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八十四章 蛛丝马迹待后望
    补9月5日更。

    ————————————————————————————————

    这第二声爆/炸声传来,倒下的只有燕子。

    预想中的第三、第四声未曾响起,或者说声音极其微不可闻。

    但熊猫和鸽子终究是在天行康与天行意的救援下活了下来,只不过付出了一些代价而。

    熊猫失明,鸽子毁容。

    这种引爆似乎跟超武者本身修为有极大的关系。

    燕子的修为仅是七星贤者,爆炸的威力虽然有所增长,却依然达不到圣者的程度,受影响的范围有限。而修为更加浅显的熊猫和鸽子更是因为有了天行康和天行意两位控者的及时保护,把突然他们脑域狂暴的源力适当引导了一下,从身体一些部位宣泄出来,才保住了性命。

    “为什么你不去保护那该死的燕子而来抓我?我明明计算好了的……为什么!”

    令狐狸目眦欲裂的是,两声爆炸之后,他在眨眼间就落入了天行健手中,而后像疯魔了一样,看不清自己的状况,对着天行健毫不节制大喊大叫起来。

    天行健倒像真的拧着一只狐狸似的,任由其挣扎咆哮,语气淡然地回答道:“因为燕子本来就是人渣,制毒贩毒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不值得去救。他死了,我们刚好还第一家这一次的人情。而你也是人渣,但你还有些许作用,要不了多久就可以丢弃。”

    “第一家?该死的,我就知道,他们不守信用——”

    听完天行健的话,狐狸又是一番挣扎,手脚在空中胡乱飞舞,阴阳脸上无比的狰狞,双眼都瞪到赤红,眼球似要爆裂了一样,却依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别白费力气了。虽然你脑域里面也有炸/弹种子,但熊猫和鸽子能活下来就已经证明了一点。那就是你们炼制的源力丹还存在缺陷,药力没达到一触即爆的那种地步……只要控制得当,你想死是有点难度的。”天行意一边帮鸽子包扎着脸部的伤口,一边远远地嘲讽着狐狸那无意义的行为。

    “四弟,包扎好了他们两个,我们四人先回去。还有,花农你们应该恢复了差不多了吧,你们来跟他们谈……”

    说完,天行健似乎厌烦了手中的跳梁小丑,像扔垃圾一样,把狐狸扔给了花农,而后转身拂袖而去,天行意三人紧随其后。

    不过,天行健不知道他简单的一句话,却令狐狸、熊猫、鸽子三人集体全身打冷颤。

    在他们这些亡命之徒里面,一直都有着非一般的情报来源。可以说是,全联邦很多所谓的秘密,在他们这里都不算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所以他们非常清楚哪些人可以招惹,哪些人不可以触碰。只有这样,他们这些过街老鼠才能在联邦法律与秩序里面苟活到现在。

    现在一听天行健要把他们交给花农四人,他们立刻吓得惊慌失措了。

    要知道花士、花农、花工、花商等人是什么人,他们是最清楚不过了。

    四朵食人花啊,食人不吐骨头的花。

    别人可能只看到天行家族的辉煌历史以及联邦当中声名赫赫的天行姓氏人物,但他们这些在黑暗世界行走的人,却对锦衣卫再熟悉不过了。如果问锦衣卫里面最可怕的是什么,大家必答最怕莫过于食人花。

    传闻中,四朵的食人花,有百出的花样,让人说实话。

    花农躬身送完天行健等人之后,转身笑眯眯地看着熊猫等人,不冷不淡地说了一句。

    “三位,我们想和你们谈谈……”

    “谈!立刻谈!”鸽子顾不得脸上毁容的赤痛,首先回应道,见花农几人脸上神情有点不对,他咬了咬牙,好像下定了某种决心,很直接地又说了一句,让在场的人都反应不过来的话。

    “我有录像,大量的录像……”

    花士毕竟是混迹上流社会的人,最先反应过来,欣喜若狂地追问道:“你说录像?那些录像?你真舍得?你要知道,你能一直平安无事,都是因为你手上还有那些录像……”

    “我当然知道。可你们是什么人啊,我有得选择吗?”鸽子心里嘀咕着,嘴上却感恩戴德地说道:“问天会丧心病狂,拿我们这些人来做活体实验。今日如果不是你们天行家族相救,我早已死于非命。命都差点没有了,还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

    花士闻言,暗地点了点头,算是肯定鸽子的识相,不过他依然想确认一下那些录像的价值,因而继续问了一句。

    “都有谁?”

    “西陆名门,联邦高层……”鸽子深知天行家族的过往,所以很有心机地一击即中,直接击中花农等人的心坎。

    “好,好,好……”果然花士激动万分地连连称好,恨不得立刻把鸽子抱起来。

    一旁的花农等人亦是双眼冒光,欣喜不已。

    “诸位,诸位……”这时候,双眼包裹着纱布的熊猫却开口招呼花农等人,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小胖子,难道你也有录像?呵呵……”

    因为有鸽子刚才那超级重分量的投名状,花农心情格外的开心,不由开口调笑起熊猫来。

    “没,但我有这个……”熊猫好像听不到花农的调笑一样,非常严肃地递一个三指宽的徽章给花农。

    花农不明就里地接过徽章,发现徽章的设计风格以及工艺都跟超武者的等级徽章极其相似,不过却不是星星状,而是一块龙鳞模样的盾牌,十分古朴。

    “你居然是安全局的人?”花农还没开口,一旁的花士倒是惊叫了一声。

    这一惊叫声,确实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齐齐将目光聚焦到了熊猫这里。

    不过,熊猫很淡定,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继续把话题转回到徽章上面。

    “这个徽章,跟超武者的等级徽章有相同的地方,里面都铭刻了控者的力量烙印……”

    “但不同的是,我这个徽章里面凝聚的不是两名控者的力量烙印,而是三名……而且与我性命相关,我之死,徽章必裂,控者必知……”

    “小胖子,你在威胁我们?”不待熊猫说完,花农已经沉着脸打断了他的话,语气非常不善。

    熊猫好像也知道自己的表达出了问题,让别人误会了他的意思,赶紧解释道:“不,不……我只是在表明我身份的真实性。我潜藏在流浪者组织就是为了追查天杀体研究的……”

    “不至于吧,难道天杀体到了威胁宇宙安全的地步?”花农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

    要知道,安全局的全称可不是联邦安全局,而是宇宙安全局。如非涉及到宇宙安全,危及到人类生存,安全局是没有任何执法权的。所以花农才对熊猫的回答充满质疑。

    “这个,这个,这个涉及到安全局的机密,我真无法回答。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天杀体的问题比你们想象中的更严重……”熊猫用了巨大的勇气拒绝了对天杀体问题的深入解释,但还是正容严肃地透露了一点核心。

    对于熊猫这种语气中带着警告的回答,花农等人终于开始正视天杀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宇宙安全局的历史悠久性可以追溯到地球时代,每次出现都是惊天动地关乎人类生存的大事。如千年的黑暗时代,百年的智能人战争,百年的天杀体之乱,等等,无一不是在宇宙安全局的作用下,力挽狂澜,实现和平的。

    如果说是宇宙安全局的功绩让人不能忽视,那么其神秘性更是让人难以轻视。每一个轻视或者漠视安全局威严的人或者势力,都是一夜间无声无息消失的,无论势力庞大与否,修为高低与否。

    因此,传闻中宇宙安全局又有“掘墓人”之称,专为自恃武功高绝而作乱者掘墓,为自以为势力庞大而作乱者掘墓。

    所以说,早在熊猫表明身份之时,花农就已经知道不能拿熊猫怎么样了。

    “如今我双目失明,以后一线任务应该轮不到我了。不过你们天行家族救了我性命,也间接帮助我完成了任务,于公于私,我都会报答你们家族……”

    熊猫非常懂得进退,十分识趣地给了花农一个分量十足的承诺。

    “花士先生,你长期混迹联邦上流社会,应该知道天府国宝吧。以后东北星域大华夏地区的情报,我个人承诺给你打五折……只要你们让我离开。”

    如果换在平时,花士听到这句话,肯定会万分激动,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涉及的东西太多了,他们只是沉默以对。

    “你这个请求,我们四人做不了主,得回到家族才能给你答复。”花农沉吟了一会,把熊猫的问题先放到了一边。

    说完,花农四人齐齐看向最后一个目标——狐狸。

    相比较于熊猫和鸽子的积极配合,狐狸只是颓丧地瘫在地上,一声不吭。

    对此,花农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依然笑嘻嘻地看着狐狸,慢条斯理地说道:“狐狸先生,你知道吗,我们四朵食人花的醉生梦死最厉害的不是杀人,而是审讯问话……”

    狐狸听到这里,好像回过神来一样,带着一丝惶恐地看着花农四人,但似乎又忌惮着什么,很快决然地闭上了眼睛。

    见此反应,花农果断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双冷漠的眼睛像看死人那样看着狐狸,阴沉地说道:

    “狐狸先生,说真的,我们都非常佩服你。如果不是家主他们修为非凡,今日恐怕真要全军覆没了……好吧,竟然你软硬不吃,我就废话不多说了。时间,地点,接头人,全部!”

    尽管此刻身心皆惧,但狐狸依旧闭目咬着牙,沉默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