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九十五章 不失赤子之心
    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等价交换,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

    半年前,天行六满载而归,带着大量珍贵的九甲龙甲壳,从天界峰返回,而后齐齐突破,成为圣者,使得当时“六子成圣”一度成为联邦热门,城中佳话。

    而代价就是除了六人满身内外伤以外,天行智更是变成一个状态极其不稳定的天杀体。

    “这次他们能,真的多亏了智儿……”

    天行康受不了书房内的沉重气氛,语带欣慰地打破了沉寂。

    这一次天界峰之行,可谓是九死一生。如果不是天行智大发神威,屡屡有预见性地避开一次又一次的生死之局,六人可能早就化为天界峰的土壤了。

    话说,如果在事前去涉险。

    “想不到天界峰那个老树怪居然一点情面都不讲,居然袖手旁观……哼,等老子巩固了境界,非提刀去劈了他不可!”

    在天界峰之行,六不仅没有得到打过招呼的通融与照顾,而且还受到多番狙击。这实在是让天行如恨得咬牙切齿,气愤不已。

    “够了,老三。你就不要再矫情了。你我们天行家族根本奈何不了他。先不说人家与神佑教廷、奥尔曼城邦等这些顶级势力关系匪浅,就说老树怪本人,活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长,修为境界恐怕早已是非人境界,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这个哑巴亏,我们现在不吃也得吃,但这个迟早要他加倍奉还……”

    天行健非常明白天行如的心情,嘴上虽是训斥的口气,脸上的神情却是黑沉如水,双目赤红如火。

    “哎。如今家族内忧外患,别人没有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能指望雪中送炭啊……不说这个了。这次他们六个表现还是出乎我们意料的……”

    天行意见到两位哥哥被逼迫到如此失态,也是心有感慨,不得不转移一下话题。

    “确实值得称赞。天界峰的天河九曲十八弯,如非得到老树怪庇护,普通贤者难入前六弯,圣者难入前十二弯。他们六人仅仅七星贤者,还不是裂星强者,居然在重重危机之下,走到了第十二弯,眼看就要到达最后四色河段了……后生可畏啊!”

    天行康当然明白天行意的心思,非常自然地接过了话题,不无叹服地对天行六大赞特赞了一番。

    这一番话句句属实,得到了大家充分的认可,就连天行健这个做父亲的都神情缓和了下来,难得地颌首表示了认同。

    天界峰为冒险天堂,引无数超武者竞折腰。

    说它是天堂,不仅是那里云雾萦绕重山,疑似天界,还因为那里有无数机缘,让每一个超武者都有可能突破,一步登天。

    说它冒险,同样是云雾下弥漫着天大的危险,重山里酝酿着夺命的杀机。就说那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天河,弯弯有彩色,三段不同色,一弯一小关,一段一大关,关关都是鬼门关。

    所以说,天行六能闯进第十二弯,差点就进入天河的四色河段,着实让人惊叹。

    众人惊叹之余,不得不再次想起此行得以成功的最大付出者——天行智。

    “说来也奇怪。之前那种可预见危险的能力只听说军儿拥有,现在智儿在天界峰也如有神助一样,拥有了这种预见能力。是因为面临危机自我觉醒,还是因为这里面有着其他的奥妙?”

    天行意这个问题难倒了在场所有人。因为这问题的答案说简单它也简单,说难它也难——在当下联邦,任何一种无法解释清楚的神异,都与天杀体有关,而与天杀体有关的问题都是无解的。

    其实,换个正常一点的角度来看,人类修炼之路是在漫漫长途中摸索,本来就是永无止境的。

    尤其在天杀体之乱后,人类古武修炼体系,由单纯元力修炼扩至元力与源力修炼并进,使得人类的自我进化变得更加复杂,且不可控。更别提,那与生俱来就非同一般的天杀体——任何事情发生在这个群体身上,都是有着无限可能的。

    就拿天行健四来说,在祖庙山剧变之前,他们觉得今生晋升控者无望,事后却轻而易举达到了。

    这里面因缘际会,谁能说得清楚,道得明白。

    尽管异状让人难以理解,但天行健等人还是希望能讨论分析出一个稳妥的结论。

    “你们说,会不会是智儿体内的黑龙源力作祟?”

    三龙的神明之力留给他们的印象太深了,天行康无法不往三龙身上猜测。

    经天行懿对天行容若身体状况的多番对比研究,黑白紫三龙的源力虽依然不是他们能企望的,但也不再是隔着重重迷雾,多少知晓了一些其中的玄妙之处。所以,天行智身上自以为藏得很深的秘密,早已被四位老人了解得清清楚楚。

    对于天行康这个猜测,天行健刚想点头认同,但又好像想起了,摇了摇头否定道:

    “这不对。军儿在死亡海屡屡化险为夷,可不是找到石珠子之后才有的事情。”

    “难道跟死亡海有关?”

    面对这接二连三的猜谜,天行如又想到了一个天行军和天行智都存在共同性的因素。

    死亡海太神秘了,或者说人类三大禁地没有一个简单的。

    早在智能人战争落幕之前,死亡海就已经是人类禁地,有着星球坟墓之称。无数形态各异的星球碎片,或半个星球,或一颗陨石,在这里以各种诡异的方式和暴乱的形式,毁灭异己,也毁灭。

    在战后,死亡海更是被认为是天杀体的祸乱之源,使得它变得更加鬼神莫测,令人望而止步。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没有遭遇奸人所害,天行军等人及其家族将因为成功探险死亡海而名留青史。

    因此,天行如能联想到死亡海亦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可是,这话一说出口,包括天行如在内才了几个人讨论的问题毫无意义。

    因为无论是天界峰,还是天杀体,又或者是三龙,又或者是死亡海,它们都是人类穷极一生都难以解答的难题——他们四人却异想天开,想在三言两语间就得到答案。

    在自身逻辑错误之后,天行健四人陷入了一种无言的尴尬,直到天行容若再次推门而入。

    “四叔受伤了,很严重?不,我现在看一下……”

    天行容若一进门,得知天行智情况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转身离开。

    在一定程度上,天行智算得上是天行容若神志清醒时最亲近的人。

    因为种种原因,天行智的伤势问题,天行容若也是第一次听到,所以尤其紧张。

    “容若,你等一下。你四叔,你四叔的问题是天杀体的问题,你,你帮不上忙,还可能……嗯,爷爷自有办法解决……”

    天行健见天行容若急着离开,赶紧叫住了他,支支吾吾地想打消天行容若前往看望的念头。

    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老人眼里,不管天行容若有多么妖孽的表现,但他终究是一个婴儿,不应该事事都揽在身上,怕他承担不了那么多的责任。

    当然,还有一个老人们都不愿意去承认的原因——他们有点怕了天行容若。

    因为自天行容若出生以来,任何事情只要沾染上他,最后都会变得非常复杂。如祖庙山之变,寿宴风波,阵盘擂台异变等等,这些都是前车之鉴。

    天行容若从天行健极其不自然的表现里,看出了四位爷爷的心思,心里一阵苦笑,一阵无奈,但眼下四叔有危险,他不能坐视不管,必须据理力争。

    “爷爷,我你担心。嗯,其他事情,我可能会越帮越忙,但涉及到三龙问题,我是最有发言权的,我有信心解决这些难题。请我!”

    为了增强说服力,天行容若默运功法,元力随之流转,体表千丝万缕的纹路时隐时现,最后以一个灰色的元力罩姿态稳定了下来。

    “四位爷爷,你们看好了——”

    话音未落,天行容若体表灰色的元力罩一个闪烁,瞬间像变魔术一样变成了黑色。

    刹那间,天行容若身上异象顿生,不仅气势全变,如同化身为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把所有的光都吸了进去。

    配上那一双漠然的眼神,一种黑龙即视感扑面而来。

    “这,这是情况?你是谁?”

    天行健四人见状,心中骇然,身上控者的气息即时全开,且摆出了战斗阵型,全神戒备地把天行容若围困在里面。

    如果不是没有察觉到杀意,且依稀能感应到天行容若身上的气息,天行健四人可能都忍不住大打出手了。

    “爷爷,是我,不是黑炭头……这是我最新领悟的秘技,叫……嗯,还没想好名字。”

    这秘技是天行容若两年来最大的收获。他以玄机变为主,抽取了意拳杀的奥义,同时在四彩珠里面抽取黑龙源力,暂时能自由切换黑白双龙的气息,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比较遗憾的是,这个所谓秘技只能像刚才那样吓唬人,却没有实际的攻击效果。

    这边,听到如此清晰的回答,天行健等人误会了,不由又是一阵汗颜,心里暗道惭愧。

    此时此景,他们突然响起之前天行容若信誓旦旦地说打闷棍的时候掩饰得很好,八虎城家族抓不住痛脚的问题——如果像现在这样,元力和源力都可以作伪,加上模样时刻改变,对方可能有证据呢。

    面对眼前这个仿佛两个人一样的天行容若,众人有一种看怪物的感觉,心里伴随着纳闷。都是天杀体,差距那么大呢?

    “之前运用不纯熟,才会有破绽。现在不会了。”

    天行容若刻意维持着这种黑龙气息的状态,展示着他对黑龙源力的了解程度,证明他能提供帮助的事实。

    天行健等人见状,想拒绝也没有像样的理由,只好答应天行容若的要求,并约法三章,禁止他无所顾忌,鲁莽行事,一切必须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