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十五章 负隅顽抗觅花明
    此时从各个方向围观祖庙山的人被突如其来的暴风不断往外推,吹得人群直不起腰,站都站不住。无论修为高低,人群就这样硬生生地被阻挠了前进的步伐。

    而祖庙山山里原本枝叶繁茂的大树也无力摇曳着,似乎快要脱水枯死,树叶纷纷随风而去;丛林灌木间,各种小动物辛辛苦苦筑起的巢,也被不稳定的震动毫不费力地拆掉,那一根一根衔来的干枝枯草都飞不见影儿了;山上为数不多的池坝溪流再也找不到一滴水的痕迹,只剩下如同岁月沉积的尘土。

    轰隆,轰隆,几声过后,祖庙山周围地动山摇,再看时山已矮上近百米,棱角已失,整个山都成了光秃秃的荒山野岭。

    回到祖庙山里。

    此刻,光芒四射的祖庙力量飘荡在空中,巨大的阴影笼罩了大半个山腹,似帝君临天下,脚踏众生万物。

    居高临下带给众人的压迫,让包括对祖庙力量一直不服气的天行容若也顿时窒息,难以言语。

    这,足以解释三龙神的谨慎。

    令大家吃惊不已的,还是祖庙力量开口说话了。

    “本祖与尔等家族先辈的不散魂念结合,从而有灵有智。也算是你们天行家族的半个老祖宗,应承保你家族万代千秋。因而你之兴盛,乃我之根基。眼下,本祖不怪你等刚才的冒犯之罪,但眼下都是你我生死存亡之际,你们不会天真地认为那三个老怪物真的会大发慈悲放你们生路吧。我激发的阵法难以持久,你们还不过来帮忙——”

    撇开难以说清道明所谓渊源,祖庙力量的一番话,利弊明显,还是说中了大家的心思。

    在食物链里面,狮子和绵羊是不可能共存的,更别说神明和凡人。

    天行家族众人并不需要过多的斟酌,自然而然地选择和祖庙力量共同作战。尽管天行容若本人并不认为祖庙力量是出于好意——要不然刚才也不会使出假死那招,更多的可能是为了自保。

    出于对家族传承深入研究,天行健四人对祖庙力量此时看似随意的站位,不难推断出奇门大阵是古阵派的九宫大阵。

    四人一言不发就飞身在洞府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代表乾、坤、坎、离方位站定。

    天行孜和天行智二人安静地起身,却没有去站立大阵方位,反而走到天行家族摆放祖宗牌位的位置,直接盘膝坐下,好像是为了保护其不受损害。

    其他四兄弟兄弟亦是沉默寡言,分别在洞府各个位置分列震、兑、巽、艮方位。

    一个个凝神闭息,全身注意力高度集中,体内源力与脑域源力疯狂流转,偶有寸许精光蓝芒布满到身体四周,可谓蓄势待发,动则雷霆万钧。

    最主要的是,此时天行家族众人的双眼却是一重火焰一重冰水。

    天行容若从那引而不发的火焰中看到了疯狂的战意,从那一潭无波的冰水中看到了死寂的冷静。

    天行容若一旁静静看着家族亲人明知是赴死之战,却又一个个平静如水,饱含战意地选择与三彩珠不死不休,竟也一时忘记了前一秒他们还在为求生昧良知,为求生无尊严。

    不能不说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涌上天行容若的心头,他想起了天行健说过关于天杀体那段话,又好像更加理解那段话了。

    天不容你,以降天杀之;地不容你,致你难生产;人不容你,使你入绝境;世不容你,让你无尊严。茫茫宙宇,你之生存,要求,要争,要杀。

    此刻,虽已化成珠子的天行容若,体内也好像燃起了一团火。

    那是与生俱来的潜藏在血脉深处的那种独独属于天行家族天杀体的精气神被激发了。

    天行家族这一天所受屈辱已经够多了,既要战,便死战!

    凭着对阵法懵懵懂懂的理解以及短时间的推测,天行容若一边提防着三彩珠,一边调动整个珠子的源力,宛若被弹弓弹射一样,唆的一声到达了祖庙力量的下方,也是整个九宫奇门大阵的“九中”。

    “小家伙你居然连这个都懂?好吧,你在大阵中央,你中下守,我在中上攻——”

    化身狰狞蜈蚣的祖庙力量非常诧异天行容若居然懂得九宫古阵,但出于对天杀体的深刻了解,以及对天行容若能力的认同,最终还是给小容若给出了御敌策略。

    隐约中,祖庙力量语气中甚至透着几分亲近之意,却不知有几分真假。

    天行容若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就那样一动不动,不欲理睬祖庙力量。

    “容若,听他的。如果有不妙,你紧贴着它就可以保全自己——”远处的天行健既表示合作,也不忘叮嘱天行容若小心祖庙力量。

    闻言,深灰色的珠子上下微微振动了一下,算是回应了天行健。

    祖庙力量对天行健的话里有话更是没有异常反应。

    在祖庙力量和天行家族忙活排兵布阵的这一段时间里,三彩珠一动不动,既没有发现有任何做出更进一步的准备来应对祖庙力量和天行家族联手,也没有抢占先机打个立足未稳。

    在诺大的祖庙山里,天行容若就这样静静看着双方就这样僵持,一时也摸不清头绪,心里不知为何,始终认为三彩珠胜券在握。

    果然,三彩珠延伸圈起来的九根源力丝,突然一分为三,像腾龙一样弓着身子,高高在上,俯视着严阵以待的天行家族等人,偶尔闪烁的光芒,似乎充满戏谑之意。

    “蝼蚁就是蝼蚁。小蛇认为你们有底牌可以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但如今一看还是老一套。奇门大阵,加了几个蝼蚁就会能吃定我们了?可笑!”黑龙十分不屑祖庙力量和天行家族等人的阵势。

    “小家伙,你的进步真是越来越让我们惊讶呀。短短几个小时不到,你居然能凝结到这种程度。天杀体果然神奇——”白龙并不关心眼前的形势,反而对天行容若越来越凝固的灰珠子感到惊奇。

    听此,众人也不由向阵中央瞥了一眼,也不由心里惊叹。

    只看见刚才拳头大小的灰色珠子,现在缩小了整整一圈,而且珠子表面一改之前朦朦胧胧的雾状,有了闪烁金属光芒的清亮。

    天行容若听到白龙的话,并没有感到丝毫的荣幸,仅仅觉得自己只是向三龙口中的“美味”更近了一步,心里不由愤恨不已。

    不等天行容若出言反击,紫金龙的一句话把众人视死如归的心情打入了谷底。

    “你们很好,但不幸运。你们可知道,此地曾是我等数万年前大战过的地方,而其中所有的阵法都是我三人合力布置。即使万年过去,我想本座要重新掌控还是易如反掌的——”

    话已至此,紫金龙有意停顿了一下,静静地看着下方脸如土色的众人,似在享受蝼蚁们绝望的情绪。

    随后,代表紫金龙的三条源力丝,异口同声地反问了一句,如同晴天霹雳。

    “那么现在,你们还会认为这个奇门大阵仍然可以压制我们吗?”。