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九十二章 一枕黄粱再重现
    八虎城与华夏城分踞华夏星南北两极,两者距离近60000公里。

    如换在地球时代,七八天的时间都可能无法完成横跨,但载着天行容若等人的超七星豪华飞船却只用了不到一小时就抵达了天行府邸。

    飞船一打开舱门,还没等扶梯落地,天行容若就一个熟练的翻身下了飞船,活蹦乱跳围着眼前这艘庞然大物,嚎嚎大叫:

    “真不愧是超七星豪华飞船啊,比我们之前坐的五星快的不是一点半点……家族真是有钱,好羡慕啊……”

    紧跟其后的花农闻言,不禁笑骂道:“我的小祖宗啊,什么家族的,你的,有那么大区别吗?小心这话给家主大人听到,打你屁股……”

    不过,他说完后,也是一番感叹说:“话说回来,这两年来,家族事务委员会真是看得紧啊……如果不是这次事关重大,我们这些听命办事的人,还真没有什么机会坐这种超七星的飞船……”

    “花农大人,我听说这种专供贵族使用的超七星豪华飞船之上还有梦幻型的飞船。传闻中,神佑教廷的翼天使号、奥尔曼城邦的尼古拉斯号以及联邦政府的公民号,就是这种飞船。这些飞船还能和战舰一样在外太空长时间飞行……”

    经历罗马斗兽场一事之后,花鸽在整个返程中都沉默寡言,神情极其沮丧,直到听到天行容若他们谈论飞船之事,才稍微恢复些许生气,并把自己所了解的一些信息娓娓道来。

    听了花鸽的话,天行容若以及他背后的铜钱都两眼发光,双拳紧握,无比兴奋地说道:“哇,听上去很牛啊。等我有钱了,我也要买一艘……嗯,为所有人都买一艘……”

    果然是童言无忌啊。花鸽听了天行容若的豪言壮语,摇了摇头,心里暗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花农倒是哈哈大笑,附和道:“哈哈哈,先谢过小少爷了……不过,这梦幻型飞船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对对……那些梦幻飞船都是私人订制的,由第九号世界科技集团和霸刀山庄合作制造,别无分号。因而每一艘梦幻型飞船,都是实力的象征。想拥有这样一艘飞船,需要联邦中央银行、华尔街商盟等这些商界巨擘联名推荐,然后报备联邦最高级法院审核,才有可能取得一个名额。所以,现在人类联邦之内,梦幻型的订制飞船还是屈指可数的。”

    花鸽有点急于表现的模样,接过花农的由头,再次详细地解释了一番。

    “哦,是这样的啊……”天行容若闻言,明显情绪低落了许多,不仅低下了头,而且还有点意兴阑珊地打起哈欠。

    他毕竟是小婴儿,虽然时刻充满着乐观向上的积极态度,但也很容易被打击到。

    花农见状,怒瞪了一眼花鸽,怪责他多嘴多舌,然后躬身贴近了天行容若耳旁,低声说道:“小少爷,我们天行家族很快就有一艘梦幻型……”

    “真的?你没骗我……”天行容若一听,连花爷爷都不叫了,万分激动地跳起来,仰望着花农追问道。

    “一个月后,你就知道了……”花农认真地回答完天行容若的问题,然后看了一下手上的个人智脑,突然有点催促道:“走吧,别让家主大人他们等急了……”

    说完,就拖着脸已经塌下来的天行容若,直奔族长大院而去。

    ——————————————————————————————————————

    族长大院内。

    “花农,你来说说华夏城的事情始末吧……详细点。”

    花农等人刚踏入书房,还没来得及站稳,天行健好像没看到后面畏畏缩缩的天行容若一样,干净利落地下了这个命令。

    这让早已准备好被责骂以及满腹应对策略的天行容若,如鲠在喉,憋得十分难受。

    不过,他也因此松了一口气,一个闪身躲到了天行意后面,看都不敢看天行健一眼。

    他深知这次斗兽场之事的严重性,爷爷天行健肯定不会轻易饶过他。眼前不发威,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所以,他需要更加慈祥的四爷爷到时候能护着他。

    对于天行容若这些小动作及其背后的小心思,在座的众人都是人老成精,自然最明白不过。

    但是,这次事情确实事关重大,众人暂时无暇分心,依旧面不改色地听着花农的汇报。

    足足三十分钟过后,花农事无巨细地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个遍,并给出了很多合理的分析和猜测。

    对于花农这种神一般的效率,就连一直懵懵懂懂的天行容若都不由自主地被震住了。

    要知道,从上午那场比赛结束到现在,也只过了三小时而已,花农竟然把整件事前因后果梳理得让人如同亲身经历一般,不能不叫人拍案叫绝。

    天行健等人好像习惯了花农的效率一样,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意外。

    听完事情报告后,天行健首先忍不住问道:“那么,你们锦衣卫的意思是?”

    “我们的一致意见是,这一次自爆事件并不是针对容若小少爷,而是他们斗兽场内部斗争引起的。源力丹只是在里面充当了重要角色而已。”

    花农连忙躬身,简明扼要地回答道。

    “再说,小少爷现在这种情况很难让人想象到他两年前是个婴儿……”

    花农自然明白天行健等人担忧的是什么,指了指130厘米高的天行容若补充道。

    经过两年前小树林之战后,天行家族上下对于那源力丹引发的惨剧可谓是历历在目,由不得他们不忌惮万分。

    再三确定这次斗兽场自爆事件并非针对天行容若之后,众人暗地里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被流浪者那帮亡命之徒惦记着,任他们天行家族如今势大力沉,也是件令人头疼不已的事情。

    过了一会,待众人理清了心绪之后,天行健揉了揉双鬓的太阳穴,做了几次深深的吐纳,双眼放空,喃喃自语道:

    “真是多事之秋啊。时隔两年,源力丹一出现,就牵起命案……”

    话说至此,天行健似乎明白了什么,突地站立起来,右拳紧握,随后放开,然后语气苦涩地说道:

    “看来,他们的源力丹已经可以量产了……花农,你们锦衣卫得抓住罗马斗兽场这条线索,把卖家找出来……他们能找到血色拳盟,必然是看到了角斗士那个巨大的市场。”

    “大哥,不止于此啊。不要忘记了和小容若对战的那个铁塔……我相信那不会是个案!”

    天行康总会在一些时候,抓住一些被遗漏的信息,推断出一些别人比较容易忽略的问题。

    不过,他那一针见血的话,往往让人不知所措,最后都会让场面冷下来。

    眼下也不例外,足足过了一刻钟,天行如才开口打破沉寂,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肥龙那边如何?”

    天行如提及肥龙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淡漠,眼内更是平静无波。

    只有刚好站在对面的天行容若刚好捕抓到他眼底掩藏得极深的一丝凛然杀气。

    如果说天行康在多数时候是捕抓问题的话,那么天行如就是解决问题的,而且喜欢在事情变坏之前就扼杀于萌芽状态。

    天行如不信任肥龙,怕他暴露天行容若的底细,所以想杀了他。

    “信得过。五爷救过他性命。两人既是知交,也是对手,却相互信任。”

    花农不愧是最懂察言观色之人,虽和天行如相处不多,却能立刻读懂他话中要表达的意思。

    众人闻言,亦是后知后觉,顿时明白了花农的意思,不由苦笑地看了一眼天行如。

    天行意更是盯着天行如,略带埋怨道:“三哥啊,你封刀多年,怎么还是这种杀伐的脾性……”

    天行如一听,就像猫被踩到尾巴一样,立即情绪激动地回应道:

    “怎么了,有问题吗?哼,这两年来你们还认不清形势吗?什么朋友啊,盟友啊,统统狗屁信不过……关键时刻,不仅不出手相助,还落井下石。换在霸刀那时候,老子早就打上门灭抽他们嘴巴了……”

    “三弟,够了。人各有志,各安天命。人,总是要靠自己的。”天行健喝止了天行如的胡言乱语,并继续刚才关于肥龙的问题,说:

    “肥龙他会合作吗?”

    花农闻言,有点无奈地挠了挠后脑勺,苦笑不已地说道:“他说他会跟花士联系……哎,真是死性不改,净要钱!”

    众人一听也是一愣,而后忍俊不禁。

    对此,天行健亦是一边笑,一边感叹着说:“那是他的本事。想不到啊,四年不到,他居然成为了华夏城的斗兽场之主。经过这一次清除异己,如果他操持得当的话,位置可能又要往上挪一挪了……嗯,他这次铁血手段,不会引起反弹吧,需不需要我们的帮忙?”

    “已经提过了。他拒绝了,说给不起价钱……”

    对于肥龙两次字字不离钱的回答,花农也是很无奈,但他只能照实回答。

    “强儿这个朋友真是有趣……”

    “哈哈哈——”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其中一个略显稚嫩的笑声,尤为突出。

    “小容若,我的乖孙啊。你笑得那么开心,是不是因为终于见到爷爷啊——”

    这一句半玩笑话,语气低沉,底下似着一座火山一样,落在天行容若耳里,如同霹雳雷霆,使得他像被施了定身咒,整个人僵立在那里,丝毫都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