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八十六章 日月如梭人不敢怠
    (补九月七号更新)

    辛勤的蜜蜂永远没有时间悲哀,忙碌的人类没有时间看热闹。

    两年的时间过得飞快,人类世界里面的每一天都不缺少热闹,但人类往往缺乏持久的热情。

    持续了两年的“举世破天”,也只是把整个联邦的目光聚焦到东北星域的时间,维持在开始的半个月,而后不了了之。

    究其原因,只能说如今人类联邦的版图太大了,焦点层出不穷,每一个事件都有成为寻常人茶余饭后高谈阔论的潜质。

    若论及事件的话题性和重要性,“举世破天”这种世家之间的商业斗争,只能是小范围的小事件。尽管“八虎决裂”、“控者束手”、“群星骂天”、“群鳄沽天”、“六子成圣”等事件的话题,曾引爆一时,但最后都被有心人操控舆情,销声匿迹,让影响降低到一定程度。

    不过话说回来,毕竟华夏八虎家族也算得上华夏宗庙的重要成员,“举世破天”对东北星域,尤其是大华夏地区产生了不小负面的影响。

    譬如说,“举世破天”的破坏力在大华夏地区可谓是流光粒子炮级别的,不仅无形中要求众多小家族小势力甚至小公司站队排位,而且对各行各业都是无差别攻击,牵一发而动全身,把东北星域搞得可谓是乌烟瘴气,民不聊生。

    还有就是,华夏宗庙持续千年不断的一年一度的宗亲大会也因此连续两年没能如常进行。

    两年没能祭拜华夏人共同的列祖列宗,对于信守孝道,讲究传统的华夏人来说,是一件有违纲常,无礼无德无道的大事情。

    所以,在一片怨声载道中,华夏宗庙在两年间开过不下十次的视频会议,同时不顾情面毅然出手几番弹压,甚至请动联邦东北星域的官方力量出面干预,“举世破天”的局面才有所缓和。

    此举,也算是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当然也包括处于风头浪尖的天行家族。

    此时,天行府邸中心大院第七会议室正举行着一个重要会议,天行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数十位主要成员全部列席其中。

    本来这种级别的会议是按季度来举行的,但因为这两年的非常时期,改成了月度会议。由此可见天行家族对“举世破天”的重视程度以及形势的严峻程度。

    “说说吧。这个月的形势如何?”

    天行健脸上看不出应有的担忧,一如既往的淡然开口,宣告会议开始。

    话音刚落,天行践已经站了起来,与天行健的荣辱不惊有着巨大区别,他整个人都像瘦了一圈似的,脸上有说不尽的疲惫,声音嘶哑到让人听来非常不舒服。

    “总体来说,形势依然不容乐观,但因为有官方勒令和宗庙的压力,我们天行家族和他们的联盟算是维持在一个平衡势……”

    天行践说到此,好像禁不住喉咙的干涩,中断了讲话,大声地咳嗽了几下,但确实是难以继续下去,只好示意一旁的天行信代而为之。

    天行信担忧地看了一眼天行践,心里暗叹了一口气,接过刚才未完的话题,事无巨细地说了大半个小时。

    “综上,敌人依然是戴、稻、张、李、胡、金等家族为主,其他势力在后面给他们摇旗呐喊助威,或者捡便宜。”

    “我们家族所有行业里面,银行、保险、投资等金融行业被精确打击,受创最为严重,联合集团的慈善、贸易、保全等业务也受到明里暗里的抵制,运转依然不灵,倒是天行科技集团的医疗医药、信息技术等方面没有受到明显的波及。”

    众人听完天行信的汇报之后,会议室陷入一片沉寂,一个个脸色阴晴不定,久久没见人发话。

    与会者都是天行家族出类拔萃的精英,没有一个是庸才,在天行信的汇总报告中自然听懂了许多字面下的意思。

    四面楚歌,如履薄冰。

    最终,还是家主天行健开口打破了凝重的气氛。

    “嗯,继续……”

    此句过后,与会的家族成员图文并茂,一个接一个地讲述了各自管辖领域近一个月来的情况。

    会议持续了整整十个小时才结束。

    其间,井然而有序,无风无浪。

    会议结束后,诺大的会议室只剩下天行健四兄弟。

    四人不言不语,只是静坐在各自座位上,作沉思状。

    “不想了。你们究竟是怎么看的?”天行如首先沉不住气,大声向其余三人嚷道。

    “其实,想那么多没有任何用处。我们四人都是终极武器,也是禁忌武器,连宇宙安全局都通过熊猫的嘴巴劝诫我们要克制。我们束手束脚,他们这些跳梁小丑却上蹦下跳,使得形势越发严峻,不利于我们……”

    天行康见天行如着急的模样,亦是心生感慨。

    “二哥,三哥,你们究竟怎么想的。现在只是商业上你来我往的争斗而已,没必要动不动就想到杀人灭族上面去吧……”

    天行意见两位哥哥言辞间带有杀气,不由出言劝诫一下,见二人有点不以为然的,只好怏怏说道:

    “事实上,形势真没有会议上说的那么严重。金融为王的道理,我明白。大家都认为我们天行家族在金融行业节节败退,都绝望透顶了。大厦将倾,人心惶惶是必然的。但两位哥哥既是长辈,也是明白人,怎么就自乱阵脚了……”

    “嘿呀,老四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天行如闻言,两眼一瞪,不仅声调提高了不少,而且明显带着不满。

    “二哥,你负责监督他们六兄弟闭关修炼,难道不知道天行强已经出关办事去了吗?难道……”天行意对天行如的反应有点纳闷,反问了一句。

    果然,天行如突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在会议室里面,走来走去,最后瞪眼吹胡子地朝天行健喊道:

    “大哥啊,你这个做父亲的,得管管五哥儿啊。七兄弟里面,就他不务正业,每天只顾着忙活生意上面的事情,对修炼从来都不上心……”

    “你看这次天界峰之行,其余人都踏踏实实地在修炼巩固。而他倒好,三头两天就问及家里的营生,还私下联系部属开视频会议,真是岂有此理!”

    天行如嚷嚷了几句,看没人应和,气不打一处,丢下一句话,想转身离开。

    “难道天行家族没人了,离开他啥事办不成?不行,我要把他拧回来教训一顿——”

    可他脚还没踏出会议室门口,就被天行健喝住了。

    “站住!给我坐回来——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可五哥儿那样,不像话啊——分不清轻重……”

    天行如一边嘴上叨着,一边不情不愿地做回了原来的位置上。

    听到此言,天行康哭笑不得地说道:“三弟,你这种品性还是改不了啊,怪不得你那两徒弟……你要明白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痴武如命的,强儿自有他的路要走。你又何必徒增烦恼呢?”

    在听到天行康提到徒弟,天行如本来又要跳起来的,但见只是一语带过,只好重新坐回来。

    等天行康说完,天行如已是一脸颓唐之色,在那里唉声叹气。

    “好了,老三你也别这样。强儿他自有主张。现在形势不利,还真少不了他。”

    天行健最后一锤定音,对天行强出关忙活家族大事表示了认同。

    “好,好,好……你们是对的,就我错了。”

    天行如见到事不可为,埋怨了一句之后,就在一旁闭目养神了。

    其余三人见天行如一副傲娇的模样,也不再管他,自行地讨论起刚才的会议内容。

    可是,他们说不到两句,天行如突然插了一句,让整个讨论顿时停止。

    “你们说,天行践刚才那个病怏怏的鬼模样装给谁看呀?”

    “好了,三弟你少说两句吧。他对家族的付出与功劳是有目共睹的。说一句不好听的,这两年来,我们四人还远不如他——”天行康一捂前额,极其无奈地说道。

    听到这话,天行如立刻不服气地反驳道:

    “哼!如果不是要帮助天行孜他们六兄弟梳理身体,稳固境界,哪轮到那几只猫猫狗狗兴风作浪……再说,两年前,容若那件事一直没跟他算账呢……”

    “算什么帐,他又不知道挑战者就是容若。”天行康淡淡地回应道。

    眼看两人有要继续吵下去的迹象,天行健也没有了谈性,只好转移话题,招呼道:

    “小容若在学堂上课吧?走,我们去看看他……”

    听到这里,天行意同样做出了一个跟天行康刚才一样的动作,捂着前额,盯着天行如,言语间尽是无奈。

    “哪有这么乖啊。他的心本来就不安分,三哥还老是和他谈论打打杀杀的事情,他哪能按捺得住寂寞啊……昨晚就带着铜钱和花鸽去了华夏城了。”

    天行健闻言脸色一变,然后苦笑不已地说道:“华夏城?又去血色拳盟打拳了?”

    天行如仿佛看不到几位兄弟的不满似的,心里暗乐,嘴上轻飘飘地往外邀功。

    “小容若现在可有名气了,叫不死元宝。在华夏城的血色拳盟可是有着不败的记录……”

    听到这个不败记录,天行健等人一阵苦笑不得,他们都明白这个不败记录是怎么一回事。

    “哎,算了。当我没问。有花鸽照顾着,应该问题不大。”

    天行健无奈地放弃追究谁对谁错,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抛下一句不知道说给谁听的话,就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就这样,散了吧。把刚才的会议内容汇总一下,形成有效的计划,然后配合天行强,按计划进行就可以。我倒要看看是举世破天,还是天破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