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八十九章 尘埃落定棺论定
    第二更,补九月十日更新。

    ————————————————————————————————————————————————

    就在众人一致为铁塔喝彩,为天行容若惋惜的时候,斗兽场内正有三伙人的思绪百转千回。

    第一伙自然是因此得利的人。

    “事情成了,这源力丹花得值!”

    “当然值了,这次比赛赢的钱30%才够买它……”

    在贵宾厅一个“中三”独立厢房里,两个高大威猛的大汉正兴奋得手舞足蹈地弹冠相庆。

    正是刚才在斗兽场门口和肥龙打招呼的两个角斗士,独眼龙和他的同伴。

    由此可见,他们一行角斗士为这场比赛下了多么惊人的重注。

    在旁边的“中二”厢房,华夏城罗马斗兽场场主肥龙的心情却刚好相反,不仅脸色苍白近似白纸,而且双目欲裂地看着场中的无比惊险一幕,全身难以自制地颤抖不已,最后重重瘫坐在软椅上,咬牙切齿地恨声道贪婪,该死!”

    与前两者画风略微不同的是,面具人和铜钱正悠哉悠哉地有一句没一句地在最中央的厢房内聊着天。直到看见场中天行容若遇险的一幕,面具人眼底也只是闪过一缕杀意,却没有起身去营救,只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有人想搞事情啊……”

    不管怎样,斗场中的战斗虽然还没有结束,但形势确实对天行容若非常不利。

    不过,天行容若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因此灰暗,反而显得有点雀跃,甚至是兴致勃勃。

    “仅一招横拳而已。我这一招还没完呢……”

    “看我的意拳杀破你——”

    话音未落,天行容若双手先后交叉于胸前,方才那一往无前的长枪顿时如被骑士提柄回收,元力形成的风暴漩涡霎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众人以为不死元宝要认输的时候,只有对面的铁塔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真切地感受到了那元力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凝聚于一点,似在酝酿着犀利的反击。

    果然下一刻,天行容若左右开弓,双手轮番伸展,先是一手指天,后是一手指地,消失的元力井喷式出现。

    一,元力汹涌潮卷,成千上万的元力长枪化为成捆成捆的锐利长矛,再经天行容若连环催动,首尾相接,圈成一道直线,如飞龙在天,向铁塔的惊天海啸迎上去。

    “横拳,当如神龙摆尾——”

    只听天行容若一声暴喝,一阵轻响,飞龙腾挪己身,悍然飙落,在铺天盖地的海啸截面上,生生划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似将其断成两段。

    令铁塔惶恐不安的是,这一招还没完,那长矛飞龙断了第一重海啸之后,又俯首扎进浪潮中,眨眼间已经连破五重浪,目标直指铁塔眉心。

    此招威势未尽,但铁塔已然感受到胸口一阵翻滚,一口鲜血来不及吞咽就脱口而出。

    不过,天行容若的攻击持续性有限,没能把余下的三重浪破掉,给了铁塔缓和之机。

    只见铁塔灵机一变,三重浪弃攻为守,汇聚合一,将长矛飞龙生生地拉住。

    “这又是拳?”铁塔喘着粗气,一双不服气的眼睛盯着天行容若问道。

    “意拳杀,钻拳——”

    “不可能!你是谁?是不是来自武术星?除了武术星的超武者,没有人会把这些基本拳招修炼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一定是的,一定是的,要不然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随着这一番近乎胡言乱语的话,铁塔双目中的战意逐渐消退,神情间有点意兴阑珊地继续自言自语道:

    “想不到真的有人能忍住源力的诱惑,过着苦行僧一样的元力修炼生活……我的路走错了,再也回不了头了……我悔啊——”

    说着说着,铁塔好像受到了刺激,神智开始迷糊不清,双目赤红,呼吸重新变重,口中乱语越是激动,杀气凛然,已消失的三重浪重新出现,向着天行容若覆盖而去。

    好在天行容若觉得铁塔状态诡异,一直没放松警惕,此时见攻击再现,身子及时反应,倏然翻转,双拳似麻花交缠,元力随之如双龙出海,三声崩响,重浪化为碎片。

    “这是崩拳——”铁塔在重击之下,尚存一丝神智,口齿不清地叫了一声,而后像想起了,脸色深沉如水,怨恨道:

    “源力丹有问题——”

    此刻,只需最后一声炮拳,天行容若就可以结束战斗,但见到铁塔似有弃战的意愿,手上的最后一击因而迟迟未出。

    就在他犹豫不定的时候,对面的铁塔霎双目布满红丝,脸上五官突兀,爬满了青筋,好像要走火入魔一样地在原地低声咆哮。

    此时此景,天行容若感到脑域中的四彩珠轻微地颤动了一下,似在示警危机将要降临。

    对于四彩珠这种特殊的异动,天行容若最是熟悉不过。

    自踏上罗马斗兽场以来,源力尽管难有作为,但最为源力的最大受益者四彩珠,还是会在战斗的关键时刻给了他莫大的帮助,使得他从一个个有着压箱底绝招的对手中,从容避过,绝地取胜。

    这个时候也不例外,在四彩珠示警的同时,天行容若已经收手回防,离铁塔离得远远的。

    “给我爆——”

    独眼龙所在的厅室突然响起一声暴喝。

    随之声下,斗场中的铁塔先是头部忽然膨胀至面盆大,然后身体亦如被吹气球至一种极限畸形。

    “嘭——”

    下一秒,铁塔的身体炸裂开来,释放出等同于一名六星贤者的巨大能量,把B12区的这个斗场翻犁了一遍,好不狼藉。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避无可避的天行容若。

    只见如同冲击波一样的暴乱能量席卷而来,把天行容若牵上天,又砸下地,使得他连连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最后吐血三尺,趴伏在地,生死不知。

    爆炸过后一会,B12的看台上的观众才从刚才那骇人的一幕中惊醒,看着斗场中满是裂痕的黑石,以及眼前布满如同蜘蛛网裂纹的保护罩,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心中一阵后怕。

    “这是回事,爆炸竟差点破开离子罩?”

    “不对,那铁塔无端端自爆?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那不死元宝不会在爆炸中死亡了吧……”

    “这究竟发生了事,斗兽场必须立刻给出一个说法……”

    在B12区的观众们回过神来,立刻炸开窝,闹轰轰地议论纷纷起来。

    此时,斗兽场场主肥龙却没心情理会外面乱糟糟的局面,而是带着一队荷枪实弹的安保队伍,把独眼龙一帮角斗士堵在了“中三”厢房。

    双方正剑拔弩张对峙着,谁也不服谁。

    “独眼龙,你们最好放弃抵抗,还能留着性命。如果你们执意对抗本场主,本场主不介意将你们就地正法……”

    肥龙字正严词的警告还没说完,独眼龙已经悍然站了出来,语气不善地驳斥道:

    “肥龙场主,你过界了。我们角斗士向来和你们斗场管理方井水不犯河水。我们管拼命,你们管数钱。你可不要坏了规矩,要不然即使你上面有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话音一落,独眼龙身后二十余名角斗士齐步向前踏出一步,凛冽而凶猛的气势突地迸发,逼得周围持枪的安保队伍心惊胆跳,节节后退。

    能在血色拳盟中站上罗马斗兽场的角斗士个个都是从角斗训练场脱颖而出的战斗能手。

    眼前独眼龙等人更是斗场中身经百战之士,见惯血腥生死,自然有几分威武之师的味道。

    不过,肥龙仿佛一点都害怕他们发飙一样,依旧硬气地回应道:

    “谁过界,你们心中有数。平时你们搞点小动作,发点小财,我可以一只眼开一只眼闭,当做事情都没发生……”

    见角斗士那伙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肥龙又是厉声痛斥:

    “但这一次你们太过分了,不仅押注数额巨大,而且还使用禁药,甚至利欲熏心想毁尸灭迹……”

    “让开!否则杀无赦——”

    不等肥龙继续数落下去,独眼龙一行角斗士一边呼喝着,一边摆出战斗阵势,向门口节节推进。

    就在角斗士快要离开厢房的时候,一个极其嚣张的声音插入这个极其紧张的局面。

    “肥龙场主,你还要演戏演到时候啊——你不会以为把阿猫阿狗骂几句,就可以安然无事吧……”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面具人正束手于胸前,双眼冷然地看着这一边。

    面具人旁边站着的是智能人铜钱,他怀里抱着的正是昏迷不醒的天行容若。

    好像铜钱对抱人这么一个动作不大熟练一样,刚好把天行容若面如金纸,吐气如丝的一面,正对着肥龙这个方向。

    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啊。

    肥龙事情不能善了,必须给对方一个交代。

    只见他垂首深叹了一口气,抬头时却是对着面具人冷哼了一句,说:

    “阁下,血色拳盟的事情,只会内部解决,无须您费心……”

    说完这句后,他又转身对独眼龙等角斗士,怒斥道:

    “你们滚吧,还愣在这里丢人现眼吗?等下再跟你们算账——”

    独眼龙一行角斗士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手上的战斗蓄势也随之解除。

    在看到面具人这边来势汹汹,感觉到对方来历非凡,有恃无恐,但见肥龙竟独自承担起压力,为他们暂时解围,心里不由一阵感激,齐齐垂首抱拳向肥龙行礼,恭声道:

    “多谢场主大人……”

    此话没说完,只见肥龙趁众人低头,他作势上前搀扶的同时,把手里的抹汗的手绢自然抛在了地上。

    绢帕落地,枪声响起,血滴满地。

    二十多位角斗士应声倒地,死得无声无息。

    独眼龙他们到死都没有想到,肥龙自始至终都没想过放过他们吧。

    他们也算死得有点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