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八十二章 此路不通无它路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场所有的人,无论敌友,都想知道。

    但老鹰偏偏不如人意,面无表情回应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以为老夫会蠢到继续和你聊天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算盘吗?同样的拖延之计,竟然还在使用……”

    然后看着一副好奇模样的流浪者们,老鹰更是气不打一处,喝斥道:

    “还有你们,认清一下眼前的形势吧。等天行健那个控者赶到,你们还以为他们会手下留情?”

    剩余的流浪者们被老鹰一番抢白与教训,脸上神色一片铁青,但亦无可奈何。如果老鹰真是那个人的话,他们加起来都不够他疯狂。

    “长空大人,枪口无情。即使家主他们不来,你们也无脱困之机。”

    流浪者们闻言一愣,不由左顾右盼一番,而后低头思索着花农话里的意思。

    然而,老鹰等人再三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依然看不出什么端倪,显得十分丧气。

    “你的意思是,这个困阵不是以巨石为阵,而是阵盘?可这阵盘在哪呢……”

    熊猫毕竟是熊猫,脑子总是跳脱,能想别人所不能想。

    “呵呵……”

    花农僵笑了一下,眉毛不着痕迹地跳动,但想到流浪者们即使猜到是阵盘起的作用,也无法猜到布阵的位置,心里又是一宽,而后再次把话题转回老鹰的身份问题。

    “长空大人,当年你身为宗庙九大法事之一,乃香炉把持者,竟为一人之私,暗探其他八大法事隐秘之身份,窥觊其余香炉,后丧心病狂杀害了万山红和风华两位法事大人……”

    “哼,一个个沦为棋子却不自知,还在为那些见不得光的人背书……明令不正,暗令当出。他们数典忘祖,一个个做惯了缩头乌龟。我长空留他们何用,倒不如我自己集齐九大香炉,插上九炷香,号令宗庙。”

    三十年过去了,老鹰好像依然放不下旧事,怒气冲冲地打断了花农的指责,声响如同咆哮。

    不过,老鹰话里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众人一时半会竟难以消化。

    生死存亡之际,老鹰并不打算继续纠缠这些早已成为过去式的问题,身体一动,鹰唳再次响起。

    老鹰的双手成爪,轮番交错向前,如化形两只耀眼的鹰爪,翻腾呼啸,威势赫赫,激发的鹰唳声更是饱含源力秘法,震得周围人体内气血发麻,源力难以自控。

    随后,熊猫则从他大肚腩的位置抽出一根手臂大小的竹子,抖了几下便见竹子变成了一把大伞,足足有两米半径,刚好把整个队伍的后面,遮掩得严严实实。

    也不知道这把竹伞是什么材料制造的,即使是那流光粒子枪也无法打破它的防御。

    没有后顾之忧的七名豺狼双手套着锋利的钢爪,紧随老鹰周围,脚踩七星阵位,不断变化着位置。他们更无招式可言,只是疯狂的斩击四周的小树木。

    他们动作奇快无比,一记比一记沉重的斩击,将一棵棵小树木连根拔起。

    奇怪的是,他们每一记斩击树木,都有一道炽亮的白光亮起,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破坏了似的。他们的斩击速度太快,前面的白光还未消散,后面的白光越来越多,他们的身形完全隐藏在汹涌的金白光之中,就像一个巨大的白光飓风。

    白光飓风蛮横不讲理地朝一个个巨石轰隆碾压过去,轻易地将掩藏在巨石背后的人撕成了碎片。

    花农等人脸上终于慌乱了起来,就像一个个新手菜鸟。

    “糟糕!他们猜出了困阵的阵盘掩埋在树下了!可恶!”

    周围的一些围困人员此时纷纷被惊动,大家看到激烈的战斗场面,激荡汹涌的元力,己方像被砍瓜切菜那样屠戮,无不脸色大变。他们的实力在这样的战斗面前,不值一提。

    “快跑!”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除了黑衣卫还在顽强抵抗,其他人如梦初醒,连忙四处逃跑了。

    至此,花农千辛万苦营造的良好局面,终于被破,陷入了一个难以挽回的局面。

    在重重防护之下,花农等四人亦是一边撤退,一边眼睁睁地看着九名流浪者冲破两重包围圈,徒叹奈何。

    战斗到这种地步,如果残余的流浪者不肯罢休的话,天行家族围攻队伍的实力再强,在这样的局面下,也只有被不断消耗,直至全军覆没。

    不过,有一点是显而易见,即使没有了联邦调查局和科学研究院的人的配合,黑衣卫也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孱弱。

    在经历一阵慌乱之后,黑衣卫快速收拢成群,依托着乱石堆,顽强地阻击在九名流浪者的前进方向。

    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黑衣卫的实力再强大,也无法抗衡溃败的大势。

    但他们这种不要命的方式,却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拖延的目的。这使得流浪者们不得不慎重起来,重新抉择突破方向。

    老鹰等人眼神交流,达成了一致意见,突地四处散开,分奔八方。

    对面黑衣卫无法兼顾各方,只好只盯着左右两个方向,使用手中枪械疯狂射击。只可惜这种毫无目的的射击,像虚张声势多一点,实际效果却差强人意。

    就在大家以为流浪者必然突围而逃的时候,七道配合极其默契的阴影悄无声息摸向花农等人所在的大石。

    围护在花农四人身边的十名黑衣卫连叫唤都来不及,就被七道寒芒割破了喉咙,而花农四人顿时陷入重围。

    “豺狼——”

    花农等人看清来人面目之后,不由惊呼出声。

    “在夺取我们豺狼兄弟性命之后,没有任何人可以不付出代价的。即使是你们天行家族也不可以……去死吧!”

    谁也没想到有机会逃脱的豺狼们去而复返,竟是为了取花农四人性命。

    七名豺狼,十四把钢爪,成千上百的寒芒,直接划破天际,层层笼罩在上方。

    此刻虚脱的花农等人根本避无可避,眼看就要死在七名豺狼的攻击之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树林忽然烈风狂摧,一道雷光乍现,刺目的光芒从天而降,直接打破七名豺狼的纵横交错的寒芒,瞬间照亮大石下的阴影部分。

    一片耀眼的雪亮之中,七颗头颅飞上天空,片刻后,无头尸体血柱喷涌而出,轰然倒地,在地上抽搐不停。

    待头颅落地,众人定睛一看,恰恰是十豺狼剩下的头狼等人。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烈风和雷光给震住了,一时间不知该做如何反应。

    凌厉而干脆,惊心而动魄。

    没有人看清出了刚才那一招,就连头狼他们身边的花农等人,此时亦满脸骇然,呆若木鸡。他们完全没有看清楚刚才来人是谁,如何出现,如何出招的。

    他们从来没有近距离地看过这样的杀人招式,似乎专门为屠戮而生的。

    待众人回过神来,看清来人面目的时候,才让众人恍然回想起不久前寿宴上那位控者无人能及的锋芒与冷酷。

    这才是控者的高度吗?

    “家主——”花农等人神情激动地叫唤出声。

    听到叫唤,天行健脸庞上看不出喜怒,在看了一眼花农等人之后,缓缓收掌回腹,不言不语地扫视着早已一片狼藉的小树林。

    那双眸子漠然如初,视人命如草芥。

    人们确定了来人身份之后,想起刚才那一招,哦,不,应该是那两招。

    “鉴风摧心城,鉴雷诛人心……”

    “天行。名门禁地。”

    难道天行家族真的那么可怕吗?

    周围所有人在暗中喃喃自语,反复念叨着,露出恐惧和向往的神采。

    天行健!控者!

    老鹰第一个掉头就跑,刚才那两招,他的鹰击长空没有任何胜算。

    熊猫的动作不比老鹰慢丝毫,竹伞一收,身形倏地一闪,躲进了一个巨石后面,再出现时已飘到数十丈开外,转眼间就隐没在空气中。

    甚至于先前远逃潜藏在暗处的联邦调查局和联邦科学研究院的人,都像是黑暗中的老鼠,窸窸窣窣如同潮水般退去。

    对于这些情况,花农等人并没有过多关注,因为家主既然来了,他们就必然逃不掉。

    他们依旧躺在地上,相互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因为天行健刚才那有违常规的一招令他们难以置信。

    作为天行家族的老人,又是天行健的近人,加上锦衣卫这个身份,他们对鉴天九式的了解可谓是远超于所有人的。

    在天行家族里面,家族成员能掌握鉴天九式其中一式就已经十分了不得了,能掌握三式足以见家族地位,能掌握九式更是除了家主这一脉,别无他人。

    但据他们锦衣卫的家族监察日志记录,刚才那两招简直是闻所未闻。

    鉴天九式什么时候开始可以融合在一起使用的?那一招鉴风式明明就是元力攻击,鉴雷式却用的是源力,两者结合使用,竟有如此意想不到的威力。

    本来以为要废一些周折才能善了的战斗,想不到家主一出马就,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看来锦衣卫关于控者的情报还是太少了。嗯,还有对家主他们的情况也了解不到位,如此惊人的攻击竟然没有记录在案,到时制定情报计划必然出现疏漏,耽误大事啊。

    事情还没结束,没有生死压力的花农等四人,已经犯职业病了,不约而同地开始分析得失。

    战斗来得猛烈,去得也迅速,小树林仿佛重新恢复平静。

    没过多久,离小树林不远的地方,从四面八方传来响彻云霄的声音。

    “长空大人,此路不通……”

    “小胖子,此路不通……”

    “三位年轻人,此路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