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23章 研精苦思鉴古琴 上
    补10.14更新。

    ——————————————————————————

    “叫师姐——”

    “我不!我长得比你还高!”

    “可你只有两岁……”

    “我懂的比你多……”

    “你弹个琴都谈不好,怎么教你都不会,笨得要死,还好意思说这个!亏你还是老师的儿子……叫师姐——”

    “不叫!你再逼我,我,我把你关到灭世阵里面,让你哭鼻子,尿裤子……”

    “啊!你欺负我,我不要活了……呜呜……”

    “啊,别哭,别哭。我错了,我错了!我在想,那灭世阵对你有好处,我才那么说的。你看你现在不是突破了众生相,达到了故我在吗?”

    “不!你就是欺负我!老师都没有这样欺负过我……”

    “师,师姐——”

    “啥?你说什么?”

    “师姐!”

    “嗯,乖师弟!”

    以上就是天行容若自曝身份之后,和小清绝每天相处的情况。

    他在清绝目瞪口呆的神情之下,很爽快地承认了自己是琴仙子陈秀儿的儿子,而后两人好像打破了隔阂一样,相处甚欢。除了在一些辈分排名方面,出现了一些争执。

    不过,在这方面,天行容若每每败下阵来。自真面目当场暴露之后,他总感觉自己理亏,再也没胆子在直面清绝了。

    而另外一边,之前受尽委屈的清绝自然要展开报复,而且乐此不疲。

    面对这一位与之前判若两人的师姐,天行容若除了头疼还是头疼,只好抓住间隙,趁机转移话题,轻声细语地说道:

    “师,师姐,能不能别闹了……我们说说古琴的事,好不好?我已经两天没有听你弹琴了。你看这把古琴都都损坏了,不仅是弦,还有琴身,要修复还要回到爱琴公国……多好的琴啊!”

    天行容若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琴的事情,而且话中带刺,使得清绝即刻暴走,走过去拧着他的耳朵,恶狠狠地说道:

    “能怪我吗?都是你的错!好吗?小师弟,你得给我说清楚了!不是你那样吓我,我能损坏这把琴吗?不!你得赔我这我把琴……”

    又要赔偿?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旧债未清,又添新债,何日是个头啊?

    天行容若现在一听到钱债,头皮总难免发麻,内心苦涩,所以面对清绝的索赔,他只能低头装傻。

    小清绝一看天行容若气焰被压下去了,嘴角微微上扬,一副大获全胜的模样,心里好不得意。

    “你要听琴也不是不行,除非能给我找来一把琴……”

    “琴,我有啊——”

    天行容若一听,头一抬,兴奋得招呼也不打,就往小水潭扑通扎了进去。

    天行容若记得登堂阁里面的书房一直摆着一把琴,他母亲陈秀儿经常用的琴。

    在他出生的时候,那把琴曾有过一些损坏,后来经过多番修复,才得以重现。

    只不过,因为是陈秀儿的遗物,所以一直放在登堂阁的书房里。

    不到一刻钟,天行容若就抱着一把古琴,从小水潭那里冲天而出。

    “师姐,你看这把琴怎么样?”

    有求于人,天行容若叫唤清绝的时候,无比的顺溜而真诚。

    只可惜,清绝似乎没听到他说话一样,不作任何回答,一双眼睛像看到了无上宝物一样,两眼发光,神情激动到全身颤抖。

    前几天她还在想着老师的焦尾,现在眼前却出现了一张疑是焦尾的古琴,叫她怎么不激动万分,哪怕这琴跟她记忆中的古琴有所不同。

    但她在内心深处何尝不怀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个就是老师那把焦尾名琴呢。

    似乎有点近乡情怯的感觉,清绝盯着天行容若递过来的古琴,却不敢伸手去接,只是站在边上,绕着圈子打量。

    其实,清绝不是不想接过古琴一看究竟,而是害怕知道了最终结果,会大失所望。人总是这样,对一件东西期望太高的时候,很容易患得患失。

    “这真是焦尾吗?”清绝似神游物外地喃喃自语。

    “不清楚。反正母亲一直在用……就是之前因为某种原因损坏过。”

    事实上,天行容若也不敢肯定这把古琴,就是母亲陈秀儿当初一直在使用的那一把。毕竟,古琴损坏后,后来生死大事太多了。等他清闲下来的时候,那把古琴已经焕然一新地摆放在了登堂阁。

    知道无法在天行容若这里得到确切答案后,清绝只能靠自己了。接过古琴,她便将注意力投入到了观察当中。

    乍看之下,清绝心中微微一惊,有点儿不敢相信,然后更加专注地细细观摩起来。

    只见这把古琴从琴面到琴底的漆胎质地看起来非常细腻,颜色纯净透亮,在光照之下透过表漆甚至可以看到漆胎内有一层闪闪烁烁的薄薄冷霜。

    总体来说,整张琴充满了古朴之意,给入非同一般的感觉。

    不过,这把古琴跟她以前见过的有所不同,又或者说自己当时的记忆已经模糊,所以她不敢草率地轻下判断。

    “你懂鉴赏古琴?”天行容若在一旁等得有点着急了,忍不住问道。

    “当然……略懂一点!”清绝本想随口回答一下,但想到鉴赏古琴是一个全面而又复杂的过程,又急忙改口,不敢把话说满了。

    天行容若走了出来,把琴身微微扶正起来,侧着头,不无质疑地问道:“师姐,你真的懂怎么鉴定古琴的真伪?”

    “哼!小看人是吧……”清绝对天行容若的小心思很不屑。

    她沉吟了一下,小脸一本正经地说道:“鉴赏古琴主要看断纹和款刻……嗯,还可以先看样式的。不过这个我不懂!”

    事实上,鉴赏古琴这种功夫,说来容易,做来却千难万难。这里面不仅要有深厚的文化素养,而且要有丰富的鉴赏经验,甚至还得备上一双火眼金睛。

    所以说,了解一把古琴的来历,不仅单单看断纹刻款,还要从古琴的造型、材质、胎质、漆色、音色、线条、弧度、款识等方面去综合辨别。这里面的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有所疏漏。

    此时,清绝已没有功夫理睬天行容若,重新变得十分专注,旁若无人地观察起古琴,最后还忍不住轻轻伸手碰触琴面上的漆胎和断纹,感觉上面的纹理有没有岁月的痕迹。

    先是每一根琴弦,然后是弦下的琴面,然后是琴的四侧,最后自然不会忽略琴背。这一番抚摸下来,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

    “焦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