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14章 岂有堂堂空无人
    补10.5更新。

    ————————————————————————

    已经三天过去了。

    所有人依然在谈论八虎广场上的梦幻型飞船,天行三号,就连那最忙碌的1600名阵法课学员们都放下了芥蒂,三五成群地高谈阔论着,好像忘记了要上课一样。

    其实不然。

    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老师“阵先生”无故缺席了,没有人能找到他的踪迹。

    而与此同时,这三天里,天行府邸后院靠祖庙山旧址的位置却多了两个身影,一高一矮,日夜都在漫无目的地徘徊。

    正是天行容若和铜钱。

    三天前,听了天行健讲话之后,天行容若避开了所有人,浑浑噩噩的,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游荡在祖庙山周围。

    而其他亲人好像也消失了一样,只有铜钱一言不发地紧身相随。

    天行健那天的公开发话,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激励人心的宣告,但对于知情人士来说,就是在宣战。

    一种心照不宣的宣战。

    然而,落在天行容若这里,却又是另外一重意思。无法不说,天行健所言对他的打击还是蛮重的。

    尽管他对父母之事,早有心理准备,但如今真正面对真相的时候,却发现心里依然滋味莫名,千愁万绪。

    这就是早智的烦恼吧。

    今日,天行容若和铜钱一前一后地走着走着,不知为何,居然兜了一大圈走到了四方堂。

    此时四方堂前后早已修缮如故。不仅两年前因阵盘擂台之变损坏的地面无缝修复,就连损坏的那一层地面建筑,也被重新建了起来。依旧那样庞大,依旧那样低调地坐落在树林深处。

    天行容若伫立在四方堂前,看着门口的四根柱子,口中喃喃念道:

    “踏踏实实走路、堂堂正正登天、偷偷摸摸杀人、老老实实坐牢……如此四四方方的正道,原来还是很难做到的……”

    说完,他就往四方堂里面走了进去,默然地穿过第一层的四方武堂和第二层的虚拟测试区,直奔第三层的实战测试区。

    正是阵盘擂台的所在。

    懵懵懂懂了三天,天行容若还是恢复了一点神气,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个帮助修复阵盘擂台的任务,就想着进来了解一下进度。

    没想到刚踏进第三层,就听到下面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必须加钱!这么大的修复工程已经完全超出合同范围了……”

    “合同白纸黑字,清楚明白。你们没有权利提出追加钱款,不能保质保量完成,贸然退出,你们就等着准备支付巨额赔偿吧……”

    “赔偿?合同上面只写着一般性修复,只需要按照阵图恢复原样即可。但你看,眼前这个擂台损坏成这样,简直面目全非,怎么可能是一般性修复……”

    “哼,关于这一件事,我们上一次已经把维修经费追加到了11.88亿联邦币,你们居然还敢揪着这一点不放,真是欺人太甚!”

    “深度修复等于推倒重来。你们这个阵盘擂台本来存在很多不合理的阵法结构,我们光源阵道公司秉着对客户负责的态度,必须组织大量的人力物力重新设置阵盘擂台方案,所以……”

    “所以个屁……你们居然想着将阵盘擂台重来?我算看出来了。你们光源阵道公司就是井底之蛙,对阵法的了解就是半吊子……怪不得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已修复的一些擂台版块毫无反应……”

    “你这个门外汉,一点都不懂阵法之奥妙——”

    “你们光源连我都不如,还敢在此叫嚣——”

    争吵双方,你一言,我一语,越说火气越大,就差没动起手来。

    天行容若远远看了一会,自然对事情始末有了一定了解。

    联邦阵法爱好者联盟“消失的光”是一个松散组织。它下面的组成团体,有各种各样的形式,如临时团队、工作室、公司等。

    眼前敢公开和天行家族管事叫板的人,就是来自一家名叫“光源”的阵道公司。

    从其名字便可知道,这家公司的野心不小。

    因为“消失的光”作为阵道爱好者联盟的大号,原意指阵法是这个宇宙消失的光芒,没有它,相当于没有了光明,人类一直处于黑暗里摸索,永远找不到正确的前进方向。

    而“光源”意为阵法光明之源,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因此,这家光源阵道公司,不仅在阵法联盟里面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而且在联邦也是声名赫赫。

    尽管阵法之道不被联邦官方认同,但大家都不能否认它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传承。

    正是因为古老,所以稀缺。

    因此,阵法出乎意料地成了联邦世家或富豪们附庸风雅的最佳标配。只要那个人家里能布置出一两个复杂的阵法,必是可以炫耀很久的事情——阵法越是复杂,主人脸上越是有光。哪怕阵法完全没有实际效用。

    出于这种观念,光源阵道公司的人第一眼看到阵盘擂台的时候,也是惊呆了,一个个不由在心里感叹“联邦第一家族”名副其实。

    只可惜,阵盘擂台损坏超乎想象,他们从最初的叹为观止,到最后的束手无策,甚至恼羞成怒。

    “哈哈哈……真是可笑!按照你们原来的方案来做,简直是浪费时间,那是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好吧,只要你们把剩下的5.88亿尾款支付给我们,我们扭头就走。后面的,你们天行家族爱怎么搞就怎么搞……”

    随着笑声传出,光源阵道公司的人群中走出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

    只见此人身上,完全看不到研究阵法之人的那种老派,斯斯文文的脸庞上,有着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显得无比精明干练。只不过有了一副眼镜的遮掩,俨然一个普通的公司职业经理人。

    还没等这位中年人完全走到队伍前面,一个淡然的声音,响彻整个第三层。

    “光荣先生,人还是要点脸面比较好……因为你们的无能与无知,浪费了我们天行家族整整两年宝贵的时间,你还有脸面在此出口不逊,漫天叫价……你们是当我天行家族无人是吧——”

    此番话落下,掷地有声。

    尤其是最后一句暴喝,几乎要把光源阵道公司所有人的耳膜都要击穿了似的,使得他们极其难受地蹲下了身子。

    天行容若远远看去,那些人就像跪在地下忏悔似的。

    那位名叫光荣的人好像有几分修为,很快地愤然站了起来,想质问发声之人。

    不过,待看清那人之后,他身上气势一弱,露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然后怏怏地说道:

    “康长老,您堂堂圣者之尊,何必为难我等蝼蚁之身呢……”

    来者正是天行康。

    面对这位光源阵道公司的负责人,他依然是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

    “光荣先生,你不必装可怜!你身份尊贵,不仅在阵道爱好者联盟声望过人,而且还贵为联邦各大世家豪门的座上客,多少人巴结你们都来不及,谁敢将你当成无名之辈啊?”

    一番分不清是褒是贬的话抛过去,天行康仿佛看不到光荣诚惶诚恐的模样,依然不容置疑地说道:

    “你那么大尊佛,我们天行家族实在是装不下。说一句得罪人的话,你们用了两年时间弄了一坨屎出来,还想天行家族为这坨屎买单,真是不怕笑崩天下人的一嘴牙啊——”

    “你——”光荣听到天行康如此不留情面的一句话,脸上怒形于色,想开口反驳。

    但天行康身上气势一放,压得他无法言语,只能乖乖听教。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话不投机半句多。来人——送客!”

    话音一落,周围早已蠢蠢欲动的天行家族子弟,迅速将光源阵道公司人包围了起来,齐声喝道:

    “滚——”

    其声怨气冲天,看来这两年来没少受气。

    “放手——本座自有手脚,无须你们护送!”

    光荣见天行康已经撕破了脸皮,神情重新变得淡然,恢复了阵法师固有的仪态,傲然喝退了天行家族子弟的拉扯,然后不无嘲讽地对天行康说道:

    “你们天行家族势大,自然是你们有理。但在此我必须多说一句……”

    “你们这个所谓的阵盘擂台根本就是四不像。不仅把新阵派和古阵派的东西胡拼乱造,而且还在中间设置多余的机关,把有常规能源掺杂在内,简直是不堪入目……真不知是哪位阵法大师才想到这个****主意——”

    远处的天行容若听到这里,眉头不由一皱,然后看向天行康,想看他怎么回应。

    因为阵盘擂台的主要设计者就是天行康。

    自从知道天行康是创造“进化复合阵”的达尔文之后,天行容若很自然地联想到了阵盘擂台的由来。

    明明就是阵法神作,却不自知。那些人真是有眼无珠啊!天行容若心里嗤笑不已。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现在你们天行家族的形势,那可谓是四面楚歌。远看你们和西陆名门的仇怨,近看你们和稻家这个老古董关系破裂,除了我们光源,没有人有胆子,更没有人有能力会接下你们的委托……”

    “所以,你们就等着这个阵盘擂台蒙尘生灰吧……哈哈哈……”

    光荣一副早已看清真相的模样,嘴上越说越是得意,竟当着天行康等人的面,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起来。

    面对这样无礼的挑衅,一众围着光荣等人的天行家族子弟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出手。

    一是此人身份复杂,不能轻易触碰;二是光荣所言句句属实,他们无法反驳。

    一时间,一个个竟被笑得有点无地自容,进退不得。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言语上气势逼人,令人不自觉矮上一头。

    “无知小儿,你错了!本座敢接,也有能力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