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七十九章 狗急跳墙铤走险
    等了半响,见众人还没有从流光粒子枪的死亡阴影中挣脱出来,花农只好继续故作无奈地说道:“你们逃出八虎城的时候,杀了不少联邦科学研究院的安保队伍。周围持有流光粒子枪的,还有八十来个他们的人。他们对你们可没有我对你们那么客气,我也弹压不了多久他们……所以,你们早做决定……”

    狐狸终究是狐狸,即使面对这样的绝境,依然装傻,镇定地开口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

    “我们与联邦科学研究院今日无仇,往日无怨。为何他们死咬着我们不放?”

    花农有点意味深长地瞄了一眼阴阳脸狐狸,觉得他问了一个白痴一样的问题,语气非常不屑地回答道:“狐狸先生,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们流浪者组织或者说问天会,在联邦科学研究院背后做了什么勾当,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我这个外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花农说的这句话十分巧妙,既像回答了狐狸的问题,也把问题抛了回去,试探着对方的反应。

    可惜,狐狸很警惕地沉默以对,不再做纠缠。

    “那我们这些流浪者又跟你们天行家族有什么仇怨,惹得你们大动干戈?”

    问出这个问题的是老鹰。

    花农直接无视这种白痴问题,冷哼一声:“别讲得自己好像很无辜似的,你们成群结队光临八虎城,还不是为了我家容若小少爷……虽然你们退缩了,但你们终究是起了歹意,我们天行家族有义务让你们恢复清醒,顺便付出一些代价……”

    花农说这话的时候,有点轻描淡写,没有了刚见面时候的针锋相对。

    人群中狐狸似乎听说了花农不想你死我活的意思,有要谈判的意味,自然十分乐意地回应道:“不知道我们要付出什么代价?”

    其余流浪者一听,精神同时一振,不约而同地做出了愿闻其详颌首低眉的模样。

    花农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呵呵笑了几声,然后连续抛出了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代联邦科学研究院问的……联邦科学研究院的天杀体实验室后勤基地连番遭劫,是不是你们流浪者所为?”

    “流浪者组织与问天会现在究竟是怎么一种关系,问天会是否私下研究天杀体,你们流浪者要从问天会那里得到什么好处?”

    “你们最先从何种渠道得知我家小少爷的信息,又是如何得知我们天行家族这么详细的情况?哦,我的意思是,把内奸的名字告诉我……”

    听完这些问题之后,流浪者们集体将目光转移到了最中央的狐狸身上,因为这些问题只有狐狸才能回答。

    不过,狐狸好像对回答问题兴趣不大,在瞄了一眼手腕上的个人智脑之后,继续盯着花农说着刚才的问题。

    “回答这些问题,算什么代价。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我们要离开,必须付出什么代价?如果代价太大,我们不惜鱼死网破!”

    此言一出,流浪者人群中像炸开窝似的。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狐狸转变如此之快,重复这个问题的时候,语气出奇的坚定,似乎不想再浪费口舌。

    对于狐狸的强硬,花农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刚想再旁击侧敲一下,继续拖延一下时间。手腕上的个人智脑震了一下,他飞快扫了一眼信息内容,然后心底松了一口气,脸上重新笑眯眯地扫视了几遍眼前十多位流浪者。

    面对花农诡异的笑容,流浪者们包括一向镇定如常的狐狸心里不由自主地嘎达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果然,花农下一句话让大家彻底陷入全面被动,有一种一直在被愚弄的屈辱感。

    “狐狸先生,哦,假狐狸先生,你是不是觉得拖延的时间够长了,认为真狐狸先生已经安全脱身,所以你迫不及待地想把大家往火坑里推?”

    此言诛心啊。不明所以的流浪者顿时一片哗然,对狐狸投去不信任的目光。

    花农饶有兴趣地看着人群中央脸色苍白的狐狸,依然笑眯眯地打破狐狸最后一丝幻想。

    “不好意思,我们抓住他了,在星际一号大厦的楼顶,第一家的私人飞船上……嗯,你在拖延时间的时候,我们也在拖延时间……现在我该如何处置你们呢……”

    此言还没说完,流浪者们已经重新排好阵型,把中央的青年狐狸排挤到防御圈以外,开始全神防备着随时可能爆发的致命攻击。

    流浪者们亡命宇宙多年,都不是愚钝之辈,甚至都是生存经验丰富到极点的老狐狸,从花农短短两句话,以及狐狸一系列不正常的反应,他们已经推测出很多东西了。

    最起码,他们能百分百确定两件事。第一,自己已经被抛弃;第二,天行家族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已经没有价值。

    接下来是生是死,要靠他们自己了。

    他们多年来双手沾满鲜血,仇家无数,但他们依然活得自由自在。他们深知死之恐怖,对生尤其眷恋。

    所以,他们明知道生机渺茫,却依然不肯放弃。

    十几个流浪者毫不掩饰对假狐狸的怨恨,若是换个地方,他们肯定把这个愚弄自己的家伙千刀万剐。

    只是眼下逃出生天才是真正的要紧事。

    不过,他们同样知道没有了狐狸这个主心骨,他们就是一盘散沙。虽同是流浪者组织的人,他们却形同陌路,甚至彼此看不对眼——换个地方,肯定也是你死我活。

    流浪者们各自拿出各式武器,每一样武器形式虽各异,却都有着淡淡的殷红,泛着寒芒,伴随着挥动,有凄厉之声响起,像是饱饮过无数冤魂的鲜血。

    他们知道彼此不对头,但也毫不在意,反而各自咧嘴一笑互相望了望,似在嘲讽对方活不了多长时间。但是配合十几张无比狰狞的脸,在武器寒芒映射之下,着实恐怖骇人。

    彼此之间都不熟悉不信任,自然没有配合的意思,熊猫更是直接挑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择一边,各看本事。”

    说罢也不理会,直接朝向东面。

    其余人也没有联手的意思,分开选择了方向,准备冲出去。

    不过,他们都没有选择先动手,因为刚才那一抹流光的冷漠,仍旧铭刻在心。

    “啊,切……”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花农好像还想说点什么,却又不合时宜地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这一个喷嚏却像一个催命符一样,让本来神经紧绷的流浪者们一阵暗骂,甚至有人按耐不住内心的恐惧,率先冲了出去。

    一个矮小的身影从豺狼那个队伍里面冲出,用箭一般飞钻进石头堆里面,好像对路径十分熟悉一样,左转右折,变向十分迅速,如同一只脱手的兔子,让人捕抓不了他的身影。

    可惜,就在他信心满满,以为要击杀一个持枪卫士,打开一个小缺口的时候,一个不该在这个位置出现的巨石,刚好挡在了他进击的路上,让他的身影出现了一个停顿。

    这一个停顿是要不得的,是要命的。

    依然是那一丝不带人间烟火的流光,仿佛从天而降的审判之光,悄然洞穿了那个矮小的身影。

    身影倒下,行迹现形。

    正是豺狼里面以速度见长的速狼,一生专长躲避热武器射击,曾几次逃过李家枪的狙击,有“热武器死角”之称。

    如今,无声无息地死在不知名的士兵枪下,真是报应不爽。

    就在流浪者们要暴起拼死一搏的时候,花农却开口说话了。

    “非常抱歉,老毛病犯了,误了卿卿性命……本来还想告诉你们,在假狐狸先生拖延时间的时候,我们悄悄移动了一下周围的石头,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困阵。想不到速狼先生,这么猴急……真是可惜了!”

    听了这么一个解释,流浪者们攀升的拼死斗志顿时一滞,感到一阵屈辱与无力。

    原来,一切都在天行家族的掌握之中。这样被人这样玩弄于股掌之中,心里真不是滋味。

    花农仿佛看不到流浪者们死灰的脸色,一脸分不清真假的诚恳之意,先是用商量的口气说道:“你们当中,有的人可以选择到府上作客几天……”

    随后花农杀气腾腾地又说了一句。

    “有的人,却要把命留在这里……”

    听到这两句截然不同的话,有的人窃喜,有的人却无视。

    例如,豺狼们。

    今日,注定是豺狼们谢幕的日子了。

    加上刚死去的速狼,已是十豺狼失去的第三个兄弟了,所以任由花农舌灿莲花,豺狼们依旧是无法压抑住内心的仇恨。

    “豺狼当道——”只听见头狼一声暴喝,如同平地起惊雷。

    “只问天!”剩下六名豺狼捶胸呼荷道。

    呼喝声下,七名豺狼没有选择扎向外面的包围圈,反而各自分散,左突右插,混进了流浪者的人群中。

    此举无疑是高明之极的,让在场所有的人,无论敌我,都无奈地做出了最后的抉择。

    那就是死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