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八十一章 鹰击长空是旧人
    相比于南面熊猫和豺狼的进退不得,西边的老鹰是突进得最快的,杀伐也是最狠辣的。

    在东面和北面战斗落幕的时候,交代在老鹰手下的性命已经多达三十多人,既有手持流光粒子枪的研究院卫士,也有联邦调查局的行动队,还有天行家族的黑衣卫。

    只见老鹰在战斗中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几乎都是一击即中,不中则退,警惕性非常高,时刻都在提防神出鬼没的流光粒子枪。

    随着他手上的人命增多,花农他们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在多番研究缴获回来的枪械之后,老鹰终究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这流光粒子枪是消耗品,只能单发。发射完之后武器的膛口会磨损,第二发要更换新的零件才能使用。速度!只要用速度耗光他们的射击机会即可。还有,他们只来了三百人,只有三重包围圈,不足为虑。”

    此言一出,场中的局势顿时转变。

    只见剩下近十名流浪者们纷纷散开来,化整为零,向四面八方突围。

    到了这一刻,花农等人才真正见识到流浪者的凶狠与亡命。

    流浪。

    只要他们像浪一样流动起来,就必然是汹涌之势,噬人之行。

    果然不到半刻钟,四处响起的惨叫声逐渐增多,围困之势已见慌乱。

    如果不是有乱石摆设的八卦困阵,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流浪者们的攻击效率,恐怕死的人会更多。

    不管怎么说,胜利的天平已向流浪者们那边倾斜。一旦处理不好,败势一现,谁也不能保证联邦科学研究院和联邦调查局的人会不会临阵脱逃,而留下他们这些天行家族的人被流浪者们反杀。

    再三确定三重防线一时半会不会被破之后,花农四人的眼神飞快接触了一下,迅速做出了决定。

    老鹰是最大的威胁,必须先除掉他。

    只见四个人一个飞身掠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将老鹰重重围困。

    只不过四人一时半会都无法将“醉生梦死”再次施展出来了,只能依靠恢复不到六成的元力,以及四人熟练而默契的四象攻击阵型,对老鹰展开凌厉的攻击。

    有了阵型的配合,四人的花式攻击招式奇快无比,如同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火力网,不断地没入老鹰的漫天爪影之中。每当硬碰硬的时候,爪影就像被大网兜住,轰然燃烧成无数碎片,最后和火光一起化作灰烬。

    只可惜,缺乏源力的加持,从威力和效果上来说,四人的元力攻击是差强人意的。这种消耗巨大的方式,看似和老鹰斗个旗鼓相当,其实多半都是无功而返,对老鹰起不了任何的威胁。

    “嗯,多亏了那个狮崽子帮老夫挡了你们最犀利的招式,要不然还真有点棘手。不过,如果你们四朵食人花仅限如此的话,本座可没时间跟你耗下去了……”被困的老鹰目光一冷,虽表明花农等人不是弱手,但也对眼前孱弱无比的四人表示了不屑。

    对此,花农四人也是很无奈,只好勉力支撑着,尽量拖延一下时间,但他们都觉得老鹰似乎不会给机会了。

    “哼!你们还想拖延时间,本座可不会等天行健他们四兄弟赶到的……”只见老鹰舔了舔嘴唇,脸上流露出一丝嗜血之色,他从来都是把事情发展控制在自己手里,以前是,现在也是。

    快刀斩乱麻,做事不拖泥带水。这省劲得很。

    只见老鹰双手继续保持鹰爪姿态,一前一后,来回纵横,十足的劲道,几乎要划破其胸前的空气一样,发出吱吱的摩擦声。

    “唳——”

    一声鹰唳,从老鹰尖长的嘴巴脱口而出,惊空遏云。

    此声一出,结合他手中几乎要点燃空气的招式,一道火光凭空冲天而起,熊熊燃烧。火光由簇成柱,耀眼炽亮,好像把当空的烈日都比了下去,也把老鹰那张本来模糊不清的面目照得清晰无比,尤其是那两个脸庞上成沟成壑的倒八疤痕。

    还没等花农等人看清,火光中倏地飞出无数的小飞鹰,它们在爪影的带动下,身形交织缠绕,组成四个巨大无比的大火鹰,先是奋力扑向高空,直至把太阳光都挡住了,而后仿佛夹带了太阳的巨大能量,朝下方花农四人俯冲而来。

    其间,四唳如一的凄厉尖啸声笼罩小树林上空,而后贯穿在场所有人的耳膜,让人头疼欲裂,生不如死。

    “鹰击长空——你是?”

    几乎在鹰唳灌进脑域之时,在场一些人脸色不约而同地唰一下变白了,好像被自己内心猜测的答案震住了。

    因为这一个招式让他们想起三十年前的那个人以及那人在华夏宗庙做的一件大事。那件大事差点颠覆了华夏宗庙,让那个人几乎把华夏宗庙收入囊中,为所欲为。

    如果不是华夏宗庙碰巧发现了端倪,恐怕那个人真的就成功了。即便如此,华夏宗庙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把他找出来。

    在场的人都以为这个人在华夏宗庙延绵不绝的追杀中早就死几百回了,却没想到还活着。

    震惊归震惊,面对这种成名已久的招式,随时有殒命危险的可能,花农等四人更不敢掉而轻心了,咬了咬牙,大喝一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只见四人像鼠窜一般双手抱头,齐齐蹲下聚靠在一起,头碰头地贴到一起,就像一个花骨朵儿一样,在扛过一轮灌耳鹰唳之后,火鹰攻击临身之时,八只手即时合十,像利剑一样向上狠狠刺出。

    每一次突刺必中火鹰利嘴,碰撞出星星点点的火光,而火鹰则发出凄厉的尖啸声,略显颓势。

    不过,老鹰修为毕竟高达九星圣者,浸淫鹰击长空几十年,在发现花农等人古怪的防御方式竟刚好对克他的鹰击长空,他只好扬长避短,改用利爪攻击。

    火鹰借助每一次的拉高,积蓄足够的能量,然后利爪带着炽热的火芒,直探花农等人的头部,几乎是瞬间而至。

    火鹰的利爪攻击明显要灵活很多,攻击角度和力度远非鹰嘴可比,几次都让花农等人手忙脚乱,几乎招架不住,难以避免地挂了彩。

    好在花农四人的招式也不仅限于此,开始艰难变招。

    只见花农等人四个合十掌,在四只火鹰的猛爪扑过来的时候,硬生生地插进了火鹰内部,并忍耐着灼烧的巨大痛苦,不断地一张一合,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此花,开在火鹰体内里,却冒着寒气,像冰花。

    冰花与火焰对碰,明显处于下风,融化成千万朵的花瓣。

    晶莹剔透的冰晶花瓣在空中翻滚,花农四人急吐一口鲜血,浓郁的元力和源力突然爆发,冰晶花瓣蒸腾化作雾气,铮铮杀伐的破冰声从雾气中传来,一声猛兽嘶吼,只见一头雾气幻化的五米猛犸轰然冲出。

    猛犸带着两支长长的象牙,一顶一撞,如舞动着双刀的骑士冲锋,千百刀芒组合成四根泛着寒芒的花枝,快如一道闪电,只见虚影一闪,直直地刺向了那空中的四只火鹰。

    花枝不止俏,而且锐不可挡。

    空中尖啸的四只火鹰与四根花枝一接触,仿佛被击中了要害,顿时没了声音。

    高空的老鹰目光一冷,双手鹰爪再动,胸腔再度发声,四只老鹰重新冲高俯冲。

    猛犸的长象鼻由下往上一扬,一条长鞭虚影凭空出现,好像把花瓣堆积成的百丈冰都挑向了四只火鹰,正正它们俯冲而下的路径。

    然而,预想中的静寂没有出现,火鹰就这样顶着百丈冰继续俯冲,就像四艘鹰型的小战舰硬推着一块巨大的天外陨石,要洞穿大陆一样。

    在此过程中,百丈冰在火鹰的焰火包裹下不断地缩小,九十丈,八十丈,五十丈,十丈……

    只有这样近的距离,花农四人才见识到鹰击长空真正的威力。他们仿佛看到了四只火鹰背后组成的火焰世界,那里没有任何存活的生命,只有一片焚天灭世的熔岩。

    四只火鹰是带着一个世界的火焰而来,那鹰唳就是催命的符咒。

    这种威势之下,花农等人根本无力反抗。

    眼看花农四人就要遭殃,老鹰布满伤疤的联邦都隐然露出了胜利的笑意,却没想到四道流光不约而同地扫向空中的四只火鹰。

    火鹰中枪,只来得及挣扎片刻,便啪的一声,爆裂成无数火星,湮灭消失。

    用枪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花农等四人。

    流浪者的难缠远超乎想象,他们已经没有余力再应付老鹰的“鹰击长空”了,只好祭出杀手锏。

    流光粒子枪。

    这是天行懿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保命之物,想不到那么快就要利用上了。

    此时,花农四人脸色苍白,几乎看不到血色,明显是到了灯枯油尽的境地,一个个都心有余悸地看着老鹰,有种从火焰地狱刚爬出来的感觉。

    奇怪的是,老鹰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快速地闪动身影,拉开了与花农四人的距离,躲藏在一个巨石后面。

    受此影响,剩余的流浪者同样做出这样的举动的。

    搞笑的是,所有的流浪者都不约而同地聚拢到了老鹰身边,隐隐有以其为主的味道。

    此时此刻,双方的目光都流露出凝重之色。

    老鹰等人之所以凝重是因为,花农四人所持的流光粒子枪跟他缴获的有不一样的地方。

    它们不是狙击枪的样式,而是四把黝黑发亮,流线条极其精美,枪口和枪膛都泛着蓝光的手枪。

    最主要的是,四把手枪在射击之后,并没有任何炸膛之类的磨损情况,显得十分正常。

    “不是单发的流光粒子枪?”老鹰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你是长空大人?”花农努力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勉强站立了起来,面对老鹰的问题,他答非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