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九十九章 万世师表后世记3
    《华尔街商盟报》曾经就人类联邦各个世家名门做过详细的调查与分析,发现华夏世家传承与脉络是最为复杂的。

    就拿天行家族来说,历经岁月沧桑和时代更迭,它早已成为一个庞然大物。看似天行姓氏的大人物们撑起整个家族的大旗,其实后面不知道有多少摇旗呐喊的非天行氏。

    他们中有很多人受了天行家族的世代恩惠,立了五雷轰顶的誓言,愿世代以天行姓氏为主,不离不弃。

    但星际的时代不是地球的时代,这种主仆的关系在各种内在与外在的冲击之后,多数都要靠错综复杂的利益来维系。

    所以说,随着天行家族发展到联邦第一家族后,这些非天行氏不仅在天行家族各行各业担任重要角,而且有些还入主了天行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有决策权和投票权。

    历史总是相似,并在重复的。

    在天行家族这个大树下,这些姓氏开枝散叶,茁壮成长,有了大大小小的“领地”,形成了一个个小山头。

    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博姓与士姓,意为受博士之恩惠,以姓名记之。

    从这两姓氏,想必不难发现他们这两个小山头的能量。

    所以,这两个姓氏的年轻人尤其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即使他们面对的是天行家族高层恭敬有加的“阵先生”,也不例外。

    大雨倾盆,寒风凛冽。

    博福星觉得自己五星贤者的修为已经无法让他在困阵里面感受到一丝的安全感了。

    他衣服湿透了,被冷风一吹,阵阵如同坠入冰窖的感觉即时席卷全身,使得他变得脸青口唇白,腹中的饥饿感更加强烈了。

    已经六小时过去了,八百刀斧手依旧没有一个人能找到天行容若口中的“预留区域”,所以他们在风雨中,不仅身体受尽折磨,连心灵都大受创伤。

    于是乎,一些人崩溃了,开始口不择言。

    “该死的混蛋,你之前毁坏了阵盘擂台不说,还把天行府邸搞得一片狼藉,现在竟然还敢搞出这些障眼法折磨我们。等老子博福星出去了,必告到家族事务委员会去,到时博姓人必将你挫骨扬灰,方解我心头之恨!”

    博福星依旧嘴硬,不肯承认阵法的厉害之处,还大声嚷嚷地扯起博姓人的大旗,试图吓唬天行容若。

    还没等天行容若回应,另外一个更加嚣张的声音响起。

    “灾星,这次我士昭严重赞同你。区区障眼法又岂耐我何。如不是毫无防备地入阵,又或者能准备充足,我们早已破阵而出,哪会有闲心在此与你这个老古董阵师浪费时间。我劝你还是早早撤去此阵,我们士姓人还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否则等我破阵出去……哼哼!”

    士昭自恃士姓山头比博姓高一线,说话更是不留余地。

    演武大阵不禁言,博福星和士昭的咄咄逼人,1600名的与阵者一丝不漏地听在耳里——八百标兵还把这两人的丑态看在眼里,然后陆陆续续有五十人扯着虎皮,出言不逊,想让天行容若识趣认罚。

    可是,有着更大虎皮的天行容若,坐拥着最大的山头,根本没把这些胡言乱语放在心上,反而不知在阵中何处,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笑死本座了。你们果然见识不凡啊,这么快就看出这只是障眼法了。怎么知道是障眼法为何还待在阵中受苦受难呢?哼,你们既然有了轻视之心,就必须料到要付出代价……”

    天行容若笑声中充满了嘲讽之意,使得阵中受尽折磨的刀斧手一个个咬牙切齿的。

    这时,陷入阵中的精英骄子们已经知道这位阵先生根本不怕他们后面的靠山,是铁了心肠要整他们。

    片刻后,骄子们终于尝到了他们口出狂言的代价。

    在一道道水龙卷出现后,他们如愿以偿地上了天,入了地,头昏脑涨之余,感到自己整个身体像被无情之力撕裂成了碎片一般,好不难受。

    那种身不由己,生不如死的味道,令他们终生难忘。

    因此,演武阵内的惨叫哀号,此消彼伏,不绝于耳。

    “哈哈哈,那啥和那啥,现在你们刀斧手因为你们的猖狂,一个接一个地接受了本座阵法的洗礼。你们是不是应该道个歉呢?”

    天行容若看到自己的风雨困阵在自己引导下,八百标兵心领神会地发挥了百分之百的威力,心里甚是开怀,情不自禁地又拿刀斧手的精英骄子们开涮。

    这些精英骄子们虽然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但他们终究是有几分见识以及智慧的。

    所以,他们这些人没有再理会天行容若的嘲笑,不再做口舌之争,反而一个个静下心来,思索对策。

    果然,片刻后,演武大阵里面传来博福星的声音。

    “博高照,博迎春,博解芙,你们三人现在在何处,速速来跟为兄会合——”

    为了不再受辱,博福星果断放下架子,选择以团队之力摆脱眼前的困境。

    虽然以他的修为,阵中的这些风风雨雨即使再厉害半分,也奈何不了他,最多只是受苦,但苦头吃多了,终于开始重视起阵先生所言的“时间越久,危险越大”——他觉得刚才的水龙卷并非阵先生的意气之举,而是“温馨提醒”的佐证。

    他知道破阵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后面不知道还有什么大招来招呼他们这些可怜人。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这风雨困阵,随风追雨是随时变化方位的。连自己都还没搞清楚自己处身在阵中何处,又怎么可能寻到其他人的所在之处呢。

    因此,在博福星招呼过去半小时后,依然没有一个人能走到他的身边。

    他们刀斧手在风雨中似乎依然是在各自为战,让风迷失了方向,让雨遮住了眼帘,使他们看不清四周的事与物,总是与他人擦肩而过。

    “诸位小子,不要妄想走到一起了。除非我愿意,否则你们就必须一个人苦苦地挣扎下去!我也不跟你多说闲话了……哇,居然有人晕过去了,待我把他弄出来,然后再来点化你们……”

    天行容若的声音,时而近,时而远,时而阵内,时而阵外,如在云深不知处,仿佛在享受着乾坤在握的快感。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士昭换了一种对策。

    “标兵的兄弟们,我们同为家族精英子弟,却被这位装神弄鬼的阵先生玩弄,实在是士可忍孰不可忍。希望你们看在同族的份上,放下手中的阵盘,结束这场闹剧……”

    “不过,如果你们不配合的话,我士昭以及799名的家族子弟在此发誓绝对饶不了你们。事后我们必联名告到家族事务委员会去,让你们讨不了好果子吃……”

    在清楚各人身陷阵中,用尽办法也无**合之后,士昭想出了这个连消带打的方法,用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威信,迫使八百标兵倒向他们。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这场阵法攻防战是一个游戏的话,他们刀斧手已经无法通关了。如果不作弊的话,他们就会困死在这里,继续受苦受累,直到所有人倒下。

    现在只是昏迷而已,后面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事已至此,他们知道阵先生所言非虚,心早已悬起来。

    这风雨困阵确实诡异,陷在里面的凶险,足以让他们变得疯癫起来。

    现在他们只希望,能凭借自己的修为挺过这一关。

    “哼,你们一个个被康长老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怎么现在只会投机取巧。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安下心来,好好看清现实,摆脱困境吗?”

    天行容若确实是生气了。

    他那有限而凶险的经历告诉他,在森林里迷路,埋怨、愤恨、诅咒等情绪是无效的,是最消磨意志的,只有不屈的意志和灵活的脑袋,才能活着走出去。

    眼看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天行容若只好无奈地给了点比较隐晦的提示。

    “风从何来,雨属何物,风雨同来是何因?至于困……”

    “困,有点复杂……嗯,看似你们身体被困,其实是你的心被困……世间万物都是有迹可循的,只要你留心,万般皆是学问……”

    好。其实这是天行容若不懂得怎么用更加通俗的语言来表达“困”的阵法奥义,只好学着课堂上老先生用玄之又玄的话语蒙混过关。

    不过,短短两句话里面却有了大道至简的意思,把破阵的关键点了出来。

    此言一出,八百刀斧手终于静下心来思考了。

    就像天行容若所说的,他们阵法知识储备虽然不够,但他们没有丧失自身修为以及正常思维能力。

    阵法,是人摆出来的,而方法,自然有人能想出来。

    而另一边,与刀斧手相比,他们八百标兵阵法基础扎实,对一些经典的古阵法和新阵派理论如数家珍,所以在听闻天行容若蜻蜓点水的点拨之后,如获至宝,兴奋得几乎要嗷嗷叫出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