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22章 容颜疑是吾师子
    补10.13更新。

    ————————————————————————

    “我老师就是大名鼎鼎的琴仙子,陈家明珠,陈秀儿!”

    陈秀儿?是阿妈!

    天行容若直接无视了清绝言语中的傲气以及崇敬,只是不停在心里来回念叨着陈秀儿和阿妈,显得精神恍惚。

    对于这个事实,他早有心理准备,但如今亲耳听到自己母亲的名字,心里不由百感交集,无以名状。

    其实,早在那天晚上,初初听到清绝演奏《阳春白雪》的时候,他就想起了关于母亲的一切。

    而且,在这五天里面,随着清绝从不间隙的古琴弹奏,关于母亲陈秀儿的点点滴滴,在他的脑海里面,越发清晰可见。

    琴声幻境,七日相处,慈母宠溺,如何能忘?

    “你能给我说一下你的老师吗?”

    天行容若用了一种近乎哀求语气向清绝请求。

    清绝闻言,心里一怔,感到这位神秘雾人的情绪明显不对。

    他是谁?怎么对琴声幻境那么熟悉,而且为什么一直对师傅那么感兴趣?

    嗯,好像没有感受到恶意。

    怎么这个雾人有点悲伤的感觉?搞得我的鼻子都有点酸酸的。

    莫非又是什么诡异的招数,像那个灭世幻境那样?

    清绝深知自己隐藏的那个超乎常人的感应能力从来不会出错,但面对这个神秘雾人的时候,她总感觉有点底气不足。

    告诉他合不合适呢?好像也没有什么坏处。

    “我老师,嗯,其实她是琴主,我只是她的琴童,她没有正式收过我做徒弟……”

    小清绝看了神秘雾人很久,好像被一种莫名力量感染了,又好像被自己以某种借口说服了,嘴上说个不停。

    “可我,不仅是我,还有很多人都一直把她当做老师……”

    “只可惜,我一个人闯过了琴声幻境的众生相,还取得清绝名号,所以我才敢说是老师的弟子……”

    “我没有丢老师的脸……我还会继续努力,尽快突破到故我在……”

    “为什么向我解释那么多?”灰雾里面的天行容若一阵凌乱,有点奇怪眼前小清绝的异常反应。

    小清绝被天行容若这一问,瞬间愣住了,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很快地想掩饰过去,手舞足蹈地说道:

    “啊……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哼!我老师可厉害了……”

    “她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闯过众生相,十岁闯过故我在,往后七八年一直在联邦四处游历,磨砺琴艺。如果不是后来那个天行家族的人苦苦追求我家老师,直到下嫁之前,都没有去过琴声幻境,我的老师可能早就闯过琴声幻境的天地间了……那可是爱琴公国各家家主才有的本事!”

    小清绝一边无比骄傲地介绍着老师,一边仔细留意着神秘雾人的动静,发现他似乎听得出神,不由心里一阵诧异。

    “完了?还有吗?”天行容若正听得入神,发现小清绝突然停住了,不由催促道。

    “怎么可能?讲上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小清绝一听提到老师二字,两眼顿时放光,又非常起劲说了起来。

    “在老师出嫁之前,我可是亲耳听过好多遍老师游历后所创作的作品。那可都是天地间境界的鸿篇巨作……现在《迷失文明》、《天界云雾》、《死亡海砾》、《天狱地狱》等,在爱琴公国都被称为‘禁忌乐章’,受无数人膜拜。”

    “这些我也听过……”天行容若神游物外,幽幽低声说道。

    “啥?你说什么?”小清绝没听太清楚天行容若的话,疑惑地追问道。

    天行容若本欲继续沉默以对的,但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不无伤感地叹道:

    “天地间,游历……可惜,早也不可能了。真是遗憾!”

    清绝不知道眼前这个神秘雾人在遗憾什么,但她自身确实有一番感叹。

    “是啊!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那个境界……哎,老师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天行容若从回忆中抽离,诧异地问道。

    小清绝情绪明显低落了很多,整张脸都僵在了那里,一双清亮的眼睛可见晶莹欲滴。

    “在两年前,家族里面,还有艺林苑,开始传闻老师和她夫君都已经去世了……”

    不知为何,小清绝说道这里,竟用一种希翼的眼神望向天行容若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说,老师和她的夫君真的去世了吗?”

    尽管隔着一层灰雾,天行容若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地避开了清绝的视线,欲语还休地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选择了默然。

    然后,两人一阵无语,整个地底洞穴陷入了死寂。

    良久过后。

    “叮咚,叮咚……”

    古琴声重起。

    或许是因为刚才话题的原因,清绝琴声里面竟有了几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味道。

    很不一般的味道。

    只可惜,两人都各自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面,一个倾情弹奏,一个全身聆听,没留意这中间的细微变化。

    而天行容若更是听着听着,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突然感觉自己有点累了,便扑通一声,坐到了地板上,精神一片萎靡,尽显颓唐。

    如果天行容若此时查看一下自己脑域的话,必然会看到四彩珠已然停止了转动,陷入了往日的沉寂。

    与此同时,他身周的灰雾更是肉眼可见地飞快往他体内收缩,不大一会,便消失得无形无踪。

    一曲毕,一声惊叫响起。

    “啊——你,你是谁,那……你怎么是这样子的?”

    好可爱的少年啊!怎么会比自己还有灵气的感觉!

    小清绝一阵惊慌之后,确定不是其他人之后,在看清天行容若真面目之后,心里不禁暗赞起来。

    嗯,这个神秘雾人居然是一个少年!

    那张稚气未脱的婴儿脸,红彤彤的,还有那双眼睛乌溜溜的,一闪一闪的,真是太可爱了!

    天真!无邪!质朴!

    真让人想亲近一下!

    啊!不对!他那么可恶,不仅骗人,还吓唬我,是个小坏蛋!

    就在小清绝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吓了她一跳。

    “你在瞎叫什么?没看到本座在休息吗?”

    清绝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褪去灰雾遮掩的“神秘雾人”,竟堂而皇之地用一种惟妙惟肖的苍老声音,让她变得有点糊涂了。

    不过,天行容若这突如其来的话,还是把清绝吓到了,一个惊慌失措,手上居然连断几分琴弦。

    “吱——”

    断弦的声音,极其刺耳,很容易让人变得清醒过来。

    见到清绝一系列异常举动之后,天行容若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感觉自己脸上冰凉冰凉的,下意识地往自己脸上一摸。

    糟糕!没有穿戴微型机甲!

    发现情况不对之后,天行容若两只手慌慌张张地在脸上遮遮掩掩,左一下,右一下,一时间不知道往哪放合适。最终,悲剧地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捂,也遮盖不住自己的面容。

    如此掩耳盗铃的举止之后,他的真实面目早已被清绝看了不下三五回。

    “噗哧——”

    清绝最终还是被天行容若表现出来的笨拙给逗笑了。

    这一笑,让天行容若觉得自己所有秘密都被看透了一样,往日的胆气早已丢到九重天之上,被清绝看得浑身不自在。

    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面红耳赤地低着头,一言不发,等待着狂风暴雨般的训斥。

    而对面的清绝则有另外一番感受。

    她看着天行容若的面容,越看越是熟悉,越看越是亲切,结合他之前一系列不正常的行为,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

    尽管这一个猜测有点匪夷所思,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你是不是老师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