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九十三章 高堂会审险闯关
    “小容若啊,你这么高兴,是不是也因为终于见到(二、三、四)爷爷啊……”

    在挥退花农等人之后,书房内只剩下四位老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局促不安的天行容若。

    这是典型的高堂会审啊。天行容若垂着头,偷瞄了一下四位神情异样的爷爷,心里暗暗嘀咕不已。

    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毕竟这次罗马斗兽场的事情确实不小。

    果然,还没等天行容若回应,天行康已经板着脸,沉声喝问道:

    “难道四方学堂就没有什么好学的吗?”

    在天行家族中,四方武堂之事归天行如负责,而四方学堂专门管家族内子弟的文化教育,归天行康负责。因此,他们两人在家族中有文武长老之称。

    按理说,天行容若仅是两岁婴儿,是必须到四方学堂接受启蒙教育的。

    然而,对于这种启蒙教育,他是宁死也不会去的。

    启蒙教育,顾名思义就是给婴儿开启智慧的教育。叫一个堂堂少年之身的他,去和一帮婴儿凑热闹,做无聊的游戏,情何以堪啊。

    当然,对于这个难以启齿的理由,他是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他知道说出来也无法说服四位老人。

    不过,好在他另有充足理据的说辞,要不然真的很难善了。

    只见天行容若略略抬起了下巴,嘴角上扬,略带傲娇地说道:

    “我把家族藏书阁5364568册的书籍,全部看完了……”

    听到这个答案,四位老人怔住了,竟有点被堵住了嘴巴一样,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训斥了。

    要知道,就连他们几个老东西都不敢拍着胸膛说,自己通读了家族藏书阁的全部书册,更别提能知晓里面有多少册。但另一方面,他们深知天行容若的妖孽,自然知道他没有说谎。

    这样一来,他们顿时感到有点脸上发烧,底气不足。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

    天行康不露声色,继续板着脸斥道:

    “臭小子,我问你这个吗?藏书阁的书门类多样,包含万千,你能安心读完,是你的本事。但书是死的,人是活的。再多的书籍,都无法替代言传身教,教你辨是非,明正邪……”

    天行康一边说,一边看着天行容若似懂非懂地看着他们,眼里明显带着不耐烦,他不由加重语气质问道:

    “这些学堂上都有教导,你为什么不去上课?”

    听到这个问题,天行容若眼底的厌烦直接毫不掩饰地暴露出来,并且言语上明显带着轻蔑:“为什么要去学堂,那里学的是什么……”

    说完这个,不等天行康发作,他继续振振有词地说道:

    “如果是那012字的《天行氏家训》,我肯定去学,还会遵循……”

    “但是那些什么《列祖列宗重要思想》、《博士理论》、《一百个代表重要思想》、《千秋万代发展观》等等这些又长又臭的课程,简直就是对人天性变相的抹杀。这种东西只会制造出千百个样板一样的家族子弟,只懂得对家族忠诚,而毫无个性可言……”

    面对天行容若机关枪一样的控诉,天行康一头雾水,目瞪口呆地反问道:“这,这都什么东西啊?”

    这里问的,自然不是指天行容若所说的话,而是他话里提到的那些“学堂课程”。

    “学堂学的东西……”天行容若直接回答道。

    两岁的婴儿,却真像有少年的执拗。

    “这是天行践那帮人这两年搞出来的东西,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全程监督执行……连武堂平常练功都要喊口号,真是搞得乌烟瘴气的……”

    天行如好像是早有所闻,转头侧身挨近天行康的耳旁悄声解释一番,见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阴晴不定,他只好接过审问权。

    “难道四方武堂也没有东西让你学了?要知道,你的元力修炼可是一直没有新突破哦……”

    此言好像刚好刺中要害一样,天行容若顿时像打败仗的小公鸡一样,低下了高昂的头颅,情绪无比低落地说道:

    “嗯,我的元力修炼太差劲了……”

    毕竟是两岁的婴儿,天资再妖孽,心智也无法超乎常人。

    只见此话说完,天行容若感觉自己十分委屈,一时间双眼已然泛红,内里水光涟漪不断,好像下一刻就要流淌出水一样。

    天行意见状,怒瞪了一眼还分不清状况的天行如,急忙转移话题。

    “那你作为老师呢,尽职没有?”

    “额……”天行容若闻言突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早两年前,那场阵盘擂台风波结束后,天行容若就发现了自己元力修炼出了大问题。

    每次在吐纳天地元力的时候,只要他心念一动,就能牵来巨大的天地元力,尽管没到元力圆满那种地步,但相对于一名行者层次的超武者来说,已经是超乎想象了。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发现这一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如果说那巨大的天地元力是溺水三千的话,那么天行容若吸取到的比一瓢都不如。

    不仅如此,这种修炼效率极其低下不说,就连他之前已经达至四星行者的修炼层次亦陷入了停滞,久久不见突破迹象。

    两年以来,就连那灵光一闪的突破契机都没有出现过。

    这个问题,几乎把天行家族几位控者都难住了,连天行懿都说只能等千锤万炼出的原力积累够了,才有突破的希望。

    对于这种近乎判了死刑的答案,天行容若一时间绝望透顶,被折磨近乎疯了。

    所以,为了让天行容若不执念于元力的修炼,天行健四人给他安排了一个任务。

    让他易名易容教导天行家族1600名子弟在闲暇时间学习阵道知识。

    当时,元力修炼伤透了天行容若的心,见到一家上下老小都为他奔波劳碌,忧心忡忡,他自然非常懂事地地答应了。

    原本以为回到自己最擅长的阵法领域,天行容若能轻而易举地完成这个任务。

    可当天行容若站上讲台,面对那1600天行家族子弟时,却发现自己无从说起,难以说起。

    这像一名满腹经纶之士,胸有万般治国良策,却发现无人倾听,或者无人能懂。

    天行容若也一样。他掌握了无数阵法的奥妙,却发现自己是个文盲兼哑巴。

    通俗一点来说,他是一个实践派,一个能构思并构筑出超越神明手段的阵道大神,但他无法结合现在的阵法体系知识去深入简出地教导他人。

    所以,应了那句话,他那万千星辉般的阵法知识,尚处于一种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阶段。

    结果就是,他身为人师的第一节课,愣在上面不到一分钟就灰溜溜地落荒而逃了。

    言归正传,天行容若听到天行意的质问,哑口无言的呆滞状态只保持了不到三秒钟,就眼珠子一转,咳咳了几声掩饰了刚才那一瞬间的失态,清了清喉咙,有点高深莫测地不答反问道:

    “四位爷爷们,你们知道超级武学分层次星阶,以示修为高低,可知道阵法亦有?”

    见众人默然以对,天行容若略显得意继续说道:

    “如今人类联邦跟阵法相关的,只有一些随时可能被高科技产物替代的阵盘武器,以及那流于形式的古新阵派之争。所以说,人类联邦至今都是没有一个和超级武学体系相当的完备的系统的阵法体系。”

    天行容若故意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以及逻辑,开始他的忽悠大计。

    “对于阵法体系,人类联邦没有,不代表人类的历史上不存在。至少三龙零零碎碎的记忆里面就有一套完整的阵法体系。在他们的记忆里面,有提到阵法分三类九段……”

    “三类九段?”众人看着越说越顺溜的天行容若,不由一阵犹疑。

    天行容若即使被盯着心里发毛,但脸上激越的神情丝毫不减,依旧滔滔不绝地说道:

    “没错。三类指的是阵法类别的高低,分太乙、奇门、六壬,而九段指的是阵法级别的高低。就像超级武学体系一样,阵法类别等于层次,段位等于星阶。必须要说明的是,太乙以天为阵,奇门以地为阵,六壬以人为阵……”

    “你的意思是?”

    天行健隐约抓住了天行容若话里要表达的意思,姑且打断问了一句。

    “没错。我学的都是太乙类的,只会以天为阵……”

    天行容若很光棍地给出了一个让天行健等人哭笑不得的答案。

    事实上,撇开忽悠一事,天行容若这个答案算是自谦,或者是懵懂。

    要知道,他亲自设想并构筑出能囚困三龙神明的天圆地方阵,以及能作为铜钱智能核芯的类天圆地方阵,早已脱离了这所谓三类九段的范畴,而是一种超越神魔的手段。即使是三龙在此,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听到天行容若这样言之有物的理论,天行健依旧是半信半疑地再次问道:

    “真的?你不会骗我们吧?”

    其实,这并不能怪他们怀疑。

    往近点说,论及对阵法的了解,他们只停留在战斗阵型上面,也即是以人为阵的类别。

    往远点说,经历千年黑暗年代以及两百年的****,阵法传承割裂不断,知识体系早已体无完肤。

    别看稻家信誓旦旦地自诩为阵道正统,其实真要他们理清阵法脉络和分清阵法高低,他们可能就无从下手了。由此可知,以稻家为代表的古阵派为何差点被拥有多种实用价值的阵法理论的新阵派爆得体无完肤。

    面对天行健等人再次质疑声,天行容若脸上适时露出委屈状,哽咽地答道:

    “爷爷,我怎么敢?”

    天行健何等眼神,自然知道天行容若此时扮相有假,但心里又觉得他话里所说的阵法体系有几分道理,经得起几轮论证与琢磨。

    “哼,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不过,你刚才所言之虚实,我可以去稻家查,去新阵派查。他们家可是如今阵道代表,肯定有迹可循……”

    有才怪呢。天行容若在心里对这两派表示了蔑视,想到自己要度过这一关了,压在胸口的大石落下,脸上的微笑,像开了花。

    不过,他的快乐维持了不到三秒钟,就被残酷地打破了。

    “话说回来,你阵法修为站得如此高绝,起点高,学以人为阵的阵法应该不难吧……你能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把藏书阁搞定,为什么不肯花时间去图书馆备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