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27章 如手如足刎颈交
    补10.18更新。

    ——————————————————————————

    天行容若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完整修复了焦尾古琴之后,连琴都还没看清,第一时间便被清绝抢了过去。

    当他想凑近细看的时候,清绝却如获至宝地把古琴据为己有,把他赶了出来,美其名是专业研究。

    天行容若根本没有反击之力,便被推下了小水潭,只好怏怏离开。

    当他湿漉漉地出现在地面的时候,铜钱似乎早已见怪不怪,也没有细问情况,上来就急冲冲地问道:

    “容若,我们很久没赚钱了,买入的那些股票都是在跌。生活极度缺乏激情。如果我不是智能人,早已生无可恋了……”

    见天行容若没多大兴趣回应自己,铜钱继续自言自语道:

    “真是奇怪啊!为什么你强叔那边都是赚钱的,我们却一直在亏钱……这样下去,何时才能把那些债务还清啊?还有,我何时才能去九号自由星换一个好的能量中枢和一个强壮的身体……”

    铜钱后面的话,天行容若都没有听清。在听到“亏钱”和“债务”的时候,他终于从古琴事件里面抽离出来,连忙问起股票投资的事情。

    “强叔他是不是做波段了?我们错过了好时机……”天行容若用力拍了一下大腿,无比惋惜地说道。

    “额,有可能……”铜钱被问得有点不知所措,不确定地回了一句。

    “又或者他一直在沽空买跌?”天行容若又提出了一种可能。

    “也许,是吧……”铜钱继续蒙圈,有点不在状态。

    “那他现在还持有吗?”天行容若终于发现铜钱有点不对劲,转念之间,换了一个问题。

    “应该有吧……”铜钱有点心虚的低下了头,弱弱地回道。

    这样的回答,令天行容若无比郁闷,股市里面的钱,可都是血汗钱。

    “你,你真是……那你还知道什么?”天行容若有气无力地问道。

    “嗯……好像没有了……”铜钱把头低得更厉害了,有点不敢看天行容若的眼睛。

    至此,天行容若已经在心里哀嚎,恨自己过于高估铜钱。

    “在这些天里面,你不盯盘,你在干什么?除了给我挡人……”

    铜钱那双本来就呆板的眼神,直接闭上了,关闭了可视功能。

    天行容若终于绝望了,悔不当初啊!

    “关于股票,你究竟懂什么?”天行容若咬牙切齿地问道。

    铜钱双眼一睁,一副我很懂的模样,无比坚定说道:

    “晕死,我以为你是一名非常聪明的智能人,肯定很懂赚钱的……你连算数都算不好,我应该早知道的……我当初为什么听你的?”

    “因为我有内幕消息……”铜钱见天行容若一直在质问自己,有点气不过,急声说道:“炒股没有内幕,犹如盲人摸象。这个,是你说的……”

    “咳咳……这不是你从强叔那里听来的吗,那还能有假?”天行容若逼人气势顿挫,无比尴尬。

    事实上,对于股票投资这种反人性的事情,无论是天行容若还是铜钱都是似懂非懂。

    一方面,他们两人,一个智能尚未进化完全,一个涉世未深,性情尚未稳定。另一方面,他们平时接触的人仅限于天行家族的一些亲近的人,圈子小到只听过天行强的“炒股暴富”的故事。

    所以,别看天行容若开口闭口都是一些专业术语,其实他所谓投资宝典,无非就是来自天行强这一位商业强人的只言片语。

    “那么,这半个月来,有没有听到什么内幕消息啊?”天行容若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自己的强叔靠谱。

    铜钱一听这个,双眼变得炯炯有神,完全不像一个表情呆板的保姆智能人,不仅眉飞色舞,还带着狂热般的崇拜,说:

    “你强叔可了不起了……他正在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需要非常多非常多的钱。根据我们那个账户的交割记录,我有了一个猜测……”

    “什么猜测?”天行容若知道铜钱是有意在卖关子,所以很给面子地追问道。

    “其实,也不算是猜测。我假设放大了一下我们自己的账户金额,同比做了一个杠杆配资,然后根据买卖记录,形成了一个简单的模型,最后基本掌握了他的融资路径,不仅在……”

    不知道铜钱是否在报复他之前的质问,总之天行容若越听越是一头雾水,最后终于忍不住打断,沉声喝道:

    “说人话——”

    “他表面在融资,其实是在掏空天行家族的金融集团……”铜钱非常配合,直截了当地揭开了谜底。

    “强叔他要干什么呢?难道家族的形势到了如此严峻的地步吗?”

    尽管天行容若不懂这些投资的圈圈道道,但基本常识还是懂的。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做这种釜底抽薪之事。所以,他难以避免地想到家族可能陷入了一种无比危急的局面。

    “有什么发现吗?”天行容若问的自然是天行强的目的。

    “暂时没有发现……”铜钱给了一个令人失望的答案,然后抛出了另外一个更坏的消息。

    “不过,我在虚拟网络上面发现,已经有人在调查这些天一些股票的异动,其中大部分都与你强叔有关……而且,好像那一位都被惊动了……”

    “谁?”天行容若毫不掩饰自己的紧张情绪。

    “自由世界!”

    铜钱说了一个天行容若做梦也想不到的名字。

    “怎么可能?强叔不是在折腾天行家族自己的上市公司吗?怎么会惊动到它?”

    天行容若总以为铜钱会说出某一个投资大鳄或者某一方大佬的名字,万万没想到却是一个毫无关联的名字。

    “他究竟干了什么事情?”

    这是天行容若和铜钱脑海里面同时掠过的大大问号。

    如此相对沉默了很久,天行容若左思右想都想不通其中因由,最后随意说起了另外一个不相干的话题。

    “其实,我一直搞不明白你们智能人和那超级智脑的关系呢……”

    对此,铜钱似乎也是了解不多,沉吟了良久之后,只说了一个大概。

    “智能核芯被替换之后,资料损失严重,所以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就是,我们九号自由星的智能人虽然跟天灵殿十分不和,但都视那自由世界为仇敌。我估计是,人类和智能人战争中,它站在了人类那一边吧……”

    紧接着,天行容若一副小狐狸的模样,故作高深地问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

    “那你呢?你现在算那一边?”

    “当然是你这一边……”铜钱似乎早知道这是玩笑话,同样笑眯眯地回答道。

    只不过,铜钱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没有说人类或者智能人,只说了天行容若。言下之意,不言而明。

    天行容若听到这个答案,由衷地感到开心。尽管铜钱是他懵懂之中创造的神奇产物,但其一直都是有独立意识的,并不是那些什么玄乎的契约之物。所以,由此至终他们的地位都是平等的,天行容若也一直视其为最亲近的人。

    只不过,在猜测联邦唯一超级智脑“自由世界”有问题之后,他一直都在忧心有一天会失去铜钱。

    如今,在这种半开玩笑的情况下,得到了一种生死相随的回答,怎能不令他笑开颜呢。

    “回答得这么快,感觉好假啊……”兴奋之余,天行容若不忘揶揄道。

    “嘻嘻……那你呢?你是一个天杀体,算那一边?”铜钱也给了天行容若一个难题。

    天行容若沉吟了良久,发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不过眼中却充满自信与坚定,以及无所畏惧。

    “这问题很难啊!不过,我有预感,我将会与全世界为敌……”

    铜钱一听,整个智能人的脸都要塌下来似的,弱弱地说了一句很打击天行容若气势的话。

    “那需要很多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