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九十一章 千足金蟾衔智珠
    补更,9.12更新。

    ————————————————————————————

    那恭恭敬敬站在飞船等舱口的人,不是肥龙还能是谁。

    “哇靠,你这肥龙真是,真是……”

    天行容若怒气冲冲地冲上去,指着肥龙,想开口大骂,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合适的词。

    紧跟其后的花鸽亦是一副羞愤不已模样,嘴上还不停地怒哼着: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你……”

    “放肆,花鸽——”

    花农看到花鸽一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就嚷嚷大叫,不用脸色一板,怒声喝止。

    “花鸽,立刻跟龙先生道歉……今日如果不是他,你今天已经闯大祸了……”

    花鸽闻言心里自然不服,但见到花农脸上无比严肃的神情,再也不敢造次,远远就向肥龙鞠了一躬,闷声道了一个歉。

    那边肥龙急忙避了身子,毫无挑剔地回了一个礼,然后继续沉默不语。

    花农见花鸽依然愤愤不平的模样,脸上神情一正,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鸽子,两年前你侥幸在狐狸手上活了下来,自然明白那件事情的重要性。可今日你见到源力丹再次出现,你不仅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及时将事情上报,而且还带着小少爷身陷险境,迟迟不离开……你真是气死老夫了!”

    不待花鸽开口辩解,花农怒气难消地继续数落道:

    “没错,这两年来,因为你手上的那些录像做筹码,家族因此获益不浅,才能在举世破天的形势之下,维持一个均衡势。但你也不能恃才傲物,自以为是,放松一贯的警惕性。”

    说到这个,花鸽也不好还口,只能俯首连称不敢。

    “你知道吗,当年我力排众议,让你一个外人入了锦衣卫的花名册,赐名花鸽,看中固然是你的机灵和本事,还有就是你从来不轻敌的性格……但你看你今日的表现,小少爷交给你,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花农见到花鸽还算识趣,凌厉的语气放缓了不少,但赏罚依旧分明。

    “总之,这一次,你严重失职。分不清事情轻重,你回去花场领罚吧……”

    花鸽被花农连番痛斥,早已抬不起头来,心知犯下了巨大错误,羞惭难当地领命退下。

    天行容若见花鸽被教训得厉害,心里也有点发虚,有点不敢面对花农。毕竟他深知花农跟爷爷可不是普通的主仆关系。

    不过,挣扎了一秒钟不到的天行容若还是很义气地站了出来。

    “花农爷爷,这一切都是我逼迫花鸽做的,不关他的事……”

    见花农似乎不买他帐,天行容若又拍了拍胸膛说道:

    “花农爷爷,那超武者的自爆一点都不可怕,顶多相当于一个五六星的贤者。如果是两年前,我的身体还有可能承受不了,但自从叔叔他们从天界峰带回那么多九甲龙壳之后,我可是每天一直用九甲龙丹泡澡……”

    天行容若生怕花农不信,体内元力稍一运转,只见他衣服表面好像有千万丝缕的元力流转。

    没过多长时间,元力似化成针线,在他的身周层层编织成如有着错综复杂纹路的保护罩。细心的人还能发现保护罩偶尔还泛着一层如涂抹了金属漆的光芒。

    “元力罩,铜皮铁骨——”远处的肥龙见状,情不自禁地惊叫一声。

    还没等他话音落下,那保护罩上随着元力纹路的重重覆盖加密加厚,颜色慢慢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变成黄灿灿的金色。

    这时候,肥龙的惊呼声再次响起。

    “金刚不坏,我的天呐——”

    事实上,任谁看了这一幕,都会难以避免地像肥龙那样惊叹。因为由多重元力纹路形成的元力罩,可不是随便一个超武者所能拥有的,更别说眼前这样一位稚嫩少年。

    说起元力罩,其实就是人在元力修炼过程中,元力以不同的形式渗入了人体各处,包括人的血液、器官、筋骨、皮肤,甚至毛发,日积月累之下,自然形成了一种类似于身体保护膜的能量气罩。

    其实说穿了,元力罩也是元力在人的身体上的一种外化形式。

    在大多数情况下,超武者很少像天行容若这样离体展示出来,只会将元力罩习惯性隐藏在皮肤表面,作为一个战斗时的底牌。

    不过,这样的元力罩可不是谁都可以拥有的。因为它对元力的精纯度以及超武者元力控制能力提出了近乎变态的要求。如果不舍得花费足够长的时间在这两方面下足功夫,元力罩只会是镜中花水中月。

    所以,很多超武者为了追求修炼层次,在元力罩的修炼上往往不如人意。这也造成了一些超武者在自我保护的能力上面参差不起,以致于一些修为达到七星贤者的超武者都未必能把元力罩修炼到金刚不坏的层次。

    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元力罩已然变成了区分普通超武者和裂星强者的其中一个标志。

    话又说回来,元力罩并不是什么玄乎的东西。它不仅可以使用护甲、机甲等高科技产物替代,而且也可以使用外在手段练达。

    譬如说,天行容若就是靠着九甲龙丹泡澡,加速内外元力渗透吸收,从而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达至金刚不坏的层次。

    当然,这样的案例并不能复制。毕竟换作第二人,未必会有一具潜力莫名的身体,也未必会每天驱使元力千锤百炼地冲刷某种禁忌力量。更直白点,不是谁都有那么珍贵的九甲龙丹泡澡。

    肥龙不知道这些,大惊小怪最自然不过了。

    见到肥龙恰如其分的震惊,天行容若只是略略傲娇地扬了扬头,继续跟花农磨着嘴皮。

    “花农爷爷,你看到了吧……我没骗你!所以,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换在以往,花农可能早就在天行容若的水磨功夫中败下阵来,但这一次事情过于严重,他不打算松口,反而继续板着脸,不无教训地说道:

    “我的小祖宗,那只是一个超武者自爆而已……如果我跟你说,斗兽场里面源力丹不止一颗,角斗士刺头不止那二十几人。你能抵挡几次那样的自爆啊?”

    看到天行容若被自己的话震住了,花农再次用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肥龙,继续沉声道:

    “你们啊,都低估了人性的贪婪。你们以为上千角斗士里面只有二十来人参与那样的赌局吗?哼,赌徒的思维很简单的。这一场输了,下一场他们要在你身上加倍赢回来。所以说,你们不会天真地以为下午那一场战斗还会是那么简单吧……”

    最后,花农双目再次瞪着天行容若和花鸽两人,语重心长地说道:

    “如果不是龙先生处置得当,你们今天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这血色拳盟,龙潭虎穴啊!

    听完花农只言片语中透露的真相,天行容若和花鸽两人真的被惊吓到了,完全没有想到小小一场平常的比赛,竟差点踩到地雷了。

    得知后果远比想象中的严重,他们再也不敢出声了,也不敢再看向肥龙。

    直到上飞船那一刻,两人才无比羞惭地向肥龙躬身作鞠,表示了歉意。

    临舱门关闭前,天行容若还低声快语地对肥龙说了一句无比艰难的话。

    “那一亿联邦币,我,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那时,肥龙脸上肥肉一颤,似笑非笑,心里暗忖,这小子确实可爱。

    飞船上。

    天行容若倚靠在窗前,双手搀着下颌,想到以后肯定是铁窗囚笼的日子,心里自然万分忧郁。

    在最后无比留恋地看一眼华夏城的时候,天行容若眼角的余光却扫到依然在挥手作别的肥龙,内心可谓是五味杂陈。

    短短一天的见闻,聪慧如他,竟有点看不清这个人。

    “花农爷爷,这个肥龙究竟是谁?”

    最后,天行容若还是忍不住开口问起了肥龙的底细。

    听到天行容若提及肥龙,老成如花农眼里毫不掩饰地涌上赞赏之意。

    “你知道吗?肥龙,他原名龙三蟾。本是血色拳盟商会下属博彩公司的一个小小掮客,却凭借超群的策划能力,为血色拳盟获取超大额的利润,在血色拳盟曾经有一个外号叫千足金蟾。”

    说到这里,花农叹了一口气,不胜惋惜地继续说道:

    “可惜,他贪心不足,竟胆大妄为私下整合并利用了整个血色拳盟的博彩公司,大肆操控血色拳盟的所有比赛,赚取了无法计算的财富,到最后甚至掌控整个血色拳盟的所有财源。”

    “传闻中,他后来不仅架空拳盟盟主,而且还把四大拳神惹恼了,最终被公开追杀……是你强叔把他救下,给他改头换面的。”

    听到这里,天行容若顿时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吸了一口气,说:

    “哇,肥龙原来那么牛叉啊……”

    花农对这话很是赞同,摇头晃脑地说道:“你强叔评价肥龙说,论及偏财,无人能及其左右……”

    “这个我知道。论及正财,无人及强叔万一。”天行容若非常雀跃地补充了下一句。

    花农听到这句话,不由开怀大笑。

    “哈哈哈……对极!”

    见两人聊得那么开心,一旁的花鸽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都是自己人,正偏都齐了——”

    花农闻言,却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不算自己人,但他和你强叔却是至交好友……”

    等了半响,也不见花农解释一下话里要表达的意思,天行容若也不好追问,在最后瞄了一眼地面上越变越小的肥龙,不解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那他还待在血色拳盟干什么?”

    花农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

    “天性如此,故技重施,复仇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