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九十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第三更,补9.11更新。

    ————————————————————————————————————————

    一刻钟后。

    见肥龙面无表情指挥收拾完残局,四下无人之后,面具人仿佛才从刚才那一幕的血腥恢复正常,不无感叹地说道:

    “五爷果然说得没错,跟场主你打交道必须要一万个小心。因为不到最后,或者到了最后,都分不清你是敌是友……”

    肥龙听到这话,脸上神情顿时僵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但很快又像变魔术一样,整个脸部又丰富起来,动得满脸通红,连忙表忠心。

    “是友,是友,必须是友啊,花鸽大人!”

    对于这个回答,面具人花鸽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反问道:

    “真的吗?”

    不等肥龙回话,花鸽亦是言语激动起来,甚至手指都要戳到肥龙的脑袋,厉声喝斥道:

    “按照你与五爷的协议,他会帮你在下一场战斗中做局,顺便除掉那几个角斗士刺头,但可不是拿我们容若少爷的性命来开玩笑啊——”

    花鸽不说,肥龙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有半句反驳,反而连声称罪说:“此事错在我,等一下我立即登门谢罪……”

    “还登门谢罪?你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如果让家族里面的人知道少爷遭受如此重伤,别说是你我,就是你们四大拳神出面,我们家主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花鸽被肥龙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表现气得面具都要飞脱出来,见其依旧不知所措的模样,他不由又出言提醒道:

    “我家小少爷今日是逃跑出来的,就我一个人和这个智能保姆跟着。小少爷一般出来,都玩个五六天……”

    肥龙毕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面具人花鸽要用拖字诀,打个时间差,趁着间隙把伤势治好再返回天行家族,但转眼看到天行容若一副垂死的模样,他还是心里打着嘀咕,信心不足地请教道:

    “花鸽大人,这小少爷的伤势这么重,能好吗?”

    “能,当然能。这你放心,我有路子。不过,这需要钱,大笔的钱……”花鸽拍了拍胸口保证说道,并非常直白地提出了要求。

    “钱?钱不是问题。不知道需要多少,我立刻去准备……”肥龙一听,精神一振,好像松了一口气那样,觉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一千万,哦,不,两千万,哦,不,一亿联邦币……”

    面具人花鸽在报价的时候,目光游移不定,神情奇怪得很,一会看看肥龙,一会又看看铜钱怀里的天行容若,金额报了几遍才确定下来。

    解决这问题,果然是很多钱的问题。

    肥龙听着花鸽的一个个报价,脸上的肥肉不停地跳动,心里即使有些郁闷,但见花鸽每次报价都是观察天行容若伤势确定下来的,因而不敢多言,怕说多错多。

    尽管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医疗手段可以在这么段时间里面把不死元宝恢复如常,但听到要花费那么大的价钱,也就有了几分信心。

    “好!我这就去办——”肥龙近距离看到天行容若那出气多吸气少的惨状,想到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全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急忙答应了花鸽,转身就飞奔离开了,好像怕其反悔一样。

    待肥龙消失在远处,“中三”厢房只剩下面具人、铜钱、天行容若三人。

    半响,一个不该出现的声音打破了厢房的静寂。

    “我容易吗我,为了赚点钱,我又是拼了命打架,又是吐血三尺,又是憋气装死的——”

    “少爷,你这真是难为我们啊……”

    看着此时蹦蹦跳跳,判若两人的天行容若,面具人花鸽欲哭无泪,不得不装着凄惨状,声音哽咽地说道:

    “小祖宗,你知道吗?你刚才那一场战斗真是要把我吓死了……”

    “并没有……”

    不等天行容若开口,耿直的智能人铜钱已经开口拆穿了花鸽下面要说的话。

    “就是……听花农说,你的脸就是被这种爆炸伤害的,应该很清楚它的威力。那种程度怎么可能伤害得了我……”

    天行容若最怕花鸽喋喋不休的说教,见铜钱为他说话,也是口直心快地揭开了花鸽的伤疤。

    对此,花鸽也知道自己这位小少爷不谙世事,说话并没有恶意,但他现在终究是护卫,必须要尽责,所以他打算继续劝说几句,让天行容若不能再冒险。

    事与愿违。

    天行容若见他要继续开口说话,赶紧转向铜钱,一副得意洋洋,邀功似的口吻。

    “铜钱,铜钱……我刚才的表演怎样,我可是为了实现你宏伟目标才如此卖力的……”

    可惜,铜钱虽经天行懿亲手改造过机器体,但因为各种设备和材料限制,以及一些智能人使用上的忌讳,他并没有完全修复到一种完美状态。

    换句话说,铜钱在人类情感的数据收集分析和模拟方面,还存在比较大的缺陷。

    所以,天行容若提的这个问题,注定是要被泼冷水的。

    果然,铜钱的脑袋人性化的左右转了一下,然后近乎冷淡地说道:

    “元宝,你的表演一直都不好。刚才战斗中的表演确实是真实,嗯,还有点狼狈。但最后那对手自爆的时候,元宝你被掀飞,表演却过于浮夸,尤其是吐血的时候。”

    “铜钱,你……可恶!”天行容若闻言小嘴紧闭,往上翘,像吊了一个拖油瓶似的。

    “元宝你不要生气……我的结论都是经过严密分析的。”

    铜钱依然不识趣地继续分析着。

    “比照之前九十九场的比赛,你表现出来的战斗数据,就是抗打击能力。面对那种程度的爆炸,你的身体你只能翻转一次,吐血那样严重的情况根本不会发生……”

    “还有,你装重伤躺在我怀里的时候,呼吸、心跳、血液流动、元力运转等情况,与你表现出来的弥留之际,不大相符……”

    “好了,够了——我们说点别的……”天行容若听着铜钱一套套的,哑口无言,头疼欲裂,不想继续自讨苦吃,只好转移话题。

    “例如,你的宏伟目标——”

    这一句话如有神效,铜钱呆呆的双眼好像转动了一下,还自配星星闪闪的效果,表现出了极具人性化的一面,竟有点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这次赢了多少?”

    天行容若和花鸽闻言,面面相觑,一副被打败的模样,但对此也是见怪不怪,十分默契地白了铜钱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铜钱大人,你是智能人好吗?计算这种事情,不应该是你的专长吗?”

    “不一样。计算是个烦闷的工作,数钱却令人心情愉悦……”铜钱面对质问,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你的数钱和我们人类数钱不一样……”天行容若有点报复的味道,出言揶揄道。

    “最大快乐值都是一样的……”铜钱用了一个非常哲学的回答,然后再也不理会天行容若,而是在一旁喃喃自语道:

    “千分位,百分位,……百万位。才联邦币……怎么这次那么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铜钱自从天行懿手中脱难之后,就一直非常财迷,还为此信誓旦旦地跟天行容若说已经定了一个宏伟的目标。

    当时,天行容若还为此感到非常高兴,就问宏伟目标是什么。铜钱答曰:“不缺钱花!”同时还说了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单位“大数”,10的七十二次方。

    从那以后,天行容若两人就开始为这个宏伟目标,不惜大闹八虎城,勇闯斗兽场,开始漫长的财富积累。

    听着铜钱财迷一样的大呼小叫,天行容若感到非常无语,也知道接下来铜钱会为此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

    花鸽也是见机快的人,为了避免铜钱真的做出无休止的反常行为,他连忙解释道:“大家事前不知道横练王具体底细,全部押注在不死元宝身上的多……”

    “哦,那好吧……不过好在那个肥龙赔得多……”铜钱听到花鸽的解释时有点蔫了的模样,但想到肥龙的巨额赔付,又两眼放出耀眼的光芒,显得十分怪异。

    “叮——”

    花鸽手上的个人智脑响起一个清脆的响声。

    这是钱到账的信息提醒音。

    这时候,不仅铜钱,就是百无聊赖的天行容若也是闻声起舞,兴奋得不得了。

    “走,我们买五叔说的那个股票去……我就不信了,怎么可能一直都在亏……”

    只见天行容若一边嘴上叨个不停,一边领着铜钱和花鸽,飞一般地离开了罗马斗兽场。

    罗马斗兽场的这一次连番风波,似乎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是日,下午一点三十分。

    当天行容若三人在某证券交易公司兴致勃勃地研究股票走势的时候,以花农为首的锦衣卫和黑衣卫联合出现在他们面前。

    天行容若使尽手段无法逃脱之后,只好无奈地束手就擒,任凭处置。

    被抓住后,天行容若旁证侧击套花农口风,想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手段把他们找到的——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

    不过,花农一直笑而不语,没有作出回答。

    直到三人被带到飞船的时候,做梦也想不到竟见到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