痪。如果,这里面没有猫腥,谁信?”

    “再,这个‘举世破天’的始作俑者,看似是那几大尖势力和那六个家族。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在寿宴上丢了面子,事后为了挽回面子才搞出如此大动静,再也正常不过。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我们都知道包括神佑教廷、奥尔曼城邦等在内的尖势力,在当时就已经和家族已经达成了交易,他们做不出这样的下作之事。当然,那六个四处腾跳的兄弟家族除外……”

    天行容若听着听着,脸上的神情变得平静了下来。尽管知道天行强有可能是宽慰之言,但终归是安心了下来。

    “就凭他们?”

    天行容若对“华夏五虎+金家”这样的组合表示不屑,但没有太多仇恨。

    不过,如果他能恢复之前在地底洞穴因溺水而丢失的记忆,可能又会是另外一种情况吧。

    “他们根本不足为虑,只是跳梁丑而已……”

    天行强同样表示了对那六个家族的蔑视,同时不忘向天行容若分析一下潜在的敌人。

    “或者这样吧,天行家族是联邦第一家族,更是一个千年世家。漫长的崛起之路,不知道动了多少人的奶酪,树立的敌人更不知凡凡……”

    “往远了,有二十多前就与我们有宿怨的西陆名门;往近了,少不了死亡海事件幕后黑手的推波助澜。”

    最后,天行强给出了一个强有力的结论。

    “但,归根结底是我们天行家族已然足够强大,尤其是在出现控者之后,更可以预见到未来的各个方面的强大。所以,他们明里暗里都是在换一种方式来敲打我们。”

    天行强由浅入深的分析,思路非常清晰,令天行容若茅塞顿开,感到一切都被拨开了云雾,见着了根本。

    至此,天行容若总算明白了天行强的良苦用心。

    在那些巨头势力退潮之后,危险看似结束了,但依旧还有很多潜在的敌人在虎视眈眈。

    如果,有的敌人还是有名有姓,“出师有名”的,那么有一些敌人还可能是近无怨远无仇的。他们单纯的只是为了利益,而这些人往往比那些为仇怨而来的人更具有杀伤力。

    比如,金融界的“独狼”。

    这些独狼可能是一个人,也有可能是一个团队,甚至还可能是披着狼皮的某个家族势力。但无论他们组成成份如何,本质上都是唯利是图的“金钱怪兽”。他们财技过人,嗜钱如命,杀人不见血,不知道多少风光无限的公司和家族,死在他们的无情爪之下。

    这也是为何天行强在圣者境界还没巩固,就匆匆上阵的主要原因。

    “狼行千里是要吃肉的。这些独狼他们前期不动,是怕被那些势力当枪使。现在那些势力巨头选择退出了,那些独狼自然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大好机会。尽管它们不足为据,但如果每人都上来咬上一口,我们也会烦不胜烦,而且和它们纠缠得越久,我们恢复的就越慢,损失就会越大。所以,现在这种阶段,中间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错,我们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天行强讲这一番话的时候,十分认真严肃,一也不像危言耸听。

    “怎么会这么严重?”天行容若听得整个脸色都略显苍白了。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家族形势严峻到这种地步。

    其实也不能怪他。要知道,不久前,一艘象征着实力的梦幻型飞船刚刚亮瞎了不少人的眼,让无数人礼膜拜。谁会想到有控者坐阵的天行家族会被逼到这种地步。

    天行强对天行容若的反应,不置可否,抛出了一个更具杀伤力的消息。

    “更严重的是,天行家族的博士慈善基金已经出现了资金链断裂问题。现有资金只能支持到下个月中旬。如果这一个月,我们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很多在进行的慈善项目会停工。到时候,我们不仅会遭受各方非议,还可能面对整个联邦媒体甚至官方的质疑,到时候我们整个天行家族的名誉将会一落千丈,不攻自溃!”

    “枉我总以为能为家族分担什么呢。原来一切都是我自以为是……”天行容若终于愣住了,似乎一切早已超乎想象,不由在心里苦叹了一口气。

    总之,在这一刻,天行容若显得无比的沮丧,以及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