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百章 万世师表后世记 4
    其实,刀斧手拙劣的表演,天行夸等标兵们都看在眼里,不仅没有手下留情,而且还丝毫不留情面,加大力度打击。

    这一切当然事出有因。

    在平时,作为阵法爱好者的他们,自然喜欢聚在一起谈阵论法,偶尔还排兵布阵过过瘾,却没少受刀斧手那帮人的奚落与刁难。

    每当他们有新阵法构思急欲实现的时候,刀斧手那帮人总会在关键时刻出现,然后以一个个超强的当代科技,轻描淡写地击败了他们引以为傲的阵法成果,让他们无地自容。

    久之久之,他们这两群人就斗开了,性质也开始发生了变化,渐渐地,由意气之争转变成了理念之争。

    而对于他们这些阵法爱好者来说,还是理想之争——他们始终相信阵法可以改变世界。

    虽然两两相斗的结局很残酷,他们阵法派总是输多胜少,但是他们没有丧失希望,依然坚持不懈地去寻师问道,甚至还组建了“遁甲”,融入了联邦阵法爱好者的世界——消失的光。

    他们这些阵法发烧友认为,阵法是这个宇宙消失的光芒,没有它,相当于没有了光明,人类只能一直处于黑暗里摸索,永远找不到正确的前进方向。

    直到两年前,在阵盘擂台显露异象,大发神威的那个时候,天行夸他们觉得自己看到了那道光,希望的曙光。

    今日,他们有幸沐浴到那道光当中,参与到这道光的闪耀,心里那份荣耀无法言喻。

    因此,随着时间流逝,看着刀斧手们越来越狼狈的状态,他们这群人越发抱着一种朝圣的心态,开始琢磨这个风雨困阵。

    然而,事实真相比较打击人。

    眼看这座演武大阵已经被运作了近十小时,他们愣是看不出哪怕一点端倪,就好像他们从来就不曾熟悉过阵法一样。

    好在现在阵先生出言提点,他们总算看出了一点名堂,却依然似是而非,难以把握。

    有风,巽位在哪里?应该是古阵派的八卦。

    有雨,雨是水,应该也有五行,不,也可能是坎水。

    不对!风雨同在,自然是连环阵,肯定是五行阵联结八卦阵。

    也不对!风雨困阵,自然是重叠阵,叠加了辅助阵法困阵。

    等等,不单纯是围困那么简单啊,他们刀斧手慌不择路,面对面都没发现对方,还有障眼迷踪的效果,这是叠加了多少重阵法啊?

    想起来了,好像还隐藏了某些区域,究竟在那里呢?

    不是单一阵,不是连环阵,也不是重叠阵,这,这到底怎么做到的?

    太复杂了,看不懂。

    天行夸等八百名标兵以为自己得到阵先生提醒之后会很快挖掘出演武大阵的奥妙,却没想到细节处,他们只能从蛛丝马迹之处看出一个个阵型的影子,却想不通其中的原理。

    他们越看越是糊涂,越琢磨越是心惊,越是震惊越是发现自己宛如井底之蛙,一叶障目。

    阵先生果然不愧是阵道大师,在阵法之道的造诣竟到达了如此地步。

    咦,终于找到了。

    不是刀斧手找到了,而是标兵他们找到了。

    确切地说,是天行夸四人组找到了。

    原来我们身在阵法奥妙之中而不自知。

    在八百个阵盘的微妙作用下,他们八百标兵心意相通,经过数百遍论证推演之后,天行夸四人仔细对比了标兵们站位,隐隐察觉到了元力流动时有一些阻滞,有意无意地避开了一些区域。

    几番论证之下,竟找到了阵先生所说的“预留区域”。

    镶嵌阵!

    居然是比重叠阵更高等级的镶嵌阵,又称复合大阵。

    这风雨困阵竟是多种经典古阵镶嵌了新阵派的马克思共振体系。

    公有阵,不对,还有先后阵。这是马克思共振体系最主要的两个阵法。

    公有阵,顾名思义,阵中一切人事物皆为公有,彼此之间无私分享,其中包括元力、源力、思想等,多用于防御与修炼。

    而先后阵,只适用于修炼,而且还是强者引导弱者的修炼,能达到最佳效果。

    他们标兵的防御阵正是镶嵌了公有阵,缩减版的。它只能让元力共用,源力互助,思想有限交流。

    而那些“预留区域”,则是镶嵌了先后阵。

    按照天行容若的意思是,希望有人能破阵走到这些区域,然后互助共赢。可惜,刀斧手们太渣了,竟没有一人能做到,实在令他失望。

    “咦?呵呵……有趣!居然还会这样干……这叫什么来着,嗯,怜悯之心……”

    天行容若正在懊恼自己的提示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心里正埋怨刀斧手居然还不开窍,却没想到标兵们居然有了动作,还是令他出乎意料的动作。

    没错。

    之前,天行夸他们身在阵中,亦是云里雾里,不知其中奥妙,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找到了一些脉络,自然有了想法以及办法。

    刚才阵先生一次次的责骂,明显不是在骂刀斧手的无知,而是在责怪我们这些标兵无能,无法识破阵法奥妙,任由同胞受苦。实在不该!

    对啊!那班白痴压根儿没正眼瞄过阵法一眼,又怎么可能走到这些预留区域呢!

    阵先生用心良苦啊,明里点拨那班白痴,暗地里是在考验我们。可怜我们还幸灾乐祸而不自知。

    阵先生会不会因此觉得我们人品不好,没有同袍帮扶之情。虽然那帮白痴是蠢了一点,嘴巴毒了一点,手段狠了一点,但也不是太坏,还有得救。

    如此种种心里作战之后,他们现在决定将功补过。

    知道是公有阵就好办了。他们同步降低了自己元力的输出强度与频率,又同一时间调整彼此之间阵盘的沟通与连接,几番操作之下,竟在演武大阵里面,凝结出几条可见青石板的“路”和无风无雨的石凳石桌,以及食物。

    这就是演武大阵的“预留区域”。

    一个个刀斧手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本来灯枯油尽的身体,竟重新焕发了斗志,飞一般地沿着那路,闯进那里,抓起东西狼吞虎咽起来。

    对于这种情况,天行容若也没有预料到。刀斧手那么差劲,标兵那么宅心仁厚。

    嗯。天行家族思想教育课真是强大。

    在八百名刀斧手陆陆续续找到庇护所之后,八百标兵们心里暗地松了一口气,认为此举也算是亡羊补牢不为过。

    看着刀斧手们的狼狈,天行夸心里暗叹,阵先生的这个下马威够狠,相信以后这些白痴再也不敢乱嚷嚷了。

    半小时过后。

    就在他们认为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没想到演武大阵内突然间风云突变,整个阵法又活了过来。

    这一次,一视同仁,演武大阵把1600名学员都给困住了。

    在阵法发动那一刻,天行夸等标兵们发现自己手上的阵盘凭空消失了,而且他们身体身不由己地被一丝元力牵引着,而后齐齐与刀斧手们聚在了一起。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的脸面,他们发现自己的元力竟也不受控制地被调动了三分之一。它们穿梭在人群中央,互相勾搭,互相交缠,互相震荡,在达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频率后,他们与自身元力的联系居然变得断断续续,无法取得正常联系。

    更奇异的是,他们在阵中还可以感应到了每一个人的存在,但他们明明是面对面,却仿佛在另外一个次元一样,摸不着,碰不到。

    这也使得一个个刀斧手们只能红着眼怒瞪着幸灾乐祸的标兵们。

    “嘿,小伙子们还蛮精神的嘛。试过开胃菜之后,本座亲自下场给活泼好动的你们试一下主菜……”

    不知在阵中何处,天行容若饶有兴趣地看着场中1600名“充满斗志”的学员,心中又是捉狭不已,嘴上却不忘提醒道:

    “明确告诉你们吧,下面是演武大阵的第二重,幻觉阵……依然留足了安全区域,能不能找到,就看你们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