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20章 后台惊梦了无痕
    补10.11更新。

    ——————————————————————————————

    与此同时,长安广场南面不到两公里的罗马斗兽场里面,天行容若在清绝古琴声响起的那一刻刚好结束一场战斗。

    这是他在血色拳盟的第110场战斗。也是110场连胜,离登上行者血榜还差890个连胜场。

    早在五天前他就来到了华夏城,重新投入到了血色拳盟的战斗当中。

    其实,这一切亦是情非得已。如果有得选择,他是不会浪费时间来此的。毕竟专心致志做一件事,效率会更高一点。

    只是,他没想到阵盘擂台的设计工作远比他想象的复杂万倍,尤其是他定位在设计一艘前无古人的阵盘飞船后。如此庞杂的工程每天把他搞得头昏脑涨,连脑袋都快要爆炸开来。

    与此同时,他还要兼顾他作为老师的职责。

    为此,他不得不再想办法把阵盘擂台分割成无数板块,交由他的学生,让他们参与到阵盘修复的各项工作上来。也算是让他们边学习,边实践。

    不过,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这1600名学生还是研究型的人才,尤其是天行夸四人和博福星四兄妹,以及士昭四兄妹。

    事实上,直到几天前,他才发现自己走进了一个误区,以为天行家族里面年轻一代都是像他那六位叔叔那样,是痴迷修炼的精英骄子。

    但竟他调查发现,结果刚好相反。年轻一代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更喜欢在天行家族这棵大树上的各个枝杈上,发挥自己的光和热。

    而在这部分人里面,又有一群人喜欢走进实验室或者研究所,成为里面的佼佼者,对所谓超武者修炼反而缺乏浓厚的兴致。

    很明显,他的1600名学生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也许当初天行康和天行如这两位文武长老就是觉得他们这些实验室里面的精英骄子缺乏必要修炼,没有任何保命手段,才想到让天行容若通过阵法这种比较新颖和柔和的方法,来磨炼他们,从而提高他们的超级武学修为。

    所以说,当修复阵盘擂台这种带有研究性质,还是这么有挑战性的项目,摆在他的学生面前的时候,却是正中他们下怀。

    其实,就算天行容若没有临时拉他们进入修复阵盘擂台这个项目,他们也不会在演武大阵继续这样打闹下去。也许为了尊重天行容若这位老师,他们还会继续学习阵法,但阵中对抗方面肯定会有所懈怠,哪怕知道演武大阵对练可以提升修为。

    毕竟,一直以来,他们志不在修炼提升修为。

    这样一来,阵盘擂台修复工作就相当于多了1600名勤勤恳恳的免费劳工。

    只不过,天行容若没想到痛苦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铜钱曾经以自己悲惨经历,向天行容若痛诉过“宁遇阎王,莫逢研究员。”

    当时,他只是一笑置之,却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悲惨的一天。

    阵盘擂台设计阶段,往往在天行容若精疲力尽的时候,他那些学生依然乐此不疲,像永远不用休息的机器人一样,比起在演武大阵的时候不知道精神多少倍。他们一个个在盯着一张张设计图案的时候,都像好奇宝宝一样,两眼放着精光,每分每秒都在向天行容若这位老师求教着各种关于阵法的问题。每一个人都像化身吸血鬼那样吸取着关于阵法的一切因子,以补充自己的养分,快速成长。

    所以,在过了一个月这种形同折磨一样的生活后,天行容若还是忍不住溜了出来,给自己换个脑子。

    之所以选择来华夏城,主要还是还债,还肥龙的那一亿联邦币。

    由于修复阵盘擂台的进度远比想象的慢,他只是拿到了一亿的额度。

    说到底,他还是脸皮薄,债多压身搞得他浑身不自在。所以,一拿到钱,他就赶紧过来罗马斗兽场,把钱还上了。为此,他没少被铜钱埋怨。

    既然来到了罗马斗兽场,下场自然理所应当的事情。无论何时何地,修为久久不见突破,终究是他的心病。

    斗兽场中,倒在地上的那名四星巅峰行者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天行容若,心有不甘地说道:“你这种战斗力,怎么可能还是四星?”

    “我也一直在奇怪这个问题……可惜你倒下了,无法给到我答案。”天行容若十分真诚地回了一句,带着无尽的遗憾。

    说完,他以非一般的速度,嗖一声径直离开了斗兽场,甚至连铜钱都没有叫上。

    原因很简单。他听到了清绝弹奏的琴声。

    那种感觉无比的熟悉,好像一直铭刻在他脑海里面一样,从来都没有消失。先前之所以没有显现,只因它埋藏得很深,深到即便他早从花农口中知晓了一切,也不愿轻易去触碰。

    如今,琴声只是一个引子,那些记忆如潮水般,不受控制地疯涌而来。

    古琴声,由远及近,不绝于耳。

    天行容若一边飞步疾行,一边凝神听着,不自觉间,竟泪流满面。

    此时此刻,他已能确定琴曲的名字。

    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

    “阿妈——”

    天行容若一声悲呼,响彻整个夜空。

    与此同时,他脑域中原本巍然不动的四彩珠,竟由慢而快,最后像爆旋陀螺一样,疯狂转动,几乎看不到影子。

    灰色源力化成团团烟雾溢出,迅速弥漫天行容若的全身,而后从其头顶升腾而起,化作一朵灰黑发亮的乌云,刚好遮盖住他的身影。

    异状发生之时,天行容若脚下飞步如风,卷起漫天尘埃,眨眼间,连人带云便在原地消失无踪。

    ——————————————————————————————————

    长安广场那边,清绝双手轻柔地拂按在了整个琴面之上,结束了阳春白雪的古琴演奏。

    她看了看舞台下面略显喧嚣的场面,眉头不由一皱,然后暗暗叹了一口气,轻声细语道:

    “还是不行啊……难道没有了师傅的教导,我要在众生相这个琴境里面一直待下去吗?”

    看着台下无感的观众,小清绝亦是无心侍候,小心翼翼背好古琴之后,便走向了等待在后台角落的筝仙子等人。

    在四位各有千秋的美人互相讨教音律的时候,两名西陆青年也结束了争吵,十分殷勤地邀请四人共度晚餐。

    对此,四位仙子并没有矫情,反而欣然地跟随在两名西陆青年后面。

    不过,在他们一行六人快要走出广场后台那条长廊的时候,领头的两名青年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是谁——”

    首先是那名方脸青年无比警惕地看着前面,不明不白地问了一句。

    原本旁边的那位圆脸青年以为方脸青年在装神弄鬼,对着前面空无一人的地方胡言乱语,但他刚想取笑一下的时候,却突然瞳孔放大,嘴巴张得巨大,十分戒备地问道:

    “阁下何人,为何阻挡我们的去路?”

    听到两名西陆青年突如其来的话语,后面四位仙子的视线才越过二人,刚好看到一个笼罩在灰色烟雾的人,不言不语地挡在了他们前行的路上。

    十分诡异!

    就在大家有点失神的时候,方脸青年依旧绷直着身子,语气尽量放柔和,姿态低下地说道:“我们一行六人都来自爱琴公国的。我们从来不参与任何斗争。如果哪里有误会或者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圆脸青年诧异地看了一眼尽显卑微的方脸青年,好像有点摸不着头脑,但秉承相信同伴的原则,他深吸了一口气后,也依样画葫芦地恭声道:“我们只是普通的乐器弹奏家……”

    没等他说完,一旁的琵琶仙子不耐烦地拨开了两名青年,大声苛责道:“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啊!他就一个神经病爱追星,还装神弄鬼,故作神秘。我都不知道你们跟他啰嗦那么多干什么!还有你——”

    “啊!”

    本来琵琶仙子不解气地又指着那神秘雾人,想训斥一顿,没想到话没开口,便惊叫一声,倒地不起。

    “琵琶……”

    后面的筝仙子和箫仙子关怀心切,想扑上前一看究竟,却没想到也扑一声倒地,生死不知。

    两名西陆青年见状,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临阵表现得还有点不堪入目。一个个脸色苍白,冷汗频流,手脚都不自觉地哆嗦起来,勉强摆出了奋力防御姿势。

    那个神秘雾人在放倒三位仙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举动,反而饶有兴致地看了两人很久,最后说了一句令他们大惊失色的话。

    “你们在害怕,但远没有恐惧到这种程度……你们很强,源力很强,竟然能那么早就发现本座。可惜的是,你们两种力量,修炼不平衡,元力远远落后源力。嗯,李斯特家族的琴王指和肖邦家族的绕指柔,这种程度的元力使出,对本座威胁不大……”

    听了这个神秘雾人的话,两名西陆青年终于知道怕了,觉得自己心里拔凉拔凉的,急忙把自己心里的小九九收起来。

    然后,他们根本顾不得旁边还有一个清绝,居然毫无节操开始颤身求饶。

    “阁下应是为美人而来吧?她们三个,哦,不,四个,都是阁下您的了……”

    “对对对!只求阁下手下留情,饶过我俩狗命……”

    “弗朗·李斯特!德里克·肖邦!你,你们无耻,你们该死——”小清绝被气得七窍生烟,好像忘记了害怕一样,对着两名青年指名道姓地恨声骂道。

    “对!你们该死——”那神秘雾人附和道。

    言罢,两名西陆青年根本来不及看清神秘雾人是怎么出招的,就头一歪,倒在了地上。

    见到这种结果,小清绝脸色苍白地看着神秘雾人,无比惊恐地问道:

    “你,你,我,我……你真杀死他们了?”

    “你怕了吗?”神秘雾人反问道。

    小清绝看着倒在地上的还有三位仙子,她强行压制了自己内心的恐惧,看着这个让人摸不透的神秘雾人,颤声道:“我,我原本没有害怕的,因为我没有感觉到你的杀意。可,可你居然会杀人啊……”

    神秘雾人闻言,突然不说话了,就这样静静地看了小清绝良久,然后语气温和地说道:

    “他们都没死,和刚才三个女人一样,都是晕过去。只不过他们要多受点苦而已。哎!现在妄动四彩珠果然威力有限,那些保卫居然那么快醒了……那么你也休息一会吧……”

    话音刚落,小清绝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自己被那个神秘雾人飘散过来的灰雾包裹起来,然后陷入昏迷,意识全无,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原地。

    待无数脚步声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三女两男晕倒在地。

    其余,了无痕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