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07章 假语故事话真事
    补9.28更新。

    ————————————————————————————————

    “这个故事就是说,稻家大院里面养了一头神异的大狗,前知远古,后知未来,上晓天文,下了地理,近知院中大小事,远知联邦是非故。因此,稻家上下但凡遇到疑难关键之事,首先居然不是他们那一套起坛作法,碟仙问米的本领,而是询问那头大狗。而那大狗也是厉害,居然逢问必答,答案往往令人称心如意,使人叹服。”

    “哦,竟有如此玄乎之事?那下面如何?”天行懿似越听越感兴趣,竟催着天行容若往下讲。

    “前面是神异,后面就是怪异了。传闻中那个大狗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别的原因,竟很不喜欢稻家到处埋藏的阵盘。如果阵盘相关的东西被发现,它会即刻暴跳如雷,不仅会咆哮伤人,还会逼迫人逐一清除掉。”

    “听说那毛病是愈演愈烈,它还很不喜欢稻家的人研究阵法。只要它察觉到阵法波动,就会异常激动,逢人就咬,还闹出了人命。也因为那大狗神异,他们稻家取舍了一下,毅然减少了阵法研究,避免刺激到它。”

    “哦,这大狗还真有点讨人厌呢……”天行懿皱着眉头,模糊不清地回了一句。

    “可不是嘛。这大狗可折腾死那些护犬人了。但没有办法啊,它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别人说它一两句,可能都会被鞭打,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你说这可怎么办?”

    听到天行懿好像跟自己观点一样,天行容若同仇敌忾地表示了赞同,而后苦着脸问询解决的办法。

    “小容若啊,你可不要怕那只大狗,也不要替那些护犬人担心。大狗它再凶恶也还是被链子拴住的,而且那护犬人也不是白痴,总会找点活动或者它爱玩的东西,让它分心他顾的……”

    “小容若啊,你可不要怕那只大狗,也不要替那些护犬人担心。大狗它再凶恶也还是被链子拴住的,而且那护犬人也不是白痴,总会找点活动或者它爱玩的东西,让它分心他顾的……”

    天行懿的影像向外伸手,在天行容若的头上来回虚抚了几下,轻声细语地宽慰道。

    “哦,好吧……就是可惜了那些好玩的阵盘,我是真爱玩,它们能让我变得开心,而且我觉得很有用处……嗯,对我做好老师,很重要。”天行容若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没有继续纠缠大狗的问题,反而说起了阵盘,话题非常跳脱。

    “哦,你喜欢玩啊?但这个东西,用处不大啊——怕不怕浪费大好光阴,耽误你的修炼啊?你可不能荒废你的元力修炼啊……”

    对于天行容若的这个爱好,天行懿好像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一样,一时间竟有点犹豫不定。

    “不怕耽误。铜钱他会督促我的,他可是一个很严格的老师——”

    说完,天行容若有意无意地在铜钱的脑袋上用力拍了几下。

    见到天行容若这个举动,天行懿好像捕抓到了什么,然后不动声色地调笑道:“铜钱啊,他连合格的老师都算不上。只要提到钱,他立刻就会毫无原则地跟你疯——也怪我,当初和他相处的时候,开口闭口都是这个要多少经费,那里短缺多少钱。他被我洗脑了——”

    听到此,一旁充当视频终端的铜钱,脑中核芯凌乱了一下,隐隐回忆起这些话语都是在巨大痛苦之下收录的,并不是简单的念叨。

    天行容若当然无法得知铜钱此刻的情绪波动异常,而是一脸十分为难的表情,用请求的语气说道:“可是,爷爷他们——”

    天行懿见状,笑骂了一声小鬼头,然后大手一挥,把天行容若放到了一边,而后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对天行健等人命令道:

    “你们啊!容若爱玩阵法这事,你们不能阻拦,还要支持他玩。经费,可以从我的例份出。记住,他开心比什么都重要!好了,有事,我挂了——”

    话音未落,没等天行健等人反应过来,天行懿就匆匆关闭了视频聊天。

    面对早已空无一物的虚空,天行健等人一脸懵逼的模样,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心里还在纳闷,这种事情还要特别叮嘱。

    但他们终究是聪明人,一番思前想后,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待他们转身想细问天行容若的时候,身旁却骤然升起一个金黄木色的元力罩,刚好把他们四人笼罩在内。

    正是天行容若的金刚不坏!

    “容若,你……究竟在和你奶奶打什么哑谜啊?”

    毕竟是枕边人,天行健最先发现了刚才婆孙对话中可能存在猫腻。

    天行容若没有回答问题,而是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继续给天行健等人的手腕加上层层元力禁锢。

    “呼——真是累人!爷爷你们四人再加几层防护吧,我怕有遗漏……”

    刚才那一系列施为,尽管是短短三秒钟不到,但天行容若觉得自己已经耗尽心力,有点有气无力地多叮嘱了一句,以防方一。

    天行健等人不疑有它,依照吩咐做足了功夫,不仅给外围元力罩加多了四层,而且直接摧毁了手上的个人智脑。

    显然,他们从婆孙刚才那一番异常对话里面,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说吧,都打什么哑谜?”

    还是天行健迫不及待地开口求解。

    “此举为何?嘿,你这元力罩练得不错……好吧,你们打什么哑谜?”

    只是同一时间里,天行如的关注点似乎有点偏离,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但发现大家都盯着他,所以连忙改口,回到正题。

    “几位爷爷,容我歇歇,我是真的累——”天行容若一见周围环境已经固若金汤,料想不会有什么意外,便把自己的元力罩撤去,上气不接下气地瘫坐在椅子上。

    十分钟过后,天行容若振作了一下精神,用力甩了甩头,整理了一下思绪,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解答众人的疑问。

    “每天跟奶奶讲故事是真,今天这故事却是假。这么说吧,大狗代指的就是,联邦唯一超级智脑自由世界;稻家,你可以理解为阵法之道……”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那自由世界真的在阻止人类在阵法方面的发展?我就知道——”

    没等天行容若往下面解释,天行康就激动万分地站了起来,跟着在书房内来回踱步,嘴上还不停地在碎碎念,连天行健等人几次叫唤都不予理睬。

    天行容若没想到他话没说完,就被别人猜到了谜底,还是那位平时总是沉默寡言的二爷爷。

    这使得他又是诧异,又是落寞。

    原来,爷爷他们都是知道自由世界有问题的。

    天行健眼尖,发现了天行容若的情绪有点变化,因而干脆不再理会失常的天行康,转而细声安慰起天行容若。

    “小容若,你不要灰心。你二爷爷他……哎,他有心魔,所以你提到那自由世界,他都是下意识往最坏的地方想的……”

    一旁的天行意见到天行容若依然兴致不高,接着补充道:“这么说吧。第一,你二爷爷他跟那超级智脑自由世界有天大的仇恨;第二,他是联邦阵法爱好者联盟‘消失的光’的发起人,他有另外一个西陆人的名字,叫达尔文……”

    “进化复合阵?达尔文?”

    此时此刻,天行容若被震住了,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冲上去撕开四个老人的面具,看看下面究竟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进化复合阵是什么?其实从字面意思就能发现它的神奇之处,进化与复合。进化是阵法的效果,复合是阵法的难度。一个会进化的复合阵法,它的神奇之处可想而知。

    从阵法构想设计的理念来说,它是至今为止人类所能知晓唯一一个复合型阵法,堪称是比人类脑域还要复杂的阵法。听说,连超级智脑都无法解释清楚个中奥妙。

    从新阵派的九段位理论来说,它是最有可能衍化到阵法巅峰九段位的一个传奇阵法。

    同时,这也是天行容若入世以来,见到的唯一一个极有可能接近铜钱智脑核芯的阵法,所以他尤为印象深刻。

    特别是那个阵法师,达尔文。一度被他视为假想敌。

    达尔文,二爷爷?

    这时,天行容若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疑似疯魔的天行康,然后又看看自己面前这四个老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爷爷,达尔文?三爷爷,霸刀?那四爷爷和亲爷爷又是谁呢?

    “容若,容若,你可以继续……”

    天行意轻声打断了天行容若的沉思,却拨不开他那内心的那一团乱麻。

    他没想到自以为惊天动地的大发现,竟早为人所知,甚至有可能人尽皆知。

    “小容若,小容若,你可不要那么沮丧。你二爷爷虽一直对自由世界抱有怀疑,但都是主观臆测,没有任何真凭实据。要不然,阵法之道也不会被主流科技压到无地立足,只能沦为玩物性质的破落户……嗯,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啊?”

    天行健忧心天行容若的心理承受能力,生怕打击他的积极性,所以极力想把话题拉回正轨。

    是哦。证据?我有证据啊!

    天行容若努力平息内心剧烈的波动,让自己尽量恢复正常。

    “哦,爷爷你说什么?啊,是这样啊……这要从铜钱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