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九十八章 万世师表后世记2
    当天行夸一行四人来到天行容若专门指定上课的地方后,发现一切跟他们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这上课的地方,是位于天行府邸后面的一个演武场。这个演武场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可是在四方堂建成之后,就开始荒废,只被作为一个休闲娱乐的场地。他们这些年轻人甚至还在这里举行过一些篝火晚会之类的联谊活动,所以对这里再熟悉不过。

    只不过如今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不一样的景象。演武场内空荡荡的,不仅空无一人,而且异常干净,往常一些休闲以及观赏所用的石凳子以及盆栽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此,心细的他们依稀看出演武场内有点异样却熟悉的情况,但却不敢肯定。仔细探查了良久,他们也没有看出究竟那里不对劲。

    在想到阵先生开课时间快到后,他们犹犹豫豫间,一步踏入了演武场内。

    然后,诡异的现象出现了。

    在四人踏入的那一刹那,他们就消失在了演武场的门口,且出现在了演武场各处。

    这一切无论是他们本人还是演武场外面的人,都无法用肉眼或者自身修为察觉到除己以外的其他人踪影。

    他们四人尝试了各种方法寻找他人或者让别人找到自己,却发现一切都徒劳无功,只好选择了静观其变。

    难道这是阵先生已开始上课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阵法修为真的好强啊!

    天行夸四人虽分散各处,各司其职,但内心都不由自主地涌出同一个念头,且神情异常兴奋。

    一刻钟后,一个声音响起。

    “太令本座失望了。1600名所谓的精英骄子竟没有一个人看出演武堂的异常,连傻乎乎地身陷困阵都不自知——可悲!可耻!可笑!”

    天行容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充满嘲讽和不屑,以刺激他的学生。这是他从天行如身上学到的招数。

    “哦,我想起来了。你们中间肯定有很多人都是被文长老逼迫,不情不愿来上阵法课程的。所以,在你们踏入演武场之前,多数人都没有什么心思细致观察,就算你们当中有一些人发现了端倪,心里也依然瞧不上这不合时宜的阵法……好吧,你们就是这样中招的……这个解释你们不知道能不能过得了你们的心呢?”

    好像也没有听到该有的回应,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略显尴尬与冷清,所以天行容若直接宣布了自己的安排。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你们这些学员被分成了两组,800名标兵,800刀斧手,按照你们的智脑提示,全部就位……”

    “标兵持阵盘为守者,刀斧手为攻者……”

    “全部标兵听着,运转你的功法,用你的元力去激活手中的阵盘,然后放出你的源力,去感应你们的同伴,牵引你们的元力,相互联系到一起……这是命令!”

    在分组上面,天行容若还是做了一些功夫的。他把一些真实的阵法爱好者编为了标兵,而刺头都归到了刀斧手。

    立威!像给他上过很多课的老师一样,每一位老师的第一节课都是在树立自己的威信,以方便后来的教学。

    “标兵们,你们做得很好,不愧是本座的拥趸!至于刀斧手们,你们可以随意走动,也可以自由攻击。只要你们有那个本事,甚至可以破坏整个阵法,还可以得到本座丰厚的奖金……不过我要说明是,这个阵法虽然多数时候是无害的,但在里面待久了,也会出大问题。所以本座在里面预留了一些区域,供你们休息和补充能量……”

    作为一名老师,天行容若还是很负责任地把他课程里面的厉害关系再三重申一次。

    “如果你们没本事找到这些区域的话,那么对不起了。你们只能饿肚子,还要受点苦头……嘿嘿……”

    话音刚落,演武场内的八百标兵突然感觉自己手上的阵盘一阵发烫像被激活了什么,不仅使得自身元力涣散,分成千丝万缕,而且不受控制地四处游荡,令他们不由一阵吃惊。

    “镇定点,把你们的元力输入阵盘,然后控制阵盘输出的数量与速度……对,稳定一点……”

    天行容若的声音适时响起,安抚了他们躁动不安的心,一步一步地教导着他们如何配合发挥阵法应有的威力。

    “好吧,效果还是差了一点。哦,你们可以放开你们的脑域,用源力去感应你们同伴……或者你们应该做得更好一点,源力互联共享……没错,就是这样!”

    “同步,精确,稳定,持久……很好,伙计们,你们做到了。下面摆脱你们了,给点苦头他们尝尝,最好能激怒他们……”

    没有了四彩珠的帮忙,天行容若根本无法动用哪怕一丝一毫的源力。再三考虑后,他不得不通过这种口口相授的方式,来教导一群人来通过阵法配合,以发挥阵法该有的效果。

    好在天行家族聪明人多,很快地领会了他的意思,且表现得有板有眼的。

    不过,这如轻风细雨般的引导完成后,此时天地之间八百标兵的眼中不再是那演武堂的青砖绿瓦,而是由密密麻麻的小圆点与线条构成。

    那些点是人,包括标兵与刀斧手,中间的线是流动的元力,以及那若隐若现的源力。

    天行夸一眼就看出,从各个标兵身上不断喷射出的元力,正像一道道涟漪一样,交织成一样错综复杂的大网,直到布满整个阵法。

    而且他们发现,只要意念一动,脑域的源力就会随之牵引元力到达他们想到的地方,使得他们不仅清晰感应到彼此的位置和样貌,而且连详细状态都一清二楚。

    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两年前的阵盘擂台上感受过,只不过没有那么真切以及无私而已。

    而此时的刀斧手状态截然相反。他们当中更多的是被天行康强行征调过来的,把他们这些天之骄子从天行家族各个实验室研究所里面一个个拉了出来,强逼他们来此上阵发课程。

    虽然在两年前,他们见识了阵盘擂台的威力,但他们把这个归咎于阵盘擂台结合科技力量的结果,所以他们非常不情愿地来到了这里。

    他们觉得家族这个举措是在浪费时间,并对眼前这个所谓的大阵充满了蔑视,根本没有把天行容若的话放在心上,所以他们有的站在原地发呆,有的像逛街一样到处游荡,有的干脆自娱自乐起来。

    然而,他们都没发现一件事。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不仅没遇到一个人,而且忽略了身边的场景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好像是为了验证天行容若所言并非恐吓,这个本来没有任何异常的困阵里面,开始起风了,空气中还带了一点湿润。

    风雨困阵!

    这是天行容若为八百名刀斧手准备的演武大阵的第一重。

    这个风雨困阵不是很强,但对付八百名那样的天行子弟却是绰绰有余。

    他们身处风雨困阵,虽说没有什么危险,但正如天行容若说的“时间久了,会非常难受”。

    一个小时过去了。

    风雨困阵的风越来越狂,雨势越来越大。

    细心的人可能还会发现,如果刚开始的时候是清风拂面,细雨润脸,那么现在就是台风侵袭,暴雨拍打,令人好不难受。

    起初,他们还以为是幻觉,但后来他们发现一切都是真实的,脸色不仅开始变得难看,而且凝重。

    其实,风雨再大,对他们这些超武者都是无害的,但风雨不断,整个人都是湿漉漉的,且感到了一阵阵凉意,令他们极其不舒服。

    终于有一些人想起之前阵先生所言的“预留区域”,正适合他们避雨,补充食物,恢复体力,所以他们忍不住地开始移动了。

    风中行走,雨中漫步,换在平常,他们可能无比暇意。但经历两三小时后,他们发现事情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他们是天行家族的精英骄子,有着最好的教育,并且自己也足够努力,所以对那些玄乎的阵法多少有几分了解,或者精通。

    然而,当他们绞尽脑汁,掏空自己关于阵法的知识储备却依然在阵法中举步维艰,分不出东西南北,甚至在风雨中连面前三米外的东西都看不清楚。

    于是乎,他们在风雨变化中,像走过了春夏秋冬,感觉到了时光在流失,因而会冷,会饿。

    还有孤独。

    此时此景之下,东一个西一个的刀斧手尤其压抑,早已忍耐不了自己满腔的烦躁,疯狂地四处攻击。

    他们仿佛看不到近在咫尺的标兵,也看不到近在眼前的同伴,只是近乎盲目地向各个地方使尽自己全部的手段,倾泻着自己的怒火。

    一连串的武力攻击无效之后,八百名刀斧手彻底变成了精疲力尽的落汤鸡。

    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地喘着粗气,低声地吼叫,高声地咆哮,以及满嘴的大粪。

    “该死的挑战者,你不应该如此羞辱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