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21章 费周折只为汝师
    补10.12更新。

    ————————————————————————————————

    郑家筝仙子,肖家箫仙子,匹家琵琶仙子,被袭?

    还有李斯特家族和肖邦家族的两位公子?

    陈家小琴仙子被劫!

    长安广场后台事件,不到半小时,已经在整个华夏城掀起轩然大波,而后席卷整个华夏星。

    当天晚上,华夏城全城戒严,连罗马斗兽场的人都停止了各种比斗,全体出动搜捕,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明眼人一看这阵仗,便知要出大事了。

    要知道,华夏宗庙组织赞助的这一次义演,明为扶持人类文明的传播,实际上是借此机会,邀请整个联邦范围内的大小华夏豪族世家去参加明年即将重启的宗亲大会。

    而这一次巡回义演的音乐家被袭事件,在一些心思多的人眼里就是一种打脸行为。

    所以,在第二天后,华夏星上面几乎所有华夏世家纷纷响应华夏宗庙的召唤,加入了搜寻工作。

    只可惜天不如人愿。那神秘雾人和小琴仙子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让所有人都一无所获。

    这样一来,如此紧锣密鼓的工作只持续了五天,便偃旗息鼓,一家又一家无奈地放弃了搜寻工作,就连巡回义演的队伍也重新上路了。

    而此时大家苦苦搜寻的神秘雾人以及小琴仙子清绝却一直在天行家族祖庙山的地底洞穴之内。

    五天前的那天晚上,天行容若闻琴思人,忆起关于母亲陈秀儿的一切。一时间,悲从心来,情绪失控,四彩珠自转,竟不知是何种原因,滔天灰色源力竟能冲破重重封印,随着他的意愿任意驱使,大有如臂使指的感觉。

    一切福至心灵,像回到了之前没有大封印束缚的自由状态。只要他念头一动,四彩珠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灰色源力便会疯涌而出,按照他的念头,将其全身覆盖,化身神秘雾人。

    这一系列动作,他前所未有地熟悉,非常自然地完成了。

    只不过,对于那种状态,他至今都毫无头绪,只是隐隐猜测是自己的极端心境,变相触发了四彩珠预警,形成了一种另类的护主形态。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他化身神秘雾人,源力无人能敌,举手投足间,便把三仙子和那两名西陆青年放倒,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小清绝藏在了天行家族那艘超七星豪华飞船上,当晚就回到了他作为私人领地的祖庙山地底洞穴。

    五天过去了,仿佛消失在脑域中的四彩珠重新出现了,且转速不断下降。这也间接导致了笼罩在天行容若身上的灰雾其实在不断变淡了,但足以继续保持他的神秘性。

    “弹琴——”

    这五天来,天行容若好像着魔了一样,只想静静地听着那似曾相识的古琴乐声,自我催眠般沉迷在那个梦幻般的回忆当中。所以,他几乎没有和这个叫清绝的小姑娘有任何的交流,只是每天重复地做一件事,唯一的一件事。

    那就是提醒小清绝弹奏古琴。

    不过,以他现在那种形象,配上那冷漠无情的语调,跟逼迫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饿了——”小清绝低着头,弱弱地说道。

    毕竟,她还是一个七岁小女孩。尽管聪颖敏感,在相处了五天之久,也没有感受到天行容若的恶意,但面对神秘的事物,她依旧不敢大意与放肆。

    “那水可以喝——”天行容若指了指地下洞穴的那个小水潭,还刻意多提醒了一句,说:“但不可多喝,尤其是有月亮的时候……”

    小清绝闻言,暗地撇了撇嘴,没好气地回应道:“鬼才会多喝呢——不行!我都喝了五天的水了……我要吃饭,白米饭!”

    天行容若不置可否,冷然拒绝了这个要求,而且还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那你还是休息去吧,睡醒再弹——”

    岂料,小清绝听到这话后,花容失色,小脸一片苍白,上下唇不受控制地颤动不已,一副后怕的模样,怏怏地说道:

    “不要,我不要睡觉!喝水,我喝水还不行吗!我不要再睡觉了……”

    一切皆因天行容若说的睡觉并不是简单的睡觉。

    五天之前,他一回到这个地底洞穴,转头就捎来了不少阵盘胚体,耗费了一夜功夫,趁着四彩珠任凭驱使,便以其作为主导,布置了一个改良版的灭世阵。

    这个灭世大阵本来的意图是屏蔽与隐藏作用的,避免有人寻来,但没想到在没有触发阵法前提下,不知为何,只要清绝一入睡,便自主坠入了灭世幻境里面,让她饱尝了不下十次的灭世之大恐怖。

    想起睡着之后的那些恐怖幻境,小清绝心有余悸地摇头摆手再三强调地拒绝了天行容若的提议,而后连忙跑到那个小水潭边,叭叭地喝了几口水,然后又飞快跑回到天行容若面前,正襟危坐。

    发现神秘雾人还是那么不爱说话,清绝只好委婉地说道:

    “这位大人,这琴真的没法弹下去了。古华夏十大名曲,《高山流水》、《广陵散》、《平沙落雁》、《梅花三弄》、《十面埋伏》、《夕阳箫鼓》、《渔樵问答》、《胡笳十八拍》、《汉宫秋月》、《阳春白雪》等等,这里面的每一首,我都已经弹了不下十遍了……”

    整整五天之久,清绝被不断要求弹奏古琴,从不间隙。几乎每次都要弹到手抽筋,才会被天行容若放过。

    那简直是暗无天日,度日如年!

    “你弹得都不对……要多练,才能变得准确!”灰雾里面的天行容若俯首思考了一下,认真地说道。

    “不对?你懂欣赏古琴吗?你肯定也像长安广场上面的人一样,不懂装懂,只为了附庸风雅……”

    “我没有……”天行容若语速飞快地否认道。

    小清绝似乎忘记了害怕一样,她觉得眼前这个神秘雾人就是在侮辱她,侮辱古琴,所以她很不解气,傲然说道:

    “我今年七岁,就闯过琴声幻境的众生相,获得清绝名号,你居然说我弹得不对……哼!你行你来啊!”

    清绝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晕过去,不断被破弹琴不说,现在还要被奚落——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会……”天行容若一如既往地否认。

    然后,他有点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觉得她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温婉可人,好像变成了一个被惹恼的小猫。

    嗯,有点像掉钱的铜钱。有点搞笑。

    这些想法飞快掠过天行容若的脑海,发现清绝依然不依不挠地闹着情绪,他顿时有点头疼地说道:

    “虽然我不会,但我懂你说的。爱琴公国的琴声幻境闻名于世,有众生相、故我在、天地间、慈悲音四种境界。而你这五天以来,只会众生相的旧曲新弹……”

    说到这里,天行容若有意停顿了一下,隔着灰雾,盯着小清绝已经通红的脸蛋,无比认真地说道:

    “在里面,你自己的东西,一点也没有……”

    清绝闻言,气势顿时大挫,神情极其不自然,有点惊慌失措地说道:

    “你,你真的懂啊?怎么知道那么清楚?你是谁?”

    天行容若默然,不做任何回应。

    清绝见到这个神秘雾人对自己的身份一如既往地守口如瓶,只好无奈地捂着头,装着可怜兮兮地说道:

    “其实,那个,我也很无奈。老师只教了我两年多,就离开了……”

    “你老师?是谁?”虽然天行容若早有猜测,但他发现自己的心脏还是不自觉地蹦蹦乱跳起来。

    小清绝不疑有它,也没有发现天行容若的异常,只是那双大眼睛转了好几圈,似犹豫不定,但最后觉得事无不可对人言,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还是说出来。

    于是,她重新整理了一下仪容,端正了身子,将内心的一切忐忑与不安一扫而空,无比骄傲地说道:

    “我老师就是大名鼎鼎的琴仙子,陈家明珠,陈秀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