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八十章 醉生梦死不自觉
    说真的,花农对现在出现的这种局面感到非常无奈,以及无力。

    按照他原来的想法,在没有绝对武力优势的情况下,能刀不沾血解决眼前这些流浪者是最好不过的。如今却被剩下的七只豺狼狗急跳墙破坏了一切布置。

    流浪者这些穷凶极恶的凶徒终究是没有一个简单的。

    先不论之前他们如何潜入和逃出八虎城,也不说在追捕过程造成自己人手折损过半,付出惨重的代价才得以将他们围困于此。

    就说在这等形势之下,豺狼们刚才那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所包含的心智就是非常人所能及的。

    别看花农他们轻而易举地用流光粒子枪震慑住流浪者们,就以为可以稳操胜券。那只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达到的效果。

    超级武学时代,个人武力还是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的。

    如果让身经百战的流浪者们动起来,别说周围百来名手持利器的军中尖兵,就是再多的天行家族的黑衣卫都是不够看的。

    更何况,花农他们还不能暴露自己人手不足和武器存在缺陷的短板。

    所以,面对这样困兽斗的流浪者,花农等人是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写意的,甚至是没有底气的。

    可惜,大好形势已去,流浪者们已经开始激烈的反扑,让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打这一场看不到胜算的战斗。

    只能祈祷家主他们快点赶到吧。

    流浪者们的绝命疯狂是非常可怕的,花农等人只能选择暂避锋芒,纷纷依托大石困阵,打起游击。

    既然不存在绝对的武力优势,只有八星圣者修为的四人只好集合到一起,凝成一个拳头,在各处把分击各方的流浪者们一一击垮。

    柿子,当然挑软的先捏。

    花农等人的第一个目标是选择向东边突围的鸽子和燕子的组合。

    不过,他们四人不打算硬碰硬,而是采用边打边谈的方式。

    至于原因,不仅是这两人修为只有七星贤者,而且是在这么多流浪者们里面,他们对二人底细知之颇深。

    “鸽子,当年你利用金家身份便利,私下录制了不少联邦权贵的桃色资料,事情败露后,既被金家抛弃,又被不少势力追杀,费尽心思才得以苟延残喘至今。难道你今日想命丧于此吗?”

    花农以一人之力狙击两人,一边开口喝问着鸽子,一边又向燕子喊话。

    “燕子,你比鸽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依托第一家的医疗集团私下发展自己的毒品帝国,被联邦调查局清查后,搞到家破人亡,自己一人亡命天涯,同样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难道你想就此度过此生吗?”

    从外形看,花农口中的鸽子和燕子好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鸽子在一众流浪者里面是个异类,因为他是一个典型的小白脸,清秀俊逸,精神饱满,有种说不出的帅气,是那种看到不由自主就信任的人。

    而燕子截然相反,他脸庞有着一种病态的瘦削与苍白,精神极其萎靡,不过在战斗中却表现得十分癫狂,或者说不要命。即使是面对武学层次比他高一等级的花农,他依旧是以命搏命的战斗方式。

    这使得花农不得不一心二用,在费心劝降的同时,还要小心翼翼地应付二人犀利的攻击。

    好在这两人在听到花农言语中要谈的意思,手上的攻击虽没有停下来,但还是有意地放缓了进攻节奏,以便双方谈判。

    “你们也知道,寿宴风波之后,我天行家族与华夏七虎决裂,也与不少世家势力结下梁子。其中,就有金家和第一家。第一家就不用说了,一直在医药领域和我们天行家族对着干,而金家这次和七虎站在一起和我们天行家族公开闹矛盾。这两家对我们来说,早已是友非敌。所以,我们什么都可以谈,甚至是坐下来好好合作……”

    花农在谈金家和第一家的时候,可谓是给足了戏份,表现得和鸽子和燕子好像同仇敌忾一样,神情尤为真挚。

    而鸽子和燕子好像也被说动了一样,互相对视了一番,选择了停手,然后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假狐狸所在的那一颗树下,故作假寐地靠在大石上,任由五名手持枪支的黑衣卫看守着。

    花农四人见鸽子和燕子两人做出了投降的举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虽然解决两人并不困难,但他们同样知道每一个生里来死里去的流浪者都有自己的底牌。殊死搏斗的话,没人知道结果会如何。

    眼前,时间就是生命。

    东面无战事,其余三个方向还在鏖战。能争取多一点时间,就能少死一些同伴,何乐而不为呢。

    花农四人眼神快速交流了一下,选择了第二个目标。

    北面的狮子。

    对于这头狮子,花农四人好像没有谈的意思,而是一个转向,红着眼飞扑了过去,好像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一样。

    花农四人虽似急红了眼,但攻击非常有章法,而且并没有留手的意思,一上来就各自的拿手招式,特别适合围攻。

    他们脚踏四象阵步法,占据狮子周围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手上使的正是他们招牌的花式招数。

    只见花士脚下一错,头一仰天,腰身一弯,双手飞快地胸前上举下落,像似一个喝多了的醉汉,正胡乱地对着空气比划着。

    这胡乱的比划所带起的元力,如同一条条韧性十足的丝带,缠落在狮子身上,让其全身不由一紧。

    而后,花士朝天打了一个酒嗝,哈地喷出一口蓝色气泡。这个气泡就像吹胀的气球,逢嗝便涨,转眼间就变成一个成人大小,笼罩在狮子身上,让其顿时窒息。因为气泡内仿佛有无数的酒气直灌他的喉咙、胸腔、肠胃,使得他恍惚间有点醉醺醺的感觉。

    这一招正是花士的拿手花式,名为“醉”。这一招是以源力主攻,元力为辅助的攻击方式,往往让人防不胜防。

    即便狮子是堂堂九星圣者,也无可避免地中招了。

    狮子还没得及变招,花农的“春暖花开”又来了。

    同样元力与源力互为主次的攻击方式,让狮子在醉意中,感受到了初春盎然,无限春光的舒适,直教人昏昏入睡。

    这是“生”的魅惑。

    接下来就是“梦”的堕落,由花商的“梦笔生花”完成。

    狮子在睡梦里随意地构造自己花花世界,坐看天下风起云涌,弹指间,强弩灰飞烟灭,何等快哉。

    最后,花工的“落英缤纷”出手了。

    霎时间,狮子觉得自己重新化身为阿诺德家族的子弟,回到了二十年前天行家族的祖星。那一夜,偷袭之战刚过,天行家族毫无反抗之力,被他们西陆名门杀得片甲不留,尸横遍地,如同败柳残花纷纷坠地。

    最主要的是,他依稀有点想念那晚不知多少间房屋里多少少女的梨花带雨。

    再次见到这种熟悉的场景,狮子感觉到无限的快意与暴虐,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他发现自己异常的兴奋,连面部浓密的胡须都遮掩不了。

    肆意妄为的过往,总是让人心跳难以抑制地加速。

    等等。

    怎么这心跳越跳越快,我的呼吸怎么越来越困难?

    我在哪里,这是哪里?

    我刚才不是在和天行家族的人在战斗吗?

    不行,我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狮子终于意识到自己陷入了花农等人的源力攻击,陷入了九死一生的幻境当中。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迷糊之间,狮子看到一朵黄花,像昨晚在路边看到的那一朵,从远处飘落在自己的胸前,然后他感动得心花怒放了。

    随后噗的一声!

    狮子的心脏爆裂了,诡异地死去了。

    这就是“死”的力量。

    醉生梦死,不自觉也。

    这才是锦衣卫四朵食人花的威力。

    在天行家族整个超武者群体里面,大家只看到花姓锦衣卫在情报收集与分析领域的超强能力,却从来没有人了解他们的真正实力。即使有些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人知晓,也并不知道他们最犀利的攻击手段都在源力的运用上面。

    就如他们从来都见识过四朵食人花的“醉生梦死”。

    再说,一旁本静坐在树下的假狐狸、鸽子、燕子三人,看到九星圣者狮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后,一个个慌慌张张地站立了起来,像看妖魔鬼怪地一样死盯着花农四人,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神色惊恐万状。

    尤其是鸽子和燕子,更是有一种死过翻生的莫名庆幸。

    对于源力攻击,他们三人不是没有见识过,多数人都是选择将源力化为有形之物,如刀枪剑戟针此类武器,与人分个高低生死,但像花农四人营造出如幻是真的景象,从而杀人于无形的方式,他们真的是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花农四人无暇关注树下三人的异状,赶紧抓紧时间恢复身上的元力和脑域中的源力。

    “醉生梦死”这招看似凌厉无比的一击,其实已经掏空花农四人身上所有力量,让他们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以迎战西边的老鹰。

    只不过杀了狮子之后,花农四人的神情都有掩盖不住的欣慰,有一种大仇已报的快感,脸色苍白之中带着激动不已的潮红。

    花工更是忍不住热泪哽咽道:“花开与花落他们终于可以安息了……我们给他们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