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18章 璧人年少姿清绝
    补10.9更新。

    ——————————————————————————————————-

    古琴的历史悠久,可追溯到地球时期的古华夏,后在千年黑暗时代曾经复苏。许多名琴被有心人寻遍宇宙,搜寻到原材料完美“复活”,不仅有详尽的文字可考,而且沿用了一贯的美妙琴名,创造了新的传说。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陈桓公的号钟、陈庄王的绕梁、陈相如的绿绮和陈邕的焦尾。

    不过,由于年代太久远,加上延绵的战争,在大家的认知之中,很多名琴应该早已经受不住岁月的摧残,最终化成了尘埃。

    毕竟,四大名琴之中,最年轻也是最为人所传颂的焦尾琴,距今也有将近一千二百多的历史。

    这么漫长的一段时间,就好像人有生老病死一样,古琴也是有生命的,只要年限一到,根本不用外力的破坏,琴身自然就会朽化消逝。

    只不过,清绝却不是这么认为,自她两岁那年进入爱琴公国陈家给“琴仙子”当琴童之后,就无数次“拂拭”过那把名琴焦尾。当然,这里的“拂拭”,指的是清洁保养的意思。

    只可惜,“琴仙子”下嫁到天行家之后,她已三年没见过那把名琴。嗯,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资格弹奏那把焦尾古琴吧,尽管自己以七岁之龄已经被公国里面的人称为“小琴仙子”。

    清绝倚靠在窗户,看着广场上沉浸在筝仙子弹奏当中的人群,心里既遗憾,又惋惜。

    在那美妙的乐声中,月光流淌之下,窗户的玻璃里面隐约倒映着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古典小美女,不,小仙女——那青涩的面容,没有给人美的感觉,只是有一股无法形容的灵气。

    她小小年纪,却身材高挑似少女,有一头长至腰际的乌黑秀发,如瀑布一般,用白色的发带系住,柔顺垂在背后。

    特别是她修长的手掌上的肤色晶莹如玉,翻转之间,如见仙子拂袖,有无上魔力,再看那双眼眸闪亮,充满聪慧,嘴角上永不散去的浅浅微笑,相信每一个人看到都会稍微失神一下,在感觉亲切之余,总是认为眼前这人,似曾相识,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总而言之,清绝就是那种让人一眼看上去就会不自觉亲近,却又无法长久记住的的小女孩——尤其是在她刻意隐藏自己的时候,必会将这种特质表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此刻思绪万千的她,却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状态,倒像是一小撮清水,清澈见底。

    “不知道师傅现在怎么样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当面感谢她的教诲,我要不要趁此机会去拜会她呢?可是,这次作为陈家来华夏星的代表之一,重任在身,周围耳目众多,私下见面会不会有麻烦呢?还有,不知道家族里面的那些传闻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该怎么办?”

    虽然清绝只是做了“琴仙子”两年的琴童,但学到的东西能让她毕生受益,为她走上古琴之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因此,清绝认为,她和琴仙子之间虽没有师生之名,却有师生之实。没有琴仙子那两年毫无藏私的悉心教诲,她的琴艺和琴心是无法达到今日如此境界,并闯过名琴幻境,得到“清绝”名号。

    更别提,作为孤女一名的她,如果不是挂着一个琴仙子弟子的身份,今日在陈家更不会有现在这个地位,还被委以重任来到华夏星。

    从两年半之前,陈家内部就不断有传闻,说师傅和她夫君已然去世,只是天行家族秘不发丧而已。

    对于这些模糊不清的传闻,陈家一直没有人站出来澄清,反而听之任之。

    当然这里面,也有另外一重原因。陈家传出琴仙子出事的同时,作为琴仙子父亲的家主大人突然出关,而后消失无踪。

    所以,尽管天行家曾私下将具体情况告知过很多次,但作为爱琴公国影响力最大的陈家,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更是拿不定主意,自始至终都没有下决心派人前往天行家,生怕落人口实。

    客观上来说,在两年多前的那种形势之下,陈家无论私下,还是公开,都无法跟天行家族联系太多。或者说,撇清彼此关系,对两家人都是有益无害。

    这里面的利害关系,要从爱琴公国立身存世的根本说起。

    爱琴公国在行政区域的划分上属于人类联邦,但其必须一如既往地秉承永久中立的原则,只能纯粹地为保留人类文明火种而存续。它从宪法上被禁止以任何身份,以及任何形式参与到联邦中的任何一种斗争。

    这就要求爱琴公国上面的所有人和家族必须谨小慎微,不能越过雷区。如有违背,一旦被发现,将会被永久驱逐,造成严重后果的,还会在原来规定刑罚上罪加一等。

    这也是人类在经历千年黑暗时代、智能人战争、天杀体之乱后,终于意识到任何一种战争与混乱给人类本身以及文明带来只会是毁灭性打击。因此,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希望能通过这种设立文明保育区的手段,让其可以免于战火。

    只是这种过于理想化的人为设置,就算仅是七岁的清绝,也能用她聪慧的大脑,推断出这一切都是人类一厢情愿的幻想,在自欺欺人罢了。

    毕竟是人性复杂,时代跌宕。

    爱琴公国虽以文明火种之地为名,却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人类联邦,里面关系错综复杂,不是她一个小女孩能搞得清楚明白的,尽管她知道自己不缺乏那样的智慧。

    政治什么的,太累人了!

    与其花费时间去琢磨这些东西,倒不如多花几分钟磨炼自己的琴艺!

    所以,在种种因素之下,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获得关于琴仙子的确切信息。在那时候,她就下定决心要亲自来求证传闻的真实性。

    终于,这一次借着华夏宗庙组织的义演活动,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华夏星。

    就在清绝浮想联翩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的小清绝,我表演完了。到你出场了。小琴仙子,加油哦……”

    人未至,声先到。此声音十分温婉,余韵悠长,听来便让人想一探究竟。

    果然,来人一跨进门槛,即让房间敞亮,蓬荜生辉。

    同样是美女,但与青涩的清绝相比,这个身穿飘逸汉服的美女具备了成熟美韵的风采。两条月牙儿的柳眉下面,是清澈明亮的瞳孔,配上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以及恬静优雅的气质,绝对符合大多数男性的审美观,让人不自觉沉醉于其中。

    “筝仙子大人,您老取笑我……”面对与自己师傅平辈并称的筝仙子,清绝不敢造次,脸上红彤彤地行了一个鞠躬之礼后,不无着急地说道。

    “我这可不是取笑哦。你年纪轻轻能闯过名琴幻境,还取得清绝名号,如果你师傅在这……哎!罢了,不说了,你赶紧上场吧……”筝仙子本来还要调笑几句眼前这位可爱的小姑娘的,但想到昔日与琴仙子的情份,心情复杂异常,转口便催促清绝上台表演。

    清绝闻言,心神领会,也不做多余动作,只是再次躬身行礼之后,便走出了房门。

    她脚步轻快,不缓不急地走过了直廊,没有左右打量房外两边的景致,只是不停调整自己的呼吸,不大一会儿便来到一个飞檐式结构的厅堂门前。

    望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清绝左手松了松背上被自己还要高的古琴,右手不忘从头部捋下面纱,把自己的面容完完全全遮盖在了里面,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无比地轻快地迈出了门外的舞台。

    外面,正是华夏城的长安广场,一个比八虎广场还要大的广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