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05章 方知头头皆是道 上
    补9.26更新。

    ——————————————————————————————————

    天行容若的第二节阵法课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整节课44分钟。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觉得的。

    但他的1600名学生却觉得过完了一辈子一样,漫长而短暂,朦胧而煎熬。

    于是乎,在当天下午,先是天行康这位文长老收到了各种投诉,然后是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一些成员也陆陆续续收到了同样多的投诉,最后在他们这些话事人举行秘密听证会议的时候,被闻风而来的近千人聚众哭诉,场面十分凄厉且混乱。

    自然,这发生的一切都直指天行容若这位阵先生以及他的阵法课程。

    此时,在会议室内,天行容若身披微型机甲,依旧不见庐山真面目,一本正经地正襟坐在近三十长老面前,表面一副躬身聆听质询的顺从模样。

    一周不到的时间,这已经是第二次经历这种三堂会审的大场面了。

    对此,天行容若极其地委屈,甚至是厌烦,所以对于长老的一些问题,他阴奉阳违,有点敷衍了事。

    “挑……阵先生,事情闹成这样,不知道你对此事做如何解释?”一个跟博福星有几分相似的老人像努力压抑着怒火,沉声问了一句。

    虽然天行康这个文长老坐在会议室的正中央,但这个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很明显是来定调的。

    这是兴师问罪啊!

    “博长老,天行博士曾经说过,关于科学研究,任何事都要去尝试,失败的尝试,不是尝试的错。”天行容若好像听不懂轻描淡写地抛了一句老祖宗的经典语录。

    听此,博长老知道自己不能往下问了,再问就是质疑祖宗恩人,是打自己嘴巴子。

    他忍住了,但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能忍的。

    一个坐在天行康右侧的长老还是忍不住向天行容若大声喝斥道:

    “岂有此理!博士鼓励后人勇敢探索学问,但没有鼓励你拿人命来开玩笑。你可以试验你的阵法,但怎么就能拿我们1600名的家族精英骄子来试验你那狗屁阵法啊——”

    天行容若瞄了这个跟那个士昭有几分相似的老人,依然语气平淡地回应道:“精英?他们是精英?他们在我那狗屁阵中连40分钟都挺不过来,一个个被吓到哭天抢地,就差没尿了裤子……”

    说完这句很不客气的话,天行容若已经发现面前大部分长老都坐不住了,但他依然不依不挠地火上加了一把油。

    “用武长老(天行如)的话来说,他们就是一群带着所谓徽章的虚拟高手,到了现实当中,就是一个个带着蜗牛壳的虫子,不堪重用!”

    不管天行如有没有讲过这么一句话,但天行容若这一个比喻却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因为他口中的废物虽特指在座这些长老的后辈,但听着有意,觉得这话还把他们也骂在内了——他们也不全是裂星强者啊。

    “你——你放肆!你以为你这个阵先生是什么东西,无非就是源力修为诡异,趁着那一个月八虎城内家族武力空虚,被你趁虚而入,才成就了你的威名。两年前如果不是阵盘擂台出现故障,老夫一人就足以放倒你——”那位博长老气急败坏地叫骂道。

    “哦,是吗?要不你试试——”天行容若也是有点火了,眉毛一挑,突地站了起来,不无挑衅道。

    那个极像士昭的老人仿佛受不了天行容若的嚣张,以极具威胁性的语气质问道:“阵先生,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天行家族,联邦第一家族,有着你不可轻辱的威严!你区区一个家族客卿,这么嚣张,可不是做客之道——”

    “够了!都闭嘴吧!阵,阵先生,回到正题来吧……”

    天行康是这次会议的主持人,看着眼前乱糟糟的场面,心里即使气恼,却又不能偏帮那一边,不得不把这个会议拉回正常的状态。

    说完,天行康特意瞪了一眼场中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天行容若,提醒他尽快进入正题。

    “哦,好吧——”

    天行容若看着天行康那双怒瞪着自己的眼睛,心里也是一阵发虚,只好屈服,支支吾吾了一下,然后不情不愿地说道:

    “文长老找到我,叫我在课余时间,给那些怂货上阵法课程,希望能给他们各自的研究项目带来一些灵感……”

    怎么还瞪着我啊?好吧,我继续。

    发现天行康眼神不对,天行容若赶紧避开视线,加快语速地继续左右而言他:“嗯,我听说他们很多人都是被逼来上课的,怕他们上课不用心,所以我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停!我们要知道的是,你为什么拿他们来做尝试,做了什么尝试,尝试的结果是什么?”

    在场的长老们越听越不是滋味,听来听去,怎么感觉这事好像一直跟这位阵先生没关系似的,最后发现没弄明白其中要表达的意思,不由出声阻止。

    这一个叫停,却又引来了更多的问题。

    “为什么他们之后像疯掉了一样,一个个像遇到鬼一样?每一刻都像惶惶不可终日一样……”

    “对!他们中还有一些人至今都神智不清,浑浑噩噩的,像是中了邪似的……”

    “你是不是奸细,专门来断我们天行家族的未来——”

    天行容若在一边越听越不对劲,在听到有人开始往他身上泼脏水了,不能不开口了。

    “停!这些问题,我可以一次性回答你们……造成他们不正常的原因,不是因为阵法,也不是因为我,是……”

    “他们弱!弱不禁风!”这句话,天行容若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字吐出来了的。

    这话顿时踩到了不少长老的尾巴,气得他们如热锅上的蚂蚁,上蹿下跳的,脸红耳赤地指手画脚想发飙。

    一如之前的原因。这1600名学员里面,不少是在座长老的嫡系后辈。

    “阵先生——”天行康见势头不对,又一次适时站出来,向天行容若怒声道:

    “请你正面回答刚才的问题!你为什么拿他们来做尝试,做了什么尝试,尝试的结果是什么——说!”

    弱还不给说了,真小气。

    天行容若撇了撇嘴,暗气这群长老护犊,但念及天行康已经发火,也不由正经起来。

    “本座认为,太乙类的阵法,每一个都是惊天动地,有着无上威能的,不结合微妙的天时地利人和,肯定无法成事的。尽管我很想尝试一下……”

    “咳咳……这个奇门类的阵法,需要天材地宝的材料多,准备时间长,所以我选择了六壬,以人为阵……”

    “所以,我要了1600人,把他们分为两组,刀斧手主攻破阵,标兵主守御阵……”

    说到这里,天行容若发现自己那么一本正经地说话,在场的除了天行康,其他人似乎都是一头雾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见到此状,他只好向天行康投去求助的目光,但天行康却十分光棍地回了一句。

    “简单点,通俗点……”

    对此,天行容若无语了,心里纳闷不已,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组织出适合的语言。

    于是,在场的长老又变脸了,语气很不客气地斥道:“阵先生,你在说什么东西。阵法?你这样耍我们,好玩吗?”

    天行容若对长老们的反应,心里是有苦说不出,在天行康那杀人一般的眼光之下,他不敢再耍小性子,只是委屈地轻声辩道:

    “耍你们,怎敢啊……哦,本座想到了……”

    在他打算放弃的一刹那,他想起了之前天行夸他们在阵中讨论的一些东西,似乎可以借用一下。

    他在心中编排了一下,开始娓娓道来。

    “新阵派,你们应该都知道吧……嗯,知道就好。他们综合了阵法知识和当代科学体系,把庞杂的古阵法体系去芜存菁,分成了九个段位。一段是初始,九段是顶峰……”

    “结合我刚才所说的就是,一到三段,是六壬,以人为阵;四到六段是奇门,以地为阵;七到九段是太乙,以天为阵。”

    这种解释,简单而清楚,一气呵成,连天行康都在为天行容若的急智暗赞不已。

    “至于具体做了什么尝试呢?这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但我可以将阵法名称和效果给你们粗略说一下……”

    于是,天行容若把演武大阵里面的风雨困阵、幻觉杀阵、灭世阵的概况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一下。

    岂知众人听完后,包括天行康在内的长老们都陷入了沉思,一个个都在努力消化着天行容若的话。

    当事件难以理解,百思而不得其法之后,人类就会有各种质疑的问题,泉涌而出。

    “你说,那个什么风雨困阵、幻觉杀阵、灭世阵能给人带来实体伤害?”

    “间接的——”

    “意思是说,你的阵法比虚拟系统还有价值?”

    “在某些方面,比如吓人方面——”

    “你那风雨困阵还能像之前阵盘擂台那样,做到力量与思想共享?”

    “那是你想得美——”

    “幻觉杀阵竟能转化阵中人的攻击,达到鱼目混珠的效果,还能升华?”

    “那要看人——”

    “很多受害者都说,你那灭世阵不像是凭空臆造的,为什么能达到那样的真实度,让人疯狂欲死?”

    “那也要看人——”

    天行容若被各种问题轰炸,根本应付不过来,只好言简意赅地礼貌性回应了一下。

    就在他以为这样的情况要无休止地进行下去的时候,天行康的一个问题,让现场集体禁声,陷入了一片沉寂。

    “听说,你能制造出源力阵盘?是精神那个源力……”

    肉戏,果然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