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26章 琴中自有乾坤在 下
    补10.17更新。

    ————————————————————————————————

    “师姐,这些龙筋丝弦究竟哪来的?”天行容若更想知道这些丝弦的来历。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些龙筋哪来的……”

    清绝笑盈盈答道,但见天行容若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她只好坦白。

    “在琴声幻境里面,我曾遇到两个傻蛋。他们和我打赌谁先闯过众生相,结果他们输了,所以这些龙筋琴弦归我了……”

    “我第一眼就看出了这些琴弦的不凡,后来发现这些龙筋琴弦都是古物。我曾经把这些丝弦配在我的这把工具琴上弹奏过,感觉声音非常优美动听……不知道配在这把古琴上面,音会不会更加美妙……”

    清绝说完,有些期待地抬头看向王观,一双圆溜溜的眼珠清亮生辉,问道:“可以试试看吗?”

    “好……”

    这事肯定的答案,天行容若找不到反对的理由,更加不会拒绝。

    “那我就拆了……”

    见天行容若同意了,清绝看也不看琴匣一眼,便无比熟练地立即取出了工具,独自一人,三下两下便把古琴上的弦拆了下来,然后更换上她拿出来的七根龙筋丝弦。

    天行容若在旁边观摩,觉得换弦似乎也不是简单的事情,过程很细致,时不时要进行十分细微的调整。不过,清绝的经验似乎十分丰富,一盏茶时间便完成了。

    这一切完成之后,在天行容若期待的目光中,清绝十指自然伸展,悠然收缩,缓缓勾动了琴弦。

    这时,天行容若凝神静气地聆听,只觉得琴声纯净而悠扬,时而如泉水叮咚般透彻,时而如万马千军般雄壮,而且声音越来越急促,就好像是大雨打在芭蕉之上,密集而力沉,又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清脆悦耳。

    十面埋伏!

    天行容若来不及细细品味,就好像在一阵金戈铁马之中,发觉了丝丝缕缕的萧瑟之气。

    沉稳厚重,浩瀚广博,细密激人!

    “再来——”天行容若意犹未尽地大声吆喝道。

    “好——”清绝同样爽快地答应。

    只听见泠泠清音,好像是习习轻风一般拂过,充满了说不出的韵味。

    随即,清绝纤纤十指不断在丝弦上穿梭掠过,一股十分舒缓的曲律就浮现出来。一段段旋律委婉流畅,绵绵不绝,韵味悠长。

    平沙落雁!

    天行容若摇头晃脑的聆听,眼睛微微闭合,已然沉醉于其中。

    意境悠远,天地苍茫!

    无法不说,换弦前后,稍作对比,天行容若察觉出了很多的不同。如果说换弦前,琴声似琵琶,音明亮,略显尖锐,那么换弦后,琴声才像一把古琴弹奏出来的,圆和悠长,给人一种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意味。

    就像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稍有声音,必有不断回响,很容易在人的脑海中留下延绵不绝的印象。哪怕等到声音完全消失,脑中一样感觉有声音在起伏回荡,印象反而变得更加的深刻。

    现在清绝弹奏出来的琴声就是这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像水面上的涟漪一样,形成了一个交织的网,让人沉浸其间,欲罢不能。

    良久,一曲终了,洞中一片肃静。

    半响之后,天行容若才睁开眼睛,由衷叹道:“师姐,这是我这些天来,听过的最好一次弹奏……”

    “这也是我至今为止,弹奏得最好的一次……”清绝激动得有点难以自已。

    “嗯,师姐,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故我在境界好像稳定了许多……”天行容若提醒道。

    “不是我稳定了,而是古琴好。”清绝摇了摇头,真心实意的赞美:“我现在相信了,这就是老师那把焦尾古琴……”

    清绝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刚刚踏入故我在的境界而已,远远称不上稳定。可是有了眼前这把古琴的帮助,在美妙琴声的推动下,她竟然超水平发挥,有隐隐巩固了境界的味道。

    所以说,这是焦尾古琴的功劳,而不是她真正的实力。

    “话虽如此,但师姐你的悟性和灵性才是关键。只不过……”

    天行容若不吝自己的溢美之词,但很快皱着眉头,沉吟了良久,有点不确定地多说了一句。

    “这古琴……似乎还是有点问题……”

    “啊?怎么可能?”这一次轮到清绝难以相信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天行容若反复看了琴面和琴底,一双眼睛越看越是精亮。

    “而且,我好像发现了问题出在哪里——”

    “真的还有问题?但我可以百分百肯定这把焦尾古琴和老师当初所弹奏的,一般无异……”清绝还是无法相信天行容若的判断。

    天行容若没有再回应清绝,而是全神贯注地再三查看琴面和琴底,还不忘右手轻轻摩擦上面一些隐约可见的纹饰。

    难道问题在纹饰上面?可古琴上面的纹饰,一直都是装饰所用的啊。

    还看?难道纹饰上面真有什么奥妙不成?

    清绝见到天行容若的一举一动,心里万千疑问。

    “师姐,你看没看出来,琴底这阴阳太极鱼的线和圆,像不像构成一个阵法……”

    “看不出!”清绝没好气地回答道。她学琴已经耗费了大半光阴,哪有时间去学习阵法知识。

    “好!我敢肯定这里面有一个线圆阵……只是看起来有点奇怪而已。”

    “新阵派,苏格拉底阵法理论的线圆阵,主防御?”

    清绝有点诧异道。毕竟,这焦尾古琴不仅是陈家宝物,还是古物,怎么可能有新阵派的东西。

    天行容若一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问道:“师姐,你不是不懂吗?”

    清绝对天行容若翻了翻白眼,哼声道:“我确实不懂,但却是知道一些常识的……”

    天行容若没有再纠缠这些问题,而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声惊叫出声:“哇,还有这两个,如梦似幻阵与存在合理阵,这两个极端的阵法居然复合在一起了……嗯,构思真是奇妙,就是不够稳定。”

    “怎么都是新阵派的知名阵法?奇怪……”

    没等清绝说完,旁边又传来了天行容若鬼哭狼嚎般的尖叫声。

    “你看,你看,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上面居然还有上古神话的阵法……”

    “十二都天神煞大阵,洪荒第一战阵,听说可凝结盘古投影……”

    “周天星斗大阵,稍微逊于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两仪微尘阵,传说中的蜀山剑阵,一粒微尘,一个世界……”

    “停住!”清绝在一旁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大声制止了天行容若,说:“你确定这些乱成一团麻的纹饰和断纹是远古古阵?我怎么越听越玄乎……”

    “咳咳,对不住!我失态了……这些阵法确实似是而非,空有其形,未得阵法之道的神韵。”天行容若从着魔一样的状态,恢复了过来。

    “不过……不得不说,这一位斫琴师的纹饰真是有想法。不仅将各种阵图融入了纹饰当中,而且还巧妙地借用了琴身木料的断纹,使纹饰、阵图、断纹三者融为一体,无分彼此。这也是为何别人看琴身的纹饰都是模模糊糊的图案,还以为是故意做旧……”

    “听你这么一说,这些纹饰归根结底都是装饰所用,没有实际作用,那么为什么你刚才说这古琴还有问题呢?”

    清绝的思路一直都非常清晰,依旧抓住刚才的话题不放。

    “对,也不对……”天行容若学清绝之前那样,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然后在其要发飙之前,飞快地解释道:

    “如果只是作为乐器的话,这把焦尾古琴依然是完美,但如果它是武器呢……其实,使用这把焦尾古琴弹奏的乐者,只要功夫到家,修练到位的话,还是能激发一些阵法,发挥神奇效果的。例如里面的如梦似幻阵和存在合理阵……”

    听了这么一番话,清绝陷入沉思。这一切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或者说能力范围。

    她终究只是老师的记名弟子,没有资格学到被陈家视为不传之秘的“大小音阶法”,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尽管她琴艺超群,但也只是一名普通的超武者,没有更多的途径去涉足修练方面的东西。

    就在清绝沉默不语的时候,天行容若亦是一言不发,直接拿着焦尾古琴走到了小水潭边,呆呆地站立了许久,直到一束月光照在水潭之上。

    今日正是农历初一。

    只见小水潭在月光照耀之下,即时便见到了缕缕烟雾升起,直至洞顶,而后聚拢成云,刹那间下起雨,迅速形成一道雨幕,刚好淋在了焦尾古琴之上。

    以及旁边的十块九甲龙甲壳。

    九甲龙壳软化那是意料中之事,但没想到焦尾古琴经此雨露沾染,不仅七根龙筋琴弦软成了面条,就连下面的木质琴身都变成了一团长条形的面团似的,柔软无比。

    如果不是小水潭上的雨雾越来越大,逐渐弥漫了整个地底洞**,清绝视线因此被遮挡住,看不清周围的事物,恐怕见到此状,必会暴跳如雷。

    此时,雨雾里面的天行容若则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如果说,当初见识到进化复合阵,有一较高下之心,那么现在见到古琴上的这些阵法,他就像见到了当初铜钱的智能核芯那样,怦然心动。

    焦尾古琴的斫琴师野心很大。他想重现上古神话中的一些阵法,而且还隐隐抓住了脉络,创造出了不少现在新阵派视为经典的阵法构想,甚至还想出了用那个不完美的线圆阵把各个神话古阵串联起来的办法。只可惜,斫琴师想法很大胆,却能力有限,非但没有完全复刻出各个上古阵法的精髓,而且在新旧阵法的串联工作也是半途而废,最终只完成了这么一个连半成品都算不上的东西。

    “嘿嘿,就让我来完成这个壮举……”

    天行容若说完,双手无影无形,便把十块九甲龙壳化为了粉末状,然后天女散花一样,在空中自由形成了一个个无比玄奥的阵法图案,有的首尾相连,有的相互叠加,有的相互融合,极其繁杂,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凝!”

    只见天行容若一声暴喝,甲龙壳粉末随之融入到那些月华雨露当中,悠然落下,悄然没入了焦尾古琴当中。

    “没有天时地利,无以成太乙之阵。只能将就点了……不知道比之铜钱的智能核芯如何?”...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