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九十四章 一颗七窍玲珑心
    重新学习,备课,继续当老师?

    天行容若闻言,脑海里顿时闪过三道晴天霹雳,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自讨苦吃。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是个离开的好机会,所以非常爽快地回答道:“好的。我现在就去备课……”

    可惜,天行健等人也是人老成精,见天行容若答应如此利落,就知道他想借此开溜,以逃避他们的训斥。

    天行健等人当然不会让他得逞,心中早有腹案,打算出一个难题,好让他这段时间安安分分呆在家中。

    “等等……八虎城内有十三个家族联名控诉你使用不正当手段恶意伤害他人,家族的律师团近段时间事务繁忙,权衡利弊之后,不打算继续磨蹭下去了,与对方达成了交易……”

    天行健叫住了天行容若,然后很认真严肃地谈起这两年来天行容若在八虎城内到处暗地敲人闷棍的荒唐事,尤其强调了钱的问题。

    “简单来说,这里面可能需要支付给对方一笔不菲的赔偿金……”

    天行容若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双眼圆瞪盯着天行健,大呼难以相信。

    “怎么可能?我每一次挑战的时候,都是专门挑那些四星行者以下的超武者,而且明明掩饰得那么好,怎么可能一口咬定是我……”

    天行健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并针对天行容若的疑问做了一个简单的回答。

    “那就是你明显掩饰得不够好呗。你元力修炼受阻,玄机变和意拳杀发挥的效果有限,留下了不少难以推脱的痕迹。他们有非常详细的证据链,包含了上百个你打斗时候的视频……哎,爷爷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

    “你看你,做事太不牢靠了。每次都是那一套微型机甲装扮,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招,最后一言不合就放大招结束战斗……打得太难看了!”一旁的天行如接过话来,有点中心不明确,竟忍不住挑剔起天行容若的战斗。

    原来是在怪我打得不好。但为什么又提到钱呢?

    天行容若听得有点云里雾里的,一时间搞不清楚两位长辈的意思。

    见到天行容若眼神迷糊,天行如心里暗道一声坏了,赶紧回到正题上,装着风轻云淡地说起另外一件事。

    “容若啊,两年过去了,天行府邸依旧还在紧锣密鼓地修缮,花费大啊……”

    话音未落,天行康适时插话进来,唉声叹气地说道:“阵盘擂台损耗更严重,实战区域陷入了停顿。这工程庞大,人力物力难以估算啊……”

    “斗兽场一事,虽说肥龙他们疏忽,有不可推脱的责任,但后来的所作所为也算是尽心尽力,将功补过。所以那一亿还是得还给别人……”天行意摇头晃脑地又说了另一件事。

    总而言之,不知道四人是否存心为难天行容若,刚才那一连串话里有话,像预谋好似的,你一言我一语,接二连三地说到钱这个问题上。

    而这些事情都是真实的,里面提到的那些钱在严格意义上是他欠下的债务。

    这恰恰击中了天行容若的软肋,使得他每听到一项,心脏就控制不住砰砰跳一下。

    天行家族现在的情况,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这些债务只能靠自己去偿还,指望不上其他人了。

    果然,天行健下面一句话就把所有的路都堵上了。

    “两年来,家族与大大小小的世家势力鏖战不停,实在是挪不出那么多资金。所以,一切都要按规矩办。”

    这个规矩,说白了就是要求天行容若必须对家族尽责,做出贡献,好让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论功行赏,有理有据地帮他解决债务问题。

    从两年前开始,天行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针对“举世破天”颁布了一条“战时条例”。条例对满12周岁的家族子弟,全面收紧了用度,实施了一系列赏罚措施,激励天行家族上下一心,共渡难关,共御强敌。

    本来这一切与实际只有两岁的天行容若无关的,但天行健等人发现他确实太能惹事,令人头疼,所以一致通过把他列入“条例”的适用对象。

    对于这个强制措施,天行容若亦是极度郁闷,无声抗议,但也是无力推翻——谁叫他一副婴儿脸少年身的模样。

    天行容若非常聪明,看着四位老人生怕他不懂的拙劣表演,心里似明镜,十分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

    但想到那一笔笔债务,他心乱如麻,一副苦瓜脸地呆立在一旁。

    真难啊。好在这小家伙还有这一弱点。

    天行健等人知道算计得逞,心里不由一阵快意,嘴角不着痕迹地露出放松的笑意。

    “哦,还有一件事。你要去四方堂的阵盘擂台,做一回工程师……得罪了稻家,阵盘擂台修复进度很慢,你上课之余,过去帮忙……”天行如不容拒绝地给天行容若再添加了一项任务。

    “哦……”天行容若无精打采的地应了一声,然后垂头丧气地退出了书房。

    四位老人看着天行容若略显纤弱的背影,心里又是欣慰,又是辛酸。

    “我们这样做合适吗?他毕竟只有两岁——”

    四人看似胡闹的行为,却隐藏了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这个只有两岁的婴儿就已经担负起家族责任了。

    无论外界怎么看待阵法这么一样东西,但天行家族已亲身感受到了阵法的奥妙与威力。他们开始前所未有地重视起这个可能改变世界的老古董,开始快马加鞭地挖掘阵法埋藏起来的万般奥妙,开始离不开一个人。

    那就是天行容若。

    或者说是那个带着面具的挑战者。起码在天行家族里面,除了天行健一脉,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称呼天行容若的。

    他们从来没见过挑战者大人的真面目,但都见识了他的超凡入圣的阵道修为,所以一直称之为“阵先生”。

    依然是书房里。

    “你们觉得容若像谁多一点?刚才我们四人轮番言语质问,都被容若对症下药,如同春风化雨一般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几次都差点让我们认同了他的辩解……”

    天行康突如其来这么一个问题。

    此言一出,其余三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明白了天行康话里要表达的意思,最后神情复杂地各自深叹了一口气,不约而同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明显,天行容若不仅继承了天行军的修炼天赋,而且还把陈秀儿的聪颖继承了下来。

    想到此,四人眼底情不自禁涌上一阵悲意,齐齐看向依旧呆立在门口的天行容若,目光满是宠溺。

    天行容若似乎意有所感地转身望书房里面一看,刚好碰上四位老人动情的一面,亦是诸般滋味涌上心头,百感交集。

    对于亲人这一面,他已见怪不怪。无论他表现多好,又或者多么荒唐,亲人们的目光都会化为这种眼神,然后听之任之。

    他心智虽不成熟,无法理解成年人那么复杂的心绪,但也不妨碍他真切感受到那异样神情底下所包含的溺爱。

    同时,他脑子清醒,而且绝顶聪明,虽然前期由于记忆混乱症丢失了不少的记忆,但他依然能从周围的人与事物里面感受到凝重、痛苦、仇恨等这些负面的情绪。

    他知道亲人们都有事情瞒着他,也多少知道一些东西,但他们不说,他也非常懂事地不会问。

    例如,他就不会问他的父母在哪里。

    他知道平静海面下隐藏的惊涛骇浪,必定超出了他以及他家族能力范围,即使现在他们拥有了五个控者,也知道改变不了什么。

    所以,他强迫自己一步都不能停下来,他要修炼,要变得更强大。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千锤百炼着自己的源力筋骨,千方百计地寻找突破禁锢的道路,从而迈上巅峰。

    究竟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强大起来,才能为他们承担起责任。

    真怀念化珠时候的强大啊!

    天行容若看着四位鬓角发白的老人,内心痛苦地挣扎着,呐喊着。

    与此同时,屋里的八双眼睛发现天行容若正眼睁睁地盯着他们看,心里一乱,却没察觉天行容若眼底的异状。

    谁能想到这个看似胡闹的两岁婴儿,其实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呢。

    ————————————————————————————————————

    “那几个家伙现在怎样?除了强儿,其他人都安份吧?”

    一阵匆忙掩饰之后,天行健等人左右而言他,最后谈到天行六兄弟的近况。

    “除了强儿,其他人都在安心闭关修炼,应该还需要半年时间就可以将圣者境界稳固下来。不过智儿他的问题,有点棘手。”

    对于修炼上的问题,天行如最有发言权,谈及天行六兄弟修炼问题的时候,喜忧参半。

    “智儿的问题不是棘手那么简单。天界峰之行,他损耗最大,透支了生命力,至今有点神志不清……而且智脑上的天杀体示警级别虽有起伏,却一直都没有消失,最高到达漆黑级别!”天行意表情非常凝重地强调了天行智问题的严重性。

    众人闻言,脸如死灰地垂下了头,感到阵阵无力之感突袭全身。

    身为控者又如何,面对天杀体这种难题,还不是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