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104章 万世师表后世记8
    补9.25更新。

    ————————————————————————————————————————

    “风?哪里有风?”

    博福星精神恍惚地惊讶问道,但发现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大家只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望着远方。

    他强行振作了精神,摆脱了迷迷糊糊的状态,才察觉到远方仿佛有什么动静。

    他连忙定睛一望,只见阵法空间尽头并没有异状,依旧是一片灰蒙蒙的色泽,含糊不清而浑浊不堪。

    只是那灰蒙似乎在动,而且还在旋转……

    “难道是错觉?”博福星打量了片刻,并不确定发生什么事,就收回了目光,打算向身边的人询问。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们也不确定……远方那一块灰蒙天,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好像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拉扯掉了,消失得干干净净……你刚才看到的,只是刚刚恢复的景象……”

    天行夸目不转睛地盯着远方的灰蒙,头也不转一下,淡然地回答了博福星的疑问。

    待其他人想再次补充说明的时候,发现眼前的视线一缩,不约而同地注意到脚下地面上的尘沙,微微地弹动了起来,似有轻风吹拂,托着在空中盘旋,久久不见落下。

    半晌过后,他们更加疑惑了,好像眼前发生的景象似是虚幻一样,都不由自主地举起手,想真切感受一下。

    足足一刻钟过去,他们还是没感觉有风,一切如常。

    于是,众人纷纷不解地收起了手,却就在这么一瞬间,天上地下突然一震,尘土飞扬,迷糊了视线。

    猝不及防之下,1600名学员几乎全部集体后退了一步,像叠罗汉一样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在他们视野范围内,空间已然风云变幻,出现了成千上万条大小不一狂暴的黄龙。

    风似群狮怒吼,万马嘶啸,将深埋在地下不知道多少米的断壁残垣抽卷到了空中撕裂、揉碎为粉,化成厚土重尘。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盘旋与刮卷之后,形成了一条万丈黄龙,一边在咆哮、怒吼,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铺天盖地地涌来,所到之处,摧枯拉朽,皆为尘土。

    见此情形,所有人都呆若木鸡,没有任何一人会认为这是虚假的,所以纷纷落荒而逃。

    真实与虚假,已不是重点。

    重点是预留区域在哪里!

    这是当下每一个人内心绝望式的呼喊,绝对的撕心裂肺。

    龙卷风暴,沙暴虐天,谁敢说这不是灭世之灾!

    在此景象之下,灰尘激扬,像化成了千万的暴雨梨花针,打得众人皮肤疼痛难忍。这也使得他们更加警醒,不敢多费口舌,纷纷加快了逃遁的速度,所使的功法招式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纯熟。

    然而,沙暴无处不在,仿佛水银无孔不入,倾泄充塞,诺大的废墟空间,竟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

    所以,即便他们是超武者,元力恢复得还算充沛,但跑得再快,也比不上风的速度。

    须臾,风暴先行,沙暴过境,落在后面的一些精英骄子已经连同脚下一块块的断垣残壁,不出意料的被卷到了空中。

    其中就包括了之前叫嚣得最响亮的博姓和士姓的人群。

    显然,他们的实力和勇气都没有与他们的嘴皮子相匹配,被卷入沙暴后,传来阵阵死去活来的惨叫声,让人闻之惊悚,如同身受。

    但1600名学员的命运似乎早已注定,几乎没过一小时,就全部从地升到了天空。

    陷入沙暴中的人儿,就像坐上了高空的死亡坐山车一样,全部身体根本不受控制,随着强劲回旋的风暴气柱,永不停歇地,时而摇晃,时而翻转,时而猛力拉扯,可谓是生不如死。

    没有意外的话,待他们身上的能量罩或者元力罩消耗完之后,众人肯定要被暴烈的黄龙风暴撕成碎片,粉身碎骨,化成尘土中的一小撮。

    “真的要完蛋了么?”

    “他,他真的要杀死我们?”

    “他不是我们天行家族的客卿供奉吗?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恐惧当中,包括天行夸等人在内,都如坠无尽深渊,神智不清,纷纷胡言乱语。

    “砰——”

    “嘭——”

    “啵——”

    几乎在同一时间,黄龙沙暴里面如绽放烟花一般,璀璨的光亮频频闪现,形成了一道道的透明玻璃罩。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这些能量罩竟颤颤巍巍地相连到了一起,虽没有融合的可能,但终究是把风暴挡在了外头,救了所有人一条小命。

    众人惊魂未定,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四处张望,看到了前后左右各有一百多人顶在四个方向,为中间的人群提供了庇护。

    “是标兵他们——”被保护在内的人群惊呼道。

    “那是元力罩?”人群中的前半部分惊叫道。

    “那是能量罩?”后半部分惊讶的内容却不大相同。

    这是一个前元力罩,后能量罩的保护罩。虽无法两两融合,增加防御能力,但亡羊补牢未尝不可。

    “不!你看他们的站位,像不像一个阵型?”博福星吃亏吃多了,好像看什么都像是阵法。

    士昭闻言,也神情凝重地观察了起来,不敢确定地反问道:“新阵派?苏格拉底阵法理论的格子阵?”

    一边的博迎春和博解芙一改牙尖嘴利的毛病,竟认真地解释了一番,说:“1,2,3,4……共三百十一个人,以棋盘为本,天元位开始,层层排兵布阵,变相分散了风暴集中的冲击力。如此简单而实用的阵型,不是格子阵还能是什么?”

    “阵法竟如此粗糙,竟能抵挡得了那要人命的沙尘暴?”

    其余人纷纷交头接耳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还好,还好……管用就行——”

    危险暂时过去,众人打从心底抹了把汗。

    不过,在保护罩的外头,则是越来越狂躁的沙尘风暴,恐怖至极的黄龙好像不会停歇一样,不断地冲撞着那薄薄的光罩。

    一时间,前后保护罩摇摇欲坠,险象环生!

    危机还没有解除,所有人都无法安心。

    一些定力差一点的人,又开始方寸大乱,惶恐不安。

    “冷静,大家要冷静……”

    天行夸一心二用,一边用心宽慰着躁动不安的人群,一边努力地引导着前后标兵,维持着保护罩,顽强地抵抗着外面巨力侵袭。

    “灾星,昭君,管好你们的人!再乱,我们就要一起死了……”天行夸深呼了一口气,极其困难地暴喝了几句。

    天行夸之所以暴跳如雷,完全是因为这护罩外的世界,好像又变样了一样,

    不仅狂暴的乱流充塞了整个外部空间,而且隐约间有一种恐怖的力量似暗流涌动,把一些顽强的断壁残垣,像杂耍一样,使得天空中一时间乱石穿空,惊涛裂云,尤为惊心动魄。

    所以,就算有保护罩庇护,众人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危险的存在。

    那种究竟是什么力量?怎么有夺人心魄的魔力?

    “拼了!大家按我说的,尝试一下——”

    天行夸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冲前跑后地跟那三百六十一名标兵打着招呼,充分沟通,想格子阵力量,逐步逃离风暴区。

    可惜,天不遂人愿。

    一试之下,众人就绝望了。刚才进入风暴的时候,摆兵布阵,激发能量罩明明十分顺利的。可现在,格子阵像被一种力量束缚住了一样,丝毫都动弹不得。

    最可怕的是,在他们做这个尝试的时候,那股隐而不发的恐怖力量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空间黑洞!

    他们已看到了那森然不见底的巨大空间黑洞,在漫天黄沙中,就像那黄龙的血盆大嘴,贪婪到想吞噬世间万物。

    在这种如同灭世般的力量撕绞之下,本来不是紧缝密封的保护罩开始摇摇晃晃,本来还算炽热璀璨的光亮,慢慢地变得暗淡下来。

    保护罩内的人不知道这个光环能够支撑多久,但他们知道只要护罩一破,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反正,他们一个个都已经不敢想下去了,纷纷前后奔走,为那三百六十一名标兵,略尽勉力。

    而一些已经身心俱疲的人,干脆身体缩成了一团,灵魂似在颤抖不已。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谁能幸免?

    要是直接道死身消,他们或许还没有什么感觉,一了百了。

    然而,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可能就是在慢慢地等死,又或者是怀疑是真死还是假死。

    无疑,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煎熬与折磨。

    “咔嚓——”

    就在这时,保护罩上的光芒骤然熄灭了,众人百感交集,面面相觑,苦笑不已,解脱似的闭目等死——怎么也没有想到一节所谓的阵法课,竟会送掉性命。

    空间黑洞临近,滔天流光涌来,不到一眨眼时间,便把1600人吞噬了。

    一时之间,那些身入黑洞的人,只觉得周身皮肉筋骨肉眼可见地被分解成粉末,灵魂上更是传来巨大的痛苦,思维都好像被撕成了碎片,让他们生不如死陷入了晕厥之中。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他们突然醒了,眼睛睁开,一片迷茫。

    蓝天白云,艳阳高照,红墙绿瓦,飞檐走壁。

    最主要的是,他们感受到了身下那熟悉的凹凸感,以及那久违的植物清香味。

    青石板与罗汉松香!

    烈日光芒万丈炙烤着大地,同时火辣辣地刺入众人的眉目,让他们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等等……我还没死?”

    好像演习一样,1600双眼睛不约而同地再次睁眼,空白的脑海里记忆如潮水般涌现,让他们惊喜交集,心有余悸。

    “不会还是幻觉吧?”

    一时间,存疑声此消彼伏。

    “你们觉得真是幻觉吗?难道没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劲吗?”天行夸挣扎几下都没能站起来,却感觉全身一阵酸软麻痛,让他闷哼不已,汗流浃背。

    不仅是他,在发现重新回归现实之后,一些人早就想趁机逃离这个噩梦一样的演武场。

    可惜,却发现身体或脑域好像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害,不仅精神萎靡,而且全身精疲力尽,根本就寸步难移。

    “哼!算你们幸运!阵盘里面的源力居然用完了——”

    此言毕,众人在听清话里内容之后,突然发现这个让他们如临大敌,全身紧绷的声音,却如同天籁一般,让他们感受到了重获新生的欣喜。

    终于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