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24章 研精苦思鉴古琴 下
    补10.15更新。

    ——————————————————————————————

    真是焦尾?

    发现琴背上的刻款,清绝的小脸终于动容,只不过眼中却浮现出疑虑之色。因为这上面的字体跟她以前见过的不大一样。

    所以,她有点下意识地认为这一把刻有焦尾两字的古琴,一定不是老师那把传承有序的焦尾琴。

    仿品?可这古琴感觉不像是当代的作品,应该是古代传下来的东西。

    清绝低头沉思起来,眼神变得游移不定。

    终于,在一旁的天行容若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促狭的笑容,语气肯定地说道:“这可不是仿品哦。是真的焦尾琴……我奶奶已经反复研究,科学检测验证过的。这就是传说中陈邕依照古法斫就出来的焦尾古琴!”

    “真品?”

    清绝一阵错愕,但又发现天行容若虽然一开始就是在故意捉弄她,但言语中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不由又让她半信半疑起来。当然,其中的怀疑意味更多一点。

    一般来说,一把完整古琴的制作,由琴底与琴面拼贴组成。尽管材料有可能不尽相同,但归根到底都是木头。

    焦尾古琴也不例外。

    “哼!制作古琴的材料都是木头为主,如何能够做到千年不朽?”清绝看不惯天行容若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开口就泼冷水,然后继续打击道:

    “就算其间保养得再好,或者保存在真空幻境,木质结构多多少少应该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腐朽、酥脆……”

    “这个,这个……奶奶说的肯定不会错!她是一个大科学家——”

    天行容若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道应该如何辩驳,只好将天行懿摆出来,以示权威。

    “笃笃!”

    小清绝并没有理会天行容若扯虎皮耍赖的行为,而是无比认真地在琴背上轻轻一敲,只听见声音坚质,完全没有酥脆的迹象。

    一时之间,清绝不由沉默了下来,脸上失望之色愈加浓郁。因为这有可能是仿品。

    如此沉寂了半响之后,天行容若忍不住开口道:“真是仿品啊?不可能啊——”

    清绝闻言,点了点头,而后迅速摇头说道:“不仅是你,我也希望这是老师那把焦尾琴。不过,这需要铁证,不能感情用事。”

    “这古琴的鉴定那么复杂,哪里有什么铁证啊。难道去找一把一模一样的来对比吗?现在综合了断纹,材料,刻款等等这些信息,都难以地断定一张琴的年代和真伪?”

    小清绝看了一眼有点着急的天行容若,若有所思地说道:“或许有一个办法能够证明这是不是老师那把焦尾琴……”

    “什么办法?”天行容若连忙追问起来。

    “小师弟啊,你是当局者迷啊。你想一下,你自己最擅长什么……”清绝似笑未笑地看着天行容若,一副意有所指的模样。

    见天行容若依然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清绝继续引导着,说:

    “视觉和触觉可以骗得了人,但有一样东西,很好辨别……”

    刹那间,一道灵光闪过脑海,天行容若即时冲口而出。

    “音色!”

    “呵呵,没错!就是音色!其他可以仿造,但是古琴声绝对是造不了假。”

    清绝一边点头表示认同,一边继续解释道:

    “古琴的音色音质受着各种因素影响,大至一个时代的审美意趣,小至工艺与材料,因而相互之间肯定有所不同。想来你也知道,古琴的声音虽然和奕琴者有很大关系,但普通弹奏出来的,不外是宏松透润,静逸恬美,清亮刚劲。”

    “可这种标准听起来未免有些玄乎了吧。要知道,在如今全民修炼的年代,元力与源力都有无上的奥妙。只要有一定的修为,即使一把烂琴,弹奏者也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对于清绝的说法,天行容若皱着眉头,连连摇头,以示否定。

    无法不说,相对清绝植根于古华夏琴文化传承的论断,天行容若这种说法非常新颖,且理据十足。

    所以,清绝沉思了很久,无比拗口地说道:“你说的,对,也不对……”

    不待天行容若搭话,清绝继续阐述道:

    “你说的那种情况只可能存在闯过天地间的那些超强乐者。只有他们可以不凭借外物,而弹奏出天籁之音……”

    “这个,老师可以轻易做到,而我不行。像我这种故我在境界的乐者,最好还是必备一把上好古琴,慢慢打磨自身,才能到达更高境界。这样说,你明白吗?”

    清绝这一番话,讲得无比的认真,一点也不像七岁孩童,反而有点像一个在探寻自己琴乐之道的奕者,好无耀眼。

    在这一刻,天行容若为自己的浅薄而羞惭不已,为自己过于迷信力量而感到可耻。

    “这么说吧。琴声幻境就是爱琴公国一个天然形成的音乐世界,但本质上是一个音色世界。每一个乐者在琴声幻境闯关的时候,就是考验他们音色方面的造诣。按照故人的说法就是必须具备九德,奇、古、透、润、静、匀、圆、清、芳……这九德,不仅说的是乐者本身技艺,而且也是对古琴本身的一种硬性要求。”

    清绝表面上像给天行容若普及古琴知识,深层次里面仿佛在通过理顺这些东西来说服自己。

    “我曾无数次听过老师弹奏焦尾古琴,音色美妙绝伦,千变万化,盖世无双,是完全符合这些九德标准的。所以,焦尾古琴一直都是一把名琴,为人所传诵,享誉整个联邦……这里面,在陈邕之后,便有老师的巨大功劳。”

    清绝一连串说下来,竟有点口干舌燥,不得不停下来。

    如此一番详尽的阐述,天行容若自然心领神会。

    如果音色美妙动听,十分完美,即使不是焦尾,也是一把好琴。要是音色平庸,弹奏不出美妙的韵律,那就非常遗憾了。

    是啊。这可是母亲的遗物。如果不是原来那把焦尾古琴,那岂不是说明连母亲最心爱之物都没有保住。

    “叮——”

    “咚——”

    清绝先后用手指撩拨琴弦,两个琴声中间相隔甚远。

    “好……”

    天行容若在心里才赞叹,琴声却忽然断了,只剩下余音在洞中环绕回响。

    “师姐,怎么不弹了?”天行容若有点儿急切问道:“这琴的音色,堪称完美。会有什么问题吗?”

    “这把琴之前应该损坏很严重。不仅是弦,包括轸、岳山、雁足等,都是新安装上去的……”

    清绝一边说,一边拂过古琴的这些部位,而后秀眉微蹙,沉吟了一下,说:

    “所以,音色有瑕疵……”

    这一个答案,让天行容若愣住了,脸色瞬间苍白,这个所谓瑕疵他真没听出来,反而觉得古琴声非常美妙动听,所以,一时有点难以接受。

    “那是音色不对的意思吗?”

    “不是有问题,只是存在一点瑕疵……琴没有问题!”清绝听出了天行容若言语中的惶恐,连忙解释道。

    “而且,以你的那双耳朵,再听多几个音符,应该也会发现里面的问题所在……”

    “啊?是这样的吗?那继续弹下去啊——”天行容若有点喜极而泣的感觉,连连催促清绝。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天行容若,清绝有点哭笑不得地安抚道:

    “我的好师弟啊,既然古琴有问题,要继续试音色的话,就要先把琴现有的问题先修好啊……”

    听到这个,天行容若非常失落地说道:“那怎么办?难道又要拿回到你们爱琴公国去修正吗?”

    “并不用!”

    一时间,清绝面带自信的笑容,昂首挺胸站立了起来,有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每一位有名号的琴师,都是一名出色的斫琴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