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九十七章 万世书表后世记 1
    在天行家族的中央区域仅次于族长大院的罗汉院里面,天行践等行家一脉的几个老家伙正怒发冲冠地训斥着几个晚辈。

    “你们几个孽障,可知道我等为什么将这个大院命名为罗汉院吗?”天行践的怒气含而不发,语气尽量平静地向几个晚辈问道。

    天行夸四人一点都不蠢,面对这个变成“怒目金刚”的长辈,他们当然不会去顶牛,而是非常识趣地低下头,装着躬身请教。

    其实,他们几个年轻人,或者说天行家族的所有年轻人都知道天行践接下来要讲什么。

    无非就是“我等十八罗汉接受天行家族所有子弟的供养,自然要帮助天行家族祛除一切烦恼以及厄运,让天行家族三千子弟永不受生老病死所侵扰。”诸如此类的话,要像罗汉修证最高的果位,应供,杀贼,无生。

    这些他们早已听腻了,所以都当成耳边风。

    天行践见几个晚辈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心里就气不打一处,厉声喝道:“你们这几个小混蛋,我们几个做父亲的,三叮五嘱你们要费心参与家族事务,承担起责任。你们倒好样的,居然不务正业,私自向康长老报名参加那个劳什子的阵法课……那个玩意不知道有啥了不起的——”

    天行夸认为自己一直是个遵份守己的后辈,从来不会顶撞长辈,但一听天行践这样诋毁自己心爱的阵法之道,心里就不舒服了,噌一声站了起来,愤愤不平地反驳道:

    “父亲大人,你这么可以说这种话呢?你忘记当初挑战者大人,也就是现在的阵先生怎么利用阵盘擂台,大败天行家族千名子弟……”

    “而且,天行家族虽然输给了阵先生,但是因四方堂一战,我们获得的好处还少吗?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源力蜕变啊……”一旁的天行夏见天行夸那么勇敢地据理力争,她即使作为女孩,也不由在一旁低声补充道。

    话音未落,天行夏旁边一个显得非常文静的女生,亦是满脸通红地努力着:

    “大长老,你凭什么诋毁阵法之道?爱琴公国神秘学大师陈学曾经说过,‘阵法可能是最有可能突破空间科技的人类传承’。这说明阵法之道,并非无用之学,只是人类还没能挖掘出它的妙用而已……”

    “没错。百年的智能战争已经证明如今人类科学发展的方向就是错误的。那是一条死路……”

    最后说话的是一个身材有点肥胖的女孩,她说这句话像用尽全身力气一说完就无力地垂下了头。

    天行践看到眼前四位年轻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激动状,心里又是欣慰,又是郁闷。这边觉得小辈长大了,已经懂得了独立思考,为自己争取应得的权利,那边却觉得他们把这种觉悟用错了地方。

    所以,天行践越听脸色越是难看,最后干脆怒形于色,哼声不断,不无嘲讽地回应道:

    “哼,无知小儿——你们才多大,才见过多少世面,经历过多少人世。你们四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恐怕连东北星域都没走出去过多少次。现在跟我博古通今,说什么天大机缘,道什么人类未来,真是可笑……”

    “我说的就是茹儿你。作为你的父亲,我对你很失望!你们这些怀抱理想主义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科学家联盟那样悲惨的前人之鉴却视而不见,还在这里跟我引经据典说历史……”天行胥激动万分地数落着天行茹,以致于都忘记了用头发遮掩残缺的耳朵。

    天行夸见到几位长辈有意如法炮制地攻陷己方防线,顿时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阻止,不无质疑地说道:

    “你说的是科学家联盟与联邦科学研究院相争,最后被强行解散的旧事?那不是因为科学家联盟私通智能人,自食恶果吗?”

    这时候,顾不得脸上胭脂往下掉的风险,天行迁一副看白痴的模样,沉声道:

    “幼稚!什么私通智能人?人人都以为智能人战争之后,智能人就退出了人类世界,那是大错特错的。你们看看,手上的个人智脑、全感与世界的虚拟技术,以及一直视若不见的家用机器人,哪个不是跟智能有关?”

    有点顿了一下,天行迁特意用了一句反问句强调说道:

    “说一句不客气的话,现在联邦科学研究院就没有勾结智能人了?那第九号世界集团和智能科技集团又是怎么来的?”

    最后,天行信用他那破风一样的声音,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你们几个啊,真是要气死我们几个老家伙吗?你们几个身为天行联合集团的董事,手下有慈善、贸易、保全等一系列的业务,稍微上点心,都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吧。虽说,家族内大大小小的研究院才是我们这一脉的根基所在,但其他领域也不能不管不顾啊……”

    天行夏听到自己的父亲兜兜转转又在讲一些“大逆不道”的话,回到了他们最深恶痛绝的问题上面,心里一阵苦笑与无奈,不由求救似的望向天行夸等人。

    其余三人不约而同地轻微摇了摇头,示意禁言,以静制动。

    他们深知自己的长辈因为各种历史原因,对家族权力的欲望极盛。即使二十多年前的教训依然在,但都不足以威慑他们的野心。

    他们四人上面都还有一个哥哥或者姐姐,都被几位长辈给予了后望,不仅在各个方面放权,给权,而且在家族事务委员会上为他们争权——这一切,为的就是他们这一脉本来应得的东西。

    然而,正因为知道了二十年前“祖星之变”的始末以及细节,明白谁是谁非,所以他们一直都非常讨厌这些家族里面的权斗,甚至极力地回避着这些东西。

    即使他们四人年纪轻轻就在家族如慈善、贸易、保全等领域担任要职,但他们基本不插手管理与决策,把全部的事情都交给了职业经理人,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例如研究阵法。

    如果在两年以前,他们是因为兴趣,那么在见识过挑战者大人借助阵盘擂台大发神威的大气象与大机缘后,他们四人俨然成为了信徒,再次坚定了阵法可以改变世界的信念。

    为此,他们四人不惜跨越星辰大海,联系上新阵派,组建了遁甲这么一个阵法爱好者俱乐部。

    早在半年前,在听到家族内部将由挑战者大人主讲阵法知识,他们高兴得几乎要飞起来。可是那时候“举世破天”正处于关键时刻,他们才遗憾地放弃了那个机会。

    如今,攻守双方僵持不下,局势偏向稳定,他们四人早在消息传来的第一时间,就私下报了名。

    在报名之后,他们更是听到了一个令人万分激动的消息。

    传闻中,阵先生第一次上课之所以一言不发,是发现自己阵道修为惊人,级别太高,无法以言相授。但这一次不同,阵先生苦苦研究180个日夜,终于有了可行方案。

    这个消息无疑让他们四人两眼发光,竟不顾四位长辈杀人的目光,旁若无人地当着几位长辈的面聊了起来。

    “听说这一次复课,康长老动用了文长老的权力,直接把很多实验室里面怪胎都拉了出来。学习的队伍增增减减,却依然是1600人。我们如果不是见机快,恐怕机会都没有了……”天行夸得意洋洋地大喊幸运之极。

    他一说完,天行夏连忙表示认同:“嗯嗯,对对。我还听说,这一次阵先生早早把1600名学阵者分成了两组,一曰八百标兵,一曰八百刀斧手……”

    “哦,这样啊……这两祖名称倒好理解,顾名思义,标兵做靶子,刀斧手攻击。”天行茹一副了然的表情,向其他三人解释道。

    “嘿嘿,你们是?”天行芝笑嘻嘻地发问。

    “哼,别想套话。信息上面已经说明要保密的!”天行夏假装生气地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天行夏套不了话,只好作罢,把谈话拉回正题,说:“好吧,好吧。话说回来,这个组名意思容易理解,可是该怎么操作呢?”

    “你忘记阵先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了?”天行茹提醒道。

    谁会忘记啊,那可是两麻袋的阵盘武器啊,合在一起可以毁了大半个天行府邸。

    这是要在伤口上撒盐啊。一旁的天行践等人越听越不是滋味,直到听见几个晚辈一而再提到阵盘擂台那晚的事情,脸色直接变得铁青。

    那是严重挑战了他们的底线脸色。要知道,那晚主导一切的人就是他们十八罗汉啊。尽管从后往前看,那一步棋走得很妙,很多人都因此受益,但也掩盖不了他们面对挑战者,最后落了灰头灰脸的悲催结局。

    只可惜,天行夸四人没有发现长辈脸色已然改变,一点自觉性都没有,继续你来我往地谈论着。

    “不知道这一次阵先生上课要用的阵盘武器是稻家缴获品,还是自行制作的?”

    “嘿嘿,这个我知道。为此我专门去了一趟贸易公司,动用了董事长的权力,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查阅了近百万份的单子,发现很多阵法材料入库……”

    这番话一出,他们四位年轻人又是一阵雀跃,嘎嘎笑了起来,十分得意。

    真是用心良苦啊!

    平时从来没见过他们那么积极,如今却为了那微末之技却动用私权,耗费心力去翻阅了那么多材料。

    真是……

    “朽木不可雕也!”天行践大发雷霆,一声暴喝,吓得四个年轻人赶紧闭上了嘴巴,怏怏地站在那里,丝毫都不敢动弹。

    没错。天行夸四人的行为落在长辈眼里就是玩物丧志。

    “你们真以为一个阵盘擂台的案例,就觉得阵法中兴,可以代替科技了吗?阵盘擂台是什么?是我们天行家族在祖庙奇阵的基础上,聚集了无数科学家以及阵法大师,甚至出动联邦超级智脑,还耗费了天大钱财才有的奇迹。你们觉得这个奇迹再现的几率能有多少?看看现在那如同废品一样的阵盘擂台,你们就知道了……”

    天行践急怒之后,尽力平复了自己激荡的心情,有点苦口婆心地说了一番话,最后还不忘点了一句。

    “所以说,你们那阵先生只不过是适逢其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被阵盘擂台成就了神话而已……”

    话已至此,天行践见天行夸几人依然欲言又止的模样,就知道他们不服,不由意兴阑珊地说道:

    “罢了,罢了……随你们去吧——”

    说完,四位老人便拂袖而去。

    留下天行夸四人面面相觑,见人走远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互相挥手Highfive,蹦蹦跳跳地欢呼起来,像打了胜仗一样。

    “走。我们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