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八十五章 吾家有儿在长高
    补9月6日更。

    ——————————————————————————————

    “敬酒不吃吃罚酒——”

    花农四人没有半句废话,每人伸出一只手,直接覆盖狐狸的头部,元力涌动,源力相随,四声闷喝如惊雷般响起。

    “花天酒地,醉!”

    “春暖花开,生!”

    “梦笔生花,梦!”

    “落英缤纷,死!”

    醉生梦死,不自觉。

    恢复了大半修为的花农四人对付一个形同普通人的狐狸还是轻而易举的。

    狐狸感觉自己意识一阵模糊,仿佛回到了问天会交接任务的地方,正小心翼翼地向“接头人”报告着任务详情,可谓是一丝不苟,尽善尽美。

    “下次我们何时何地再相见?”

    “不是逢三六九,逐个寺庙里见吗?”狐狸看不清“接头人”的面容,只闻其声,十分纳闷“接头人”问这种愚蠢的问题。

    “我叫什么名字?”

    “啊,这个,这个……”狐狸对接头人这个无厘头的问题更加疑惑了,眼睛深处闪过一丝挣扎,但最终被接头人的气势压制,乖乖地回答说了一句模糊不清的话。

    “和尚?哦,不。你是道士,还是儒生?”

    自这个问题后,狐狸的意识好像变得混乱起来,面对幻境中的一些问答开始模糊不清。往往答案似是而非,离题万里。

    “这,这些都是什么玩意?”

    “狐狸居然还按尾巴分。这阴阳脸只是三尾狐……什么乱七八糟的?”

    “问天会不是问天会?什么狗屁逻辑……”

    最终的结果令人不甚满意,花农等人耗尽心力只收集到一些碎片化的信息,根本无法从中找寻出蛛丝马迹。

    所以,没有利用价值的狐狸被百倍摧残之后,在幻境中被“接头人”赐死了。

    “这也算告一段落了……起码他们两个没有让我们白费功夫……”花农有点意兴阑珊地看着已经一动不动的狐狸,不停地唉声叹气,不过转身见到明显惶恐之极的熊猫和鸽子,又重新欢颜舒展。

    “走吧……回去让花样那个小子忙活去。真是头疼啊……”

    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后,花士也是兴致不高,直接招呼众人怏怏离开了。

    待众人走远后,再看小树林时,发现小树林早已名不副实,不仅看不见一棵完整的树木,而且就连一个个巨石都化成了成堆成堆的碎石,而原本还算平整的地面,就像被猛烈炮火犁过一样,东一个坑,西一个窝的,万分狼藉。

    此种景象,着实让人不难想到这不久前所发生的一场激烈的围困之战。

    天行府邸,族长大院。

    天行健四兄弟正在肃容正颜地聆听花农关于此次事件的详细报告。

    或者说,他们正在进行着一场不怎么愉快的谈话。

    “鸽子所说的那些录像,你们四人打算怎么利用,可有章程?”

    “现在无法确定,还需要花样整理分析一下,才能物尽其用……”

    “嗯,熊猫知道的太多了,即便他是宇宙安全局的人,我们也得有些制衡措施。你们可有什么好的办法?”

    “办法?花样还在想……”

    “那么,照你们四人看,这个狐狸所说的这些信息,可有什么价值之处?”

    “这个不知道,得等花样那个小子的分析结果……”

    这一问一答,花农倒是一直保持毕恭毕敬的,但天行健却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双目圆瞪,好像要把花农四人吞下去一样。

    “花样,花样,一天到晚还是花样。你们四个老不死之前不是说花样不堪大用吗?怎么现在开口闭口都指望花样了——”

    果然,一旁的天行如首先暴起,指着花农四人数落起来。

    “三哥,你也别气了。今日他们四个连克数个硬茬子,也是累得够呛了,损耗的精气神都没来得及恢复,哪有什么余力来处理这些错综复杂的情报啊……”天行意见到天行如明明对花农等人关心有加,却张口就骂,不由哭笑不得地给了一个台阶。

    天行康见此,亦是随口接话道:“是啊,是啊。再说,情报分析也是花样那个小子的专长,把这些情报给他那个什么劳什子的整理分析系统,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呢。”

    “哼,他们受苦受累受伤,那是他们活该。谁叫他们四个爱逞强。平时一个个满肚子阴谋诡计,今日却白痴到自己赤膊上阵……”天行如还是紧咬着不放。

    “哎,任谁见了狮子,都无法冷静下来。他们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不错了……”天行健看着花农等人一脸疲惫的模样,不由自主地感叹道。

    听到“狮子”二字,花农四人情不自禁地眼睛一红,热泪顿时夺眶而出,整个人都呆立当场,喃喃自语:“报仇了,今天我们给花开花落他们报仇了……我们终于给五弟和六妹他们报仇了。”

    “哎,都是我们天行家对不起你们……”天行健看着四个与自己一同长大的玩伴,心中亦是一阵酸楚。

    二十年前的祖星之变,是很多人心中永远的痛。尤其是天行健这一脉一直觉得亏待了很多天行家族中的有功之臣。

    “家主……”听到天行健的话,花农等人刚想开口称罪,就被天行健一挥手止住了。

    “好了,我们一家人就别矫情了。你们也赶紧去休息一下吧。还有,记得告诉花样,他们父母之仇已报。最起码,杀人凶手已经伏诛……”

    天行健直截了当地勒令花农等人离开,结束了这场见面会,而他们四兄弟亦是起座离开。

    方向,正是登堂阁。

    登堂阁小院大门被推开,天行容若直挺挺地站在门口,久久不见动静。

    只有有人靠近的时候,才能发现他眼神游离,神情恍惚,身形摇摇晃晃,勉强能站稳,如此时有一阵风过来,必能把他吹倒。

    他一脸茫然地看着周围,好像在熟悉地方一样,显然还没有从昨晚的原力世界中回过神来。

    良久,他的小眼睛慢慢转动,瞳孔慢慢恢复焦距。

    左右两眼再也见不到之前的黑灰双色,而是清一色黑溜溜的透亮。

    一番东张西望之后,天行容若小脸一阵诧异。

    “哎,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搞成这样?这树,这亭子,这墙,还有那边的四方堂怎么不见了?”

    由近及远,天行容若惊诧无比地看着面目全非的天行家族,满地狼藉,到处都是碎石乱砖,残花败柳。只有数百的杂役身影正热火朝天地收拾着残局。

    “咦,奶奶,你来了?哦,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奇怪,是生命了吗?”

    天行容若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一时欣喜,一时又关切之至。

    然而,天行懿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天行容若,一言不发。

    “小容若?”

    虽然此时天行容若十分怪异,但天行懿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过了一会,她的神情就恢复如常,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

    “是啊,奶奶。你不认得我了?”天行容若一脸委屈地停住了向前的脚步,心里却十分纳闷奶奶那怪异的反应。

    天行懿依然一脸僵住的模样,用眼睛的余光扫视几遍此时的天行容若,语气一如既往地怪异。

    “怎么会不认得呢?只是看小容若现在好像不一样了,奶奶一时高兴得有点忘乎所以了……咦,看来你昨晚收获很大啊……”

    天行懿毕竟晋升控者仅十年,稍微一凝视,就发现了天行容若的非凡之处。

    “很大的收获啊!我的九重封印完成了……”

    “还有,我好像还悟通了原力……”

    天行容若一听天行懿非常关心他的情况,激动万分地说个不停,一时间竟毫无逻辑可言。

    天行懿一直保持着笑容,似懂非懂地耐心听着,终于等到天行容若停了下来,才表现出一脸的震惊。

    “真是让人吃惊,原来原力还可以这样生成……不过,这也太难了,太冒险了……”

    听到天行懿语气中似乎有责怪的意思,天行容若有些急了,觉得自己没说清楚,奶奶不懂他要表达的意思,霎时间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不知其所云。

    “奶奶,我跟你说,这个原力,原力……”

    天行容若说着说着就哈欠连天,他确实有很大的收获和启发,无数个关于原力的奥妙在他脑海中打着转,却像缠在一起的麻绳,他怎么也理不清,又怎么可能说得清呢。

    于是乎,他越想搞清楚,脑子就越转越慢,睡意就止不住上涌。

    只是说一下原力,怎么这么困……

    睡眼朦胧的天行容若,还没想明白,头一歪,靠在门框上就陷入了沉睡。

    他浑然不知道自己昨晚搞出来的天地异象,持续的亢奋和搏命式的思考,体力的消耗非常惊人,尽管他的身体有着巨大的潜力,但实际上已经严重透支,万分的疲劳。

    不到三秒钟,门口处传来了天行容若的呼噜声。有节奏的声调掺杂在夕阳下的西风之中,就像森林里百灵鸟归巢,时而急促,时而舒缓,让人听来十分的平静。

    天行懿抱起天行容若,感觉手上沉了一下,一时无法形容内心的心情。

    因为经过昨晚惊变,天行容若的身材无形中拔高了许多,俨然一个两岁的孩子。

    如果不是面孔没有太大的变化,婴儿的稚嫩如故,恐怕天行懿都要疯掉了。

    然而,对于这一切,天行容若却一无所知。

    天行懿盯了很久怀抱中的天行容若,沉吟了良久,最后摇了摇头,幽幽说了一句。

    “小容若啊小容若,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天杀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